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直到此时,周围少年这才回过神,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

    所论焦点自然是刚才出声指点了燕南飞剑招变化的那个彩衣少女。对于周围投来的种种目光,那彩衣少女却好似毫无所觉,只见她眉眼含着笑意,对那兄妹二人道:“怎样,我们终南派的蓝衣弟子剑法还是很不错的吧!走吧,我再带你们去看看青衣殿。青衣弟子都是些小孩子,很好玩的。”说话间,已巧笑嫣然的和那对俊美兄妹走出了蓝衣殿。

    出殿那一瞬,那俊美如玉的白衣少年忽然不经意扭头,瞧了燕南飞一眼。

    燕南飞看在眼中,心里暗笑,嘿嘿,看来又有人想要找我麻烦了啊,不过没关系,尽管来就是,咱舍命陪君子。

    心念未了,小叶子已经跑了过来。

    燕南飞收回目光,牵住小叶子递来的小手,转身对孟青河萧文等十多个少年道:“今天先这样,受了伤的赶快去医馆疗治。萧文,你记得去找沈天羽要出场费,等哪回下山去好好吃喝上一顿。”

    萧文嘿嘿笑道:“那是自然,等会吃过晚餐了我就去。”

    孟青河揉着自己青肿的腮帮,大点其头:“是要好好去勒索一把,他奶奶个熊的,韩星耀那个混蛋前面就盯着老子一个人打,啊哟,还真他奶奶的疼啊!”叫了几声疼后,又道:“老大,你说刚才那个女孩是谁,怎么剑法好像比你还要厉害啊?”

    小叶子一听就不高兴了:“谁说她比我哥哥还要厉害了?她只是会那套招式罢了。要是真的比剑,我哥哥肯定两剑就能打败她。”

    燕南飞笑了笑,貌似谦虚道:“两剑不至于,三十招内吧。”

    萧文道:“我看只要二十招,那种女孩,娇滴滴的,顶多会耍剑舞。不过长的倒是真的蛮标致的。”说着就不由笑了起来,眼中也充满了光芒。围着的十多个少年顿时也来了兴趣,纷纷议论起那个彩衣少女与那对兄妹中翠衫少女的美貌。至于那个长相俊美身穿白衣的少年兄长自然是被不小心忽略了。

    燕南飞听了几句,知道这些少年还有得说,正想带着小叶子回去养心堂,转头间却发现那个叫做陈千寒的少年正在不远处和一个蓝衣少女说话,两人神态间亲昵而自然。那蓝衣少女才十三四岁年纪,脸蛋清秀,肌肤水嫩剔透,如云秀发上扎了个紫兰色的丝结,透着几分少女独有的娇韵可爱。

    “那个少女,好像是叫做陈千依!”

    燕南飞看了两眼后,便有了印象。

    毕竟蓝衣弟子数量虽然有三百多人,但女弟子并不太多,容貌漂亮自然更少。这陈千依正是其中有名的一个,还被萧文一群少年选为了蓝衣殿第一美女。

    “陈千依,陈千寒,难怪这么亲昵了,原来是兄妹!”

    陈千寒兄妹同时感应到了燕南飞的目光,一起转头看来,陈千寒鼻青脸肿的脸上露出了点矜持的善意。而陈千依在和燕南飞的目光一触后,立刻微露羞涩,避开了眼神。“还是这样子容易害羞啊。要是亲个嘴,那得羞成甚么样子?”燕南飞心里不良的猜想着,脸上却是很正经的露了个笑容传达了一下自己的善意,然后就收回了目光,又跟萧文几人打了个招呼,便牵着小叶子的手出了蓝衣殿。

    ※※※

    养心堂,正是叶问秋在终南派内的居所,位于终南山庄东北一片青翠竹林中,名为堂,实则一个幽静清雅的小院子。自四年前那个冬天的下午跟随着叶问秋来终南派后,燕南飞一直居于此。

    回到养心堂时,夜幕已然降临。

    问明缘由后,叶问秋自然免不了几句轻责,自去厨房将饭菜热了一遍,端上桌来。燕南飞和小叶子两人早都饿了,登时抢着开吃。燕南飞把一只鸡腿率先抢到筷子下,小叶子立刻“啊”的叫了一声,噘着小嘴道:“坏哥哥,一点也不知道让小孩子先吃!”燕南飞呵呵笑道:“那昨天晚上是谁说自己已经是大人了的啊?”话是如此,却又顺手将鸡腿放到了小叶子碗里。

    小叶子登时眉开眼笑,娇声道:“我就知道哥哥最好啦!”

    叶问秋笑道:“你呀,眼中已经只有你这个哥哥了。”语气里居然不无妒忌。说笑间,自斟了杯忘仙居的碧云酒,满脸享受的抿了一口后便开始询问燕南飞之前与沈天羽比剑时两人各用了什么招式,最近一年来,这已然成为惯例。

    燕南飞明白叶问秋是要指点自己,当下认真回忆着当时情形把自己和沈天羽所用招式一一说出,每描述一招,叶问秋自会将这一招按当时情景使出有何优劣细细分析一遍,又点出是否有更合适的招数应对反制,每有所言必然切中要害,精辟细微。燕南飞自然因此收获不小,小叶子也在旁边听的聚精会神。

    当说到沈天羽趁自己踩到一颗牙齿身形微乱展开了那套连绵精妙的杀招变化时,叶问秋微微皱眉露出惊讶思索的神情,听了四五招变化后,这才忽然微笑了一下,说道:“难怪了!”

