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待到小叶子退开到旁边后,燕南飞拔剑出鞘,说了声:“请!”

    沈天羽这时也已长剑在手,听了这声“请”后,立刻如离弦之箭般急掠而至,长剑随手一抖,登时点点细碎迷蒙的剑光激射而出,剑尖急剧颤抖,方位飘忽不定,竟将燕南飞身前所有要害都笼罩其中。

    “好剑法!”周围少年都不禁眼睛一亮。

    燕南飞同样在心中暗赞了一声,他练剑四年,无论风雨雷雪,从未有一日间断,自然一眼看了出来,沈天羽这一招正是春花剑法中的‘天花散雨’。

    春花剑法是终南派三大基础剑法之一,据说是由两百多年前一名女子所创,那名女子最是喜欢春花灿烂的时节,时日久后有所感悟遂创出了一套变幻繁复绚丽的剑招,并取名为春花。在‘春花’,‘秋霜’和‘春秋’这三套基础剑法中,春花剑法绝对是最难练好的。而在春花剑法中,这一招天花散雨的难练程度又至少能进前三,因为它的施展需要非常复杂精准的真气配合,稍有不慎,不是真气走岔,就是剑招走样。现在大殿中这么多蓝衣弟子,能将这一招流畅施展出来的绝没超出二十之数。而在这二十人中,能像沈天羽这样在抖手间如此轻松自然激射出这么多细碎剑光者,更是寥寥无几。

    沈天羽出手不凡,燕南飞不敢怠慢,侧闪一步,不假思索抬手就是一剑,所刺之处恰是沈天羽的手腕即将抵达之处,若沈天羽再继续突进,结果必然是手腕中剑落败。

    燕南飞这一剑出手的时机速度迅速精准,同样教周围少年看的赞佩不已,心里都不由升出了一个同样的念头:“看来今天又有一场好斗,正好观摩领悟一番!”

    众人脑中这个念头还没转完,沈天羽已经变招,只见那耀眼的细碎剑芒瞬间凝炼成了一道寒光匹练忽然就削向了燕南飞的右手腕。这一剑速度变化奇快,但燕南飞的反应也不慢,退步闪身,随手一招‘白虹贯日’,剑尖突如闪电般颤抖着,剑光激射,同时分刺沈天羽的咽喉和双肩关节。

    沈天羽毫不示弱,剑招随之变幻,与燕南飞展开了抢攻。

    霎时间,场中只看到两人身形迅捷如风,来回辗转腾挪,两把长剑交织而出的青蒙蒙剑光几乎连成了一片,却没有发出一声剑鸣交击的脆响。虽然并不只是第一次看到燕南飞和沈天羽两人比剑,但这惊险万分的景象还是让周围少年都不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毕竟这时两人用的可都是出自宁州天工坊的青钢剑,锋锐无匹,稍有不慎或者分神,可能就是重伤的后果。

    这之中最紧张的大概要数小叶子了,只见她一双明亮可爱的大眼睛睁着,瞬也不瞬的盯着场中形势变幻。

    而在小叶子身边,却还有一个清秀如水的少女,也是一脸紧张担忧到了极点的样子。忽然只听她‘啊’的一声低叫,原来是燕南飞闪避时踩到了地上一颗不知是谁被打落的牙齿,步伐稍微一乱,立刻被沈天羽抓住机会,逼的急退了数步。

    “千依!”听到少女的低叫声,正和孟青河萧文两人站一起的陈千寒转眼看来,立刻压着嗓子唤了一声。

    但那少女却好似没有听到,陈千寒见状只有走了过去,拍了下少女的肩膀这才把她惊醒。“哥哥!啊,你脸上怎么了,谁打的?”少女转头看到陈千寒一副鼻青脸肿的悲惨样子,不禁吃了一惊。

    “没事。”陈千寒想笑一下,却牵动伤处疼的直皱眉。

    这时,站在前面一点的小叶子忽然回过头,瞪着他和他妹妹千依两人,凶巴巴的威胁道:“不许吵!”

