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环顾周围一圈后,杜望月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清了下嗓子,冷着声音道:“刚才云天鸿聚众私斗,而且是欺负低一级的蓝衣弟子,等伤养好后,罚去伙房劈柴三个月时间。你们三人,也要受一样的惩处,现在快点下来,把云天鸿送到医馆去。”又看了一眼孟青河等一群蓝衣弟子,放缓了语气道:“你们中有受了伤的也赶紧去医馆治疗,以后切记不可再私自斗殴,否则门规难恕,明白没有?”

    陈千寒眼神一恼,刚要说话,却被人捂住了嘴巴,转头看去,才发现是燕南飞。

    原来刚才苏飞花如瞬移般飞来抽了云天鸿一个耳光之前,已经顺手渡了一道先天真气调匀了他的内息。内息调匀后,他自然立刻赶了过来。刚才一幕他都看在眼中,别的少年可能还会觉得这个杜望月在执行门规,但他总觉有点不对,好似苏飞花有点不满杜望月横插了一脚。杜望月刚才那一个耳光表面看是在教训云天鸿,但更可能是救了他一命。

    燕南飞捂着陈千寒的嘴巴后,立刻回应杜望月的话道:“多谢杜长老关心。”

    杜望月并不知道燕南飞和云天鸿冲突的事情,这时见他这么乖巧,很是满意的点了下头,又看了看周围的少年,略略提高了一点声音道:“已经没事了。都赶快散去。”言罢袍袖一拂,便转身走了。

    “燕师兄,刚才你拦着我做什么?云天鸿他欺负我妹妹,难道还有理了么?”陈千寒忿然道。

    “这件事情,云天鸿已经受了教训,而且掌门刚才也现身了,非要闹清楚的话,你我都逃不了门规惩处。”燕南飞虽然怀疑杜望月可能是在帮云天鸿,但也不敢肯定,毕竟知道的东西还太少。但如果是真的,陈千寒刚才若再说些什么话,那杜望月和云天鸿以后可就会把目标对准他了。

    萧文也在旁边道:“千寒,我看老大说的没错,以后有机会再把仇报回来就是。”

    孟青河附和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刚才咱们吃了这么大亏,他奶奶的这个场子迟早要找回来,要不然以后咱也不用在终南派混了。”孟青河的老爹是终南山附近金康城里一个帮派的扛把子,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环境熏陶,以至于说起话来满是江湖习气。

    “这件事情,先不要着急。我看这个云天鸿很不简单,这段时间先打听一下他什么来历再说。”燕南飞前世虽然不是什么历经沧桑的人物,但总归比孟青河等少年多了些经验,自然明白有些人是不能轻易招惹的。这不是怕不怕,而是划不来。但如果真的躲不了,那就要看准机会下死手,也免得一天到晚担惊受怕。

    陈千寒也抵挡不住三人的劝说,只能道:“我知道。嗯,燕师兄,刚才真的很感激你,要不是你出手帮忙,我妹妹她可就要被那个混蛋给欺负了。”

    燕南飞笑了下道:“小事。行了,你们受了伤的快去医馆。我还要去找徐长老有点事情。”

    说话之间,燕南飞却是注意到了在不远的地方,有几个蓝衣女弟子正朝这边瞄来,其中那名身姿娇小优美的正是陈千依。看到燕南飞的目光瞄见了自己,陈千依马上吓的移开了眼神,但很快她又会偷眼瞄来,如是几次后,白嫩的小脸蛋上已然多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那种青涩少女的娇羞可爱之处,让燕南飞看的也不由心中有了些荡漾。

    ※※※

    云墨轩中,燕南飞到的时候,苏飞花已经走了,不过应该留给燕南飞的奖励倒没忘记,是一本不厚也不薄的《问剑集》。所载内容乃是两百年前第一高手南宫飞云年少时修炼剑法的一些心得体悟,由后人收集后编录而成。每个内门弟子都有一本,算是种通用型教材。虽然这个奖励谈不上珍贵,但对此时的燕南飞来说却是恰到好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本《问剑集》还是苏飞花自己所有,已经珍藏多年,书页上有不少他当年翻阅此书时随手写上去的一些领悟想法。

    “掌门很看好你的剑法悟性,以后多练剑,少和云天鸿那种人纠缠。云天鸿那边,我自会去警告他一番,你也不用担心他会再找你麻烦。”临告辞时,徐长轩又善意的叮嘱了一句。

    燕南飞的回答自然是‘弟子明白’,但转头出来,心里却是暗自担忧,那个云天鸿,被苏飞花扇了一个耳光后,居然还敢伸手戳指,这种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自然是脑子已经进水到了没救的地步,另一种必然是有自认为靠得住的凭借。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云天鸿肯定都不会善罢甘休。

    “云天鸿,我圈圈你个叉叉的,老子以后还想逍遥江湖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扬名天下娶十七八个小老婆呢,可不想跟你耗到死路上去。”

    燕南飞一路走着,心中暗恨,很快就回了蓝衣殿。

    蓝衣殿中,人不是很多。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所以南院弟子并不是每天都要练剑,而是隔天统一在各自大殿中由南院教习长老指点剑法疑惑。这也算是终南派一种不会言明的考校,主动勤奋的弟子自然不会浪费时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许一时天赋悟性优异,但时间久了,必然会落于人后。天才泯然于众人这种故事,在这个世界里一样数不胜数。

    今天正好是休息时间,蓝衣殿中只有几十个弟子,但大都也是在玩闹,少年人本就天性如此,也不足为奇。

    不过大殿西北的那个角落里,倒也确实有一个蓝衣少年还在很投入的练习剑法。

    “沈天羽!”