    燕南飞疑道:“什么难怪?”

    叶问秋喝了口酒,不答反问:“我先问你赢了还是输了?”

    小叶子立刻道:“当然是哥哥赢了。”

    燕南飞对小叶子微笑了一下,叶问秋露出了赞许神情:“不错。沈天羽那小子所使招式变化乃是两百年前南宫飞云所创的一套杀招,有个名字,叫做‘春雨绵绵’。这套杀招一旦使出,如春雨缠绵,让人根本难以脱身。以你现在的内力修为,能够破了这套杀招,实在难得。”顿了一顿后,又道:“你是在哪一招赢的?”

    燕南飞微露苦笑,有些叹气道:“不是我赢的。”

    叶问秋闻言愣了一下。

    “当时有人指点了我剑招变化,所以我才赢了。”

    “有人指点了你?”叶问秋更是疑惑。对燕南飞的剑法修为,他非常清楚,以他看来,就算放眼天下,同龄少年中能超出燕南飞的也堪称寥寥无几,而且即便超出,那肯定也有限的很,更别提指点燕南飞的剑招变化了。

    小叶子这时正与另一只更加肥嫩的鸡腿战斗,她擦了下满是油水的小嘴,抢着回答说:“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姐姐。”

    燕南飞把那彩衣少女的衣着容貌描述了一遍,叶问秋听后释然笑道:“那少女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苏飞花的宝贝女儿苏雪妃。那个小丫头很喜欢穿彩衣,听说她还自称是什么彩衣仙子。”燕南飞听得好笑,不过回想苏雪妃那时的神情语气,确实是既骄傲又自恋,当然了,她也有这个资本。说到‘彩衣仙子’四字,叶问秋也是摇头失笑不已,继续道:“苏雪妃她身为掌门之女,能够知道‘春雨绵绵’的破法也没什么稀奇。半年前老夫曾在北院凌云阁前见过她跟一个内门弟子练剑拆招,剑法修为确实非同一般。”又道:“当时她提点你的是哪一招?”

    “是在沈天羽使出第七十三式的时候,他用了一招‘春寒料峭’的第九式。然后我按照苏雪妃的提点,用‘春风无声’反刺,抢到他的左侧,接‘秋寒叠霜’,绕圈连刺九剑。沈天羽最后一剑没能闪开。”

    叶问秋微微点头,说道:“这确实是‘春雨绵绵’杀招的一种破法。不过也不是没有反制招数。当时沈天羽若是在你用‘春风无声’后及时退一步用‘花香四溢’的话,你后面的‘秋寒叠霜’非但接不上去,还要被弄个手忙脚乱。”

    燕南飞不假思索道:“那我可以接南山剑法的‘山高万仞’,攻他上路。”

    叶问秋摇头,说道:“你‘春风无声’接‘山高万仞’虽然可行,但这两招真气流转穴位变化太大,衔接间肯定会有破绽。沈天羽剑法修为不比你弱多少,定然会抓着这个破绽。”

    小叶子插道:“那就用三才剑法的‘三环套月’第四式,然后接回风舞柳剑法的‘杨柳依依’。”

    叶问秋微笑道:“那也不行。回风舞柳剑法若没有柳家独门真气配合,招式真正的威力根本发挥不出来。你南飞哥哥可不会柳家秘传的春水心法,而且他也没学过回风舞柳剑法。”

    小叶子不禁皱起了小眉头,继续思索着破解办法。

    燕南飞想了一下后,说道:“沈天羽要抓我的破绽,必然会用‘望穿秋水’,那我正好可以右闪,用‘分花拂柳’把他逼退,然后再接‘秋寒叠霜’。”

    叶问秋赞许点头,说道:“这一招变化不错,能够利用自己的破绽来反制。南宫飞云创的那套春雨绵绵杀招,其中很多杀手也是故意留了破绽陷阱等敌人去钻。不过春雨绵绵最关键的还是在于绵绵二字,不管是剑招变化还是体内真气流转,都占了绵绵二字,让敌人无机可趁。”

    燕南飞深以为然,点头道:“当时我确实找不到任何反击机会,只能自保。要是当时那苏雪妃没有出声指点我,这次比剑败的很大可能就会是我。”又感慨道:“这个南宫飞云真不愧是当年的天下第一高手,两百年后我居然也不是他对手。”

    叶问秋道:“那也不尽然。南宫飞云创出‘春雨绵绵’这套杀招时已练剑九年,你才学了多久?再则这两百年来,若只论武力,超出南宫飞云的虽然不多,但也至少有三十人之数,只是南宫飞云当年他一剑震退了北方草原蛮族的百万大军,大夏朝廷多有感激为他立书著传这才声名显赫一时无俩。”

    燕南飞疑惑道:“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但一个人的武功再高,难道还真能对付百万大军不成?况且蛮族之中也不是没有高手,史书中也有记载,说蛮族的大祭司能夺天地造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虽然有些夸张,但一身武功至少不弱吧!”对于南宫飞云两百年前一剑震退蛮族百万大军之事,大夏朝官方编撰的《九州英雄志》中确有记载,虽然他当时看到这个传奇时很是热血澎湃了一把,但事后想想,总觉那也太夸张了点。

    叶问秋不置可否,微微笑道:“此事暂且不谈,日后你自然知道。你继续说后面的招式……”话未完,忽然眉头微皱露出疑惑之意,转头向窗外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