关灯
字:
    林远推开魏译办公室的门,坐在桌前的人头都没抬,继续手中的工作。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自从那天去买完下午茶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林远一屁股坐在魏译对面的椅子上,好奇的问道。

    “你这么闲,恒远案子的取证都弄好了吗”魏译的手指飞速的敲打着键盘,目光紧盯着屏幕。

    “不要这么无趣,每天只知道工作,人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你还是要学着放松一下,不要像个机器人,”林远张开双臂拥抱空气,深呼吸,“看,这世界多美好。”

    魏译丢给他一个大白眼,“我只知道,你这个月再弄不完手上的事,你未来半年的美好生活都没有了。”

    “话说,你去买下午茶的时候到底遇到了谁,小张说你看到一个美女,就直接冲上去和人家搭讪,”林远还不死心,凑到魏译身边,“后来呢?结果怎么样?要到电话号码了吗?”

    魏译站起来,走过去把门打开,把林远推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关门上锁,任凭林远在门外怎么喊都不开门。

    魏译坐下以后也在想,“怎么就忘了问程蓁蓁要电话号码了呢?人海茫茫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心里忍不住后悔,“当时紧张个什么劲,简直是落荒而逃嘛。”

    和程蓁蓁分手后,魏译每天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她,不能去见她,她是骗你的,她根本就不爱你。

    但同时,魏译又期盼着程蓁蓁会来找他,只要她来承认错误,他就原谅她。

    那段时间,魏译天天忙着司法考试,等考试结束,距离他们分手已经三个月了。

    再后来听林远说,程蓁蓁和他分手后就去贵州支教了,毕业典礼都没回来参加。

    他才发现,他和程蓁蓁是真的分手了。

    当时说分手的原因是程蓁蓁的室友林薇对魏译说,程蓁蓁当初追他的原因是玩游戏输了,而且程蓁蓁那段时间总给他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恋爱中的人有时会不自信,魏译想到这些,突然觉得程蓁蓁不喜欢他,原来就为了一个莫明奇妙的理由来追他,是个男生都会很气愤。

    再加上分手时程蓁蓁没有反驳他的话,他就更加相信这个“真相”了。

    魏译给林远说起他和程蓁蓁分手的理由,气得林远直骂他笨蛋。

    “你难道看不出来那个林薇对你有不轨之心吗?她这是在挑拨离间。是个人都看的出来程蓁蓁对你爱的要死要活的,就算是因为打赌输了才来追你,你敢说她对你不好吗?我看你还得感谢一下和她打赌的那个人,亏你平时还一副聪明人的样,怎么到这事上你就看不明白了”

    林薇听到有人说魏译来找她的时候,心里还在偷偷地窃喜是不是自己有希望了,结果听到魏译质问她是不是故意说那样的话,让他和程蓁蓁分手。。

    林薇一听心都凉了,“对,我就是故意那样说想让你误会的,结果真的让我如愿了,你们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这么容易就分手了。”

    林薇看着眼前瞬间红了眼眶的人,心中唤起阵阵凄凉,自己背叛了朋友,想方设法想得到的人,心里想的念的却是别人。

    魏译无数次在想是不是他当时说的话太重了,程蓁蓁才不来找他,以至于后来程蓁蓁最的联系方式全换了。

    对于想联系她这件事,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本来两人的开始就是程蓁蓁主动,他一直接受着她的付出与努力,程蓁蓁一旦收回她的喜欢,魏译就变得无能为力。

    魏译一直觉得程蓁蓁粘人,恨不得一天二十五个小时都在他身边。

    只要一分开,程蓁蓁的电话立马就打过来,不接电话的话,她就直接杀过来。

    还记得有一次,在自习室的时候,程蓁蓁和魏译坐在一起看书,刚开始还好。

    没过一会儿,程蓁蓁就一直盯着魏译傻笑,魏译瞪了她两眼,没起作用。到后来,程蓁蓁都笑出声来了,整个自习室的人都看着他俩。

    魏译觉得从来都没有这么丢人、尴尬过,于是回寝室后不想接程蓁蓁的电话,就把手机关机了。

    谁知道都快凌晨一点了,听到有人在敲寝室的门,寝室的张越把门打开,“魏译,程蓁蓁找你。”

    程蓁蓁还穿着晚上自习时的衣服,满头大汗,气都还没喘匀。“这么晚了,你到男生寝室来干什么?”魏译问道。

    “我打你电话,你都不接,我又没有你室友的电话,我担心你出什么事。” 脸上紧张担忧的深色根本遮不住。

    虽然那晚过后,这事经常被男生宿舍的人拿出来当笑料,但是更多的是羡慕与嫉妒,有这样一个喜欢他的女生。

    魏译在想,是不是程蓁蓁把他宠坏了,他才敢肆无忌惮的说那些话。但是为什么宠到一半,就不要他了呢?

    魏译摇摇头,思绪从深思中跳出来,还是尽快把手里的事忙完,想办法找找程蓁蓁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