    燕南飞一眼认了出来,心里不禁暗暗佩服沈天羽的刻苦勤奋。

    “老大!”萧文瞄见燕南飞走进大殿,立刻招呼了一声。燕南飞露了个笑容,笔直行去。对于自己认识的这些个少年,他还是很喜欢的,毕竟都是从青衣弟子四年时间一起走过来的,同门间的感情已经能当得上深厚两字。“老大!”等到燕南飞走到,孟青河和其他几个嘴甜的少年也都叫了一声。“燕师兄!”陈千寒的声音也夹杂在其中。

    燕南飞转眼一看,这才发现不仅陈千寒,陈千依和另外两个常看到跟她在一起的女弟子也在。

    “燕师兄!”陈千依也羞涩的叫了一声。

    燕南飞微微笑了一下算是回应,萧文随即把他拖到靠墙的地方,语气慎重的道:“刚才沈天羽来跟我们说了,那个云天鸿果然很不简单啊!”燕南飞听了心中不由一跳,转眼向沈天羽的方向看去,却见沈天羽也正投了个眼神过来。眼光交错,燕南飞回了个感激的意思,转头对萧文道:“你说明白点。”

    “前面韩星耀也回来了,估计把事情和沈天羽说了,然后沈天羽马上就过来跟我们说了。他说那个云天鸿的家里在我们终南派很有势力,很多内门长老都算是他们云家的人,另外还有更加厉害的,这个云天鸿的家里还有青衣卫的背景!”

    “青衣卫?”这三个字,让燕南飞吃惊不小。

    青衣卫,并不是什么武林门派,而是大夏朝专设的一个官府机构,其主要职责恰恰就是监督各种江湖势力。但凡和武林中人勾连的案子,全都是青衣卫负责查办。那些武林中的英雄豪杰虽然个个武力超卓不是寻常捕快可以对付,但青衣卫的人也都是个个身手不凡,大夏朝武林中的命案,十件中就有八件是和青衣卫相关,剩下两件可能也会和青衣卫有或多或少的关联。另一个更加震慑的事情是,青衣卫除了自己培养外,对外招人手时只论武功不论其它,很多犯案惹了众怒的江洋大盗往往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加入青衣卫,更加上青衣卫的特殊身份,所以但凡青衣卫的人通常都是异常嚣张跋扈,稍有反抗立刻格杀勿论。别说普通武林中人,就是终南派这样的千年大派也不敢轻易招惹青衣卫。

    萧文点了下头,孟青河也是皱眉不已:“老大,你看这事情以后怎么办?那个云天鸿,虽然现在是被掌门教训了,但我敢保证,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以前我爹认识的一个朋友,也算是个成名人物了,就是因为说话不小心得罪了青衣卫,第二天就被灭了门,到现在七八年时间了,也还不知道谁干的。我爹几次去衙门催,不单没有结果,还被恐吓了一番。”

    孟青河这番话,让周围少年都听的脸色沉重,露出了几分担忧后怕之色。

    燕南飞看在眼中,微笑了下道:“用不着那么担心,刚才徐长老已经跟我说了,会警告云天鸿不要惹事。而且他要来找,肯定是也是找我。跟你们没什么关系。不过你们以后自己注意,看着他了,尽量躲着点走。真有事情,尽管来找我。我来替你们解决。一个云天鸿而已,我还没看在眼中。”燕南飞这几句话语气淡淡的,满是自信,倒也让周围少年找到了不少安慰。

    众少年议论了一番后,燕南飞便以自己衣服破了需要回去换为借口,离开了蓝衣殿。

    刚出蓝衣殿走了片刻,陈千寒独自一人追了上来,说道:“燕师兄,这件事情是我妹妹引来的,以后云天鸿若找你麻烦,算我一份。”语气坚决,脸上满是倔傲,看不到任何犹豫和畏惧。

    少年人,本就天性热血,哪怕是天,也敢捅个大窟窿出来。

    见陈千寒如此义气慨然,燕南飞也是暗自感动佩服,诚意道:“这件事情,你妹妹一点错没有,怎么能怪她?而且你也不用替我担心,那个云天鸿是不敢来找我麻烦的。”

    陈千寒愤愤道:“他不来最好,若敢来,我饶不了他。”说着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