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和陈千寒分开后,燕南飞没再耽误,直接回了养心堂。

    “哥哥!”小叶子从书房里面探出了可爱的小脑袋,一看之下,立刻扑了过来。燕南飞脸上自然露出了笑容,像小叶子这般善良可爱的小女孩,不管是谁,相信看着了她都要情不自禁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咦,哥哥,你的衣服怎么破了?”小叶子很快就发现了这点问题。

    “比剑输了,被人划破了。”燕南飞不无郁闷,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居然败在了一个小丫头剑下。

    小叶子惊得睁大了眼睛。

    “宇文卿那个娃娃不服气又找你了?”叶问秋也从书房里里走了出来。

    “不是她,是苏雪妃。”

    “苏雪妃?”叶问秋一愣之后,立即断言否定:“不可能。她的剑法,比你还差了一点灵性。”

    “应该是苏飞花指点了她,不过我也不敢肯定。”这个问题,也正是燕南飞回来想要请教的,当即把苏雪妃最后那几招看似平凡无奇,却让他吃瘪的剑法变化,仔细的描述了两遍。

    叶问秋沉吟道:“这几招变化不俗,肯定是苏飞花暗中指点。那丫头第一招‘混元无极’的时候,应该是用了寒梅山庄沈家秘传的云梦心法,所以才有足够强大的吸力能把你的长剑引偏,然后她一剑刺你只是虚招,也是借此调整体内真气的变化,好发出下一招‘夺命连环十三刺’……这几招剑法变化,你自己好好琢磨一下怎么破解。”叶问秋眼睛一翻,把问题又还给了燕南飞,接着道:“苏飞花这次给了你什么奖励?”

    “就这本……”燕南飞把放在怀中的《问剑集》拿了出来。

    “问剑集!”小叶子一下抢了过去,翻了两页,眼睛马上一亮,对叶问秋道:“爷爷,你看,这里面有些东西跟你昨天教我的一样呢。”

    叶问秋接过《问剑集》,翻看了两下,便又给了小叶子,不无赞许道:“苏飞花这个小子,看来还是有点眼光。他把这本《问剑集》给你,应该是对你有点意思了。”

    “看上我了?”燕南飞心里不禁一热,眼前忽然就出现了苏雪妃那绝美诱人的脸蛋。

    “这还用说?”叶问秋理所当然道,“苏飞花从十年前担任掌门到现在,还没收过一个弟子。现在他既然把这本《问剑集》给了你,我猜他应该是有意让你当他的掌门大弟子。”

    “不可能,在我前面还有那么多内门弟子呢。”燕南飞可不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既然你知道就好。苏飞花现在也只是动了点心思,日后是否真的收你当掌门大弟子,那还要看你自己努力。行了,快点换件衣服回去练剑,别躲在这里偷懒。小叶子,你也快点回书房去,今天的文章你可还没背完呢。”叶问秋板起了脸。小叶子一脸的不情愿,但也不敢违背了爷爷的命令,乖乖的进了书房里面,随即,小叶子清脆的念书声就飘了出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寒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叶问秋给自己续了杯终南山特产的银叶针尖茶水,见燕南飞还坐着没动,随口道:“怎么,还有事情?“

    燕南飞点了下头,不无叹气道:“而且很严重。”

    叶问秋却也没有在意,端着茶杯又坐了下来,先啜饮了一口后,这才笑着道:“说吧,什么严重的事情?能让你这个未来的天下第一高手也皱起眉头?”燕南飞平日里吹牛从不打草稿,叶问秋闲着没事也喜欢拿这点来笑话他。

    “青衣卫!”

    燕南飞这三个字出口,叶问秋的眉头也立刻皱了起来。

    “说清楚点。”

    燕南飞自然不会有丝毫隐瞒,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讲了一遍。来到这个世界四年,和叶问秋一起生活了四年,燕南飞当然清楚,这个世界上若还有人会真心不顾一切的帮他,那也只有叶问秋了。这四年来,叶问秋对他可一点不比对小叶子差,那些用各种名贵药材熬制的汤药,只要是小叶子有的,就必然有他的一份。而且隐隐的,燕南飞也能感觉得到,叶问秋对他并不只是一般的关心,似乎还寄托了某种厚望,所以平日里对他虽然关心,但也严厉的很,一旦偷懒,教训起来是毫不留面子。

    “这件事情,你暂时不用担心,有苏飞花和徐长轩在,云家的人还不敢动你。”听完之后,叶问秋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不过语气里却多了种冰冷无情的味道,“至于那个云天鸿,你也不用客气,下次再敢惹事,你直接把他杀了就是。正好看看苏飞花他决心到底有多大!”

    “决心?什么决心?”燕南飞疑惑不已。

    “自然是把云家的人清理出终南派,自从……青衣卫这些年越来越肆无忌惮,你以为苏飞花会喜欢青衣卫的人呆在他的终南派?十年前,七大剑派和宇文,慕容,沈家三大世家成立剑盟,目的也就是为了联手对付青衣卫。”

    “难怪苏飞花前面一掌就把云天鸿给抽飞了,而且当时我看他已经动了杀机,要不是那个杜望月长老及时出现,说不定当场就会把云天鸿一掌毙了。”燕南飞隐隐的也把握住了一点东西。

    “既然你明白就好,所以你也不用客气,逮着机会了就把那个云天鸿杀了最好,你自己不一天到晚说什么要行侠仗义么?这个云天鸿,可是个大好机会。”叶问秋淡淡的说着,好似对他而言,杀一个云天鸿,就跟摁死一只小强那样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燕南飞虽然也有过干掉云天鸿的念头,但毕竟灵魂来自前世,所受观念影响太深,对于杀人难免有种天生的抵触感,这时听到叶问秋如此淡然的语气,不禁有些苦笑。

    “怎么?你不敢?”叶问秋斜乜了一眼。

    “倒不是不敢,而是……您老又不是不知道,我还从没杀过人呢!”说实在的,来到这个世界四年,总是和一群热血善良的少年在一起,燕南飞还真的从没想过自己要不要杀人的问题,学武练剑对他而言其实是一种乐趣,而不是为了日后杀人。

    “所以才说这是个机会呢!以后你进了内门,若下山历练,迟早是要杀人。敢在终南派这只老虎身上拔毛的,可没有无能之辈,那种人,若非来历不凡,肯定就是刀山血海中打滚出来的高手,他们若要对付你,可不会心软顾忌。”叶问秋饮了一口茶,又放缓了语气,慢条斯理的接着道,“行了,我也不是逼你去杀人,而是为了你好。这一关你迟早要过。你自己考虑清楚。”

    说完,叶问秋便站起身,端着青花茶杯,迈着悠闲的步子走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