    陈千寒兄妹相视一眼,都不由微笑了一下。

    没办法,小叶子实在生的绝美可爱,粉雕玉琢真如汇聚天地灵气而生,哪怕她凶巴巴的样子在别人看来也是可爱到了没天理的程度。而因为燕南飞的关系,基本上蓝衣弟子中就没人不认识她的。

    受了小叶子的‘威胁’,陈千寒兄妹没再说话,转眼继续关注场中的战斗。

    这时,场中局面已然急转而下,燕南飞正脸色凝重被沈天羽杀的不断后退。

    原来刚才燕南飞那一退之后,沈天羽趁机就展开了一套春花剑法中的连环杀招。所谓杀招,并非一剑即可灭杀对手,而是一套衔接连贯的招式变化,可能是两三招,也可能是十多招,甚至更多,往往是险中藏套,套里裹刺,堪称招招凶险,而且杀招的变化也绝不止一种,以便应付对手的不同应变。

    沈天羽所施展的这套杀招虽然出自春花剑法,却隐藏极深,乃是由不同剑招中的剑式打乱后组合而成,只有内门弟子才会获得传授。这一套杀招是沈天羽好不容易才从他三叔沈元那里求来,目的正是为了打败燕南飞,一雪三年不曾一胜的耻辱。

    为此,他已经隐忍苦练此套杀招将近三个月时间。

    这时施展出来后,那杀招中种种繁复变化立刻被他如行云流水般随手拈来,场中只看到剑光绵绵,缠绕在燕南飞身周,朵朵青蒙蒙的春花就在那渗人的寒光中若隐若现,端的神奇无比,而这也正是春花剑法名字的由来。

    如此景象,自然让周围少年全都看得目不转睛。大家都是蓝衣弟子,练剑时间都至少有三四年,对春花剑法怎会不熟悉。但现在沈天羽所施展的这些剑招虽然也是春花剑法,却有如此威力,那一招一式的转圜变化中,看似存有破绽,但仔细一想,却发现那破绽又好似一个迷人心神的陷阱。更难解的是有些招式之间真气流转的方向、速率和震荡频率截然不同,却也被沈天羽流畅自然的衔接了起来。越是深想,众少年越是惊叹不已,心里纷纷道:“这要是把我换做燕南飞,现在肯定早就输了。而这个沈天羽,居然能揣摩出如此精妙的剑招变化,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就在各人心中震惊沉醉于剑法中的精妙时,忽然一个清脆娇甜的声音叫道:“春风无声,秋寒叠霜!”

    这声音一出,观战的蓝衣弟子都不禁循声看去。

    原来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绝色少女不知何时就站在了旁边观战,只见她身着彩衣,眉目如画,身姿优美,气质馨香,一双晶莹明媚的眼睛尤其动人,深望一眼好似能看到数不尽的甜梦,又仿若晴朗夏夜美丽的星空,那闪动着的光芒,让人形秽不敢多看,可又让人沉醉痴迷忍不住想要再看上哪怕一眼也好。

    在彩衣少女的身侧还有一对俊美不凡的少年男女,容貌相似显是兄妹,两人也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各着翠衫白衣,服饰华贵,腰悬晶莹剔透的云纹玉佩,立在那里有如一双金童玉女,熠熠生辉。

    正当少年们心神为彩衣少女三人的风流神采所慑时,场中形势已瞬时发生了大逆转。

    只见原本居于劣势的燕南飞忽然一招春花剑法中的‘春风无声’,斜跨步抢到了沈天羽的身侧,随即剑光变幻,又是一招秋霜剑法中的‘秋寒叠霜’顺手而出,青光霍霍中,燕南飞人随剑走,剑由心至,顷刻之间已经绕着沈天羽飞速的转了一圈,同时毫不停顿迅如闪电般连续从不同方位角度刺出了九剑。

    这九剑,一剑更比一剑快,一剑更比一剑急,只听到嗤嗤的破空声不绝于耳。

    九剑过后,燕南飞忽然收剑退开了两米,微微一笑抱拳道:“承让!”然后转头瞟了那个彩衣少女一眼,心里暗自疑惑,这少女看来应该是内门弟子,要不然怎穿着彩衣,而且居然能指点我破了沈天羽的招式。

    沈天羽站立当场,呆了一呆后,他望着燕南飞,眼中虽然满是不甘,却也有种难以掩饰的惊佩。

    刚才燕南飞能赢他固然是有苏雪妃指点,但在场蓝衣弟子中,除了燕南飞外还有谁能做到如此迅速精准的闻声变招?还有‘秋寒叠霜’那九剑,看着只是简单的连刺九剑,实则充满了玄机,可不是谁都能刺出来的。而且以他揣度,即便无人指点,燕南飞估计多半也能挺过他剩下的杀招再伺机反击,至于其后结果……

    想到这里,沈天羽不禁暗叹了口气,脸上却已经恢复惯有的冷傲神情,抱拳一礼道:“方才多谢燕师兄剑下留情!”说完即快步向大殿门口走去。韩星耀等少年虽然还有些愣神,但此种情形下他们也只能愤愤无奈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