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终南派,大夏朝七大剑派之一,位于终南山最高的太乙峰半山腰上。

    距离终南派山庄东约三里处有一座壁高万仞的悬崖,悬崖之上又有一块突出的奇形巨石,名为升仙石。相传两千余年前,终南派的创派祖师终南子便是在此悟得大道最终羽化飞升而去。传说从来飘渺,此刻,夕阳垂落,云霞漫天,升仙石上只有一个蓝衣少年单薄的身影,他坐在升仙石边缘,一条腿悬于万丈峡谷之上,眼睛凝望着远处苍茫连绵的山脉,好似正在出神。

    这蓝衣少年,正是四年前于望仙镇上被叶问秋所救的那个小流浪儿。

    在旁人眼中,当时醒来的自然是一个名为燕南飞的小流浪儿。

    但燕南飞自己却清楚的很,那个小流浪儿的意识在他附身那一刻已经刚好消逝了,什么也没留下,记忆,名字,全都没有。现在使用着这具身体的,是他,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

    穿越至今,已有四年时间。

    吃惊,迷茫,疑惑,颓废等种种穿越后的初始症状早已从他身上消失,唯一没变的,是藏在他内心深处那份对前世亲人的深深思念。

    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选择来升仙石这里,一个人,看着远处,默默的想念。

    回忆,总能让人忘却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云霞渐渐暗淡,忽然一个清脆稚嫩的小女孩声音传了过来:“哥哥!”

    这声音把燕南飞的思绪从另一个遥远的时空中拉了回来。他转回头,就看见小叶子正和一个蓝衣少年从后面的松树林中跑出。四年过去,小叶子也已经有十岁,一身水红色衣衫,更显绝美可爱。至于那个蓝衣少年,叫做萧文,与他一样也是终南派南院的蓝衣殿弟子。

    微叹了口气后,燕南飞迅速调整心态,脸上露了个笑容,站起身来。

    小叶子和萧文两人也恰好跑到升仙石前,小叶子轻盈一跃就飞上了三米多高的升仙石。

    萧文只站在下面,喘着气道:“老大,沈…天羽……那群混蛋又在找事……孟青河忍不住,已经带人先和他们开打了。老大你要再不去,孟青河他们可撑不了多久。”

    燕南飞闻言不禁皱了下眉头,这些小子,果然精力旺盛,难得这么好的晚霞不坐下来欣赏,居然打架!

    皱眉归皱眉,但既然自己被萧文孟青河他们抬举为老大,总不能不去理会。

    况且,高手高手,也不是一个人关着门就能练出来,不经实战,永远都是纸上谈兵,哪怕气血澎湃如蛟龙,掌指可裂金石,那也只是人肉靶子。这么简单的道理,燕南飞两世为人,自然明白的很,所以这四年来,他为了增加实战经验,没事就找人挑衅打架,平日切磋不算,数百场架单挑群殴打到现在,已然成为蓝衣殿的第一高手。萧文口中所说的沈天羽,是蓝衣殿中唯一一个还不肯对他服气的少年,隔三差五就要带人故意找事和他较量一番。

    “哥哥,要回去吃饭了呢,你还去打架?”小叶子立刻提醒道。

    “放心,哥哥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吗,收拾沈天羽那群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费不了多少功夫。”吹牛这种事情,燕南飞从不弱于人,况且他也有这个自信。说完,他便牵着小叶子的手跃下了升仙石。萧文连忙跟上。

    三里路并不远,半刻钟后,燕南飞已带着小叶子和萧文回到终南山庄。

    终南山庄面积巨大,院落层叠,飞檐绿瓦,古树如荫,清幽中自有一种千年大派的肃穆气氛。整座山庄又分南院和北院,南院即外门,是相对北院内门而言。南院弟子过千,为了方便传授武学剑法又按实力分了三个层次,从低到高依次是青衣,蓝衣和白衣,各有一座以服饰颜色命名的大殿供平日练剑切磋所用。

    一路走去,但凡蓝衣,青衣弟子,见了燕南飞大都会叫上一声:“燕师兄!”

    燕南飞一一回应,加快脚步,片刻之后,即踏入了蓝衣殿。

    只见宽敞的大殿中央有三十多名十五六岁的蓝衣少年正在混战,嘭嘭的拳脚相交声不绝于耳,只听得人心中打鼓,显然力道极大,否则绝无如此沉闷的声响。混战进行的异常激烈,不时就有少年被打的飞跌出战圈,但马上这个少年又会连嘴角的血丝也不擦一下的再次冲回去。大殿中,还有许多蓝衣弟子在兴致盎然的观战议论,甚至在大殿偏厅的门口,还有两个教习长老在微笑着点头交谈,似乎在点评哪个少年的身手如何。

    眼见自己这方处于劣势,萧文立刻发力冲向了混战的圈子。

    却不料一个剑眉星目英气飞扬的蓝衣少年突然反冲而出,二话不说,一记右鞭腿如钢鞭般横抽了过来。这一下变化仓促,萧文只来得及双臂架在胸前,就被那蓝衣少年一腿抽得贴地飞退了四米多远。

    “老大,这个交给你了!”萧文闪身绕开那少年,冲进了混战圈中。

    “沈天羽!”

    燕南飞哼了一声,随手把佩剑递给小叶子,人忽然如电般横掠数丈,骤然暴喝了一声。只听一下沉到了极点的闷响声,沈天羽脸上登时气血冲涌,已被燕南飞这借着飞掠之势的一拳轰回了战圈。没等他站稳,燕南飞又一个箭步紧追而至,双臂贯注内劲,上手先是一顿看似凌乱实则玄妙的泼风乱打,继而跃身而起,凌空三腿快如闪电般连环而出,这几下连招,迅如疾风骤雨,衔接连贯无任何破绽可言,当即把满脸怒火郁闷的沈天羽再次逼的连退了五六米远。

    落地之后,燕南飞刚想再扑击沈天羽时,不料后面忽然袭来一阵恶风。

    “哥哥小心!”小叶子在战圈外忽然惊叫。

    在小叶子的惊叫声中,燕南飞根本来不及回头,听风辨形,身体一扭已险之又险的闪过了后面偷袭的一拳,同时间腰腹用力,一记快如闪电般的大回旋高鞭腿,带出凛冽的劲风将偷袭者直接抽的跌开了几步。而这时,沈天羽已然冷着脸毫不客气的一拳凶猛的向他砸了过来。

    燕南飞在心里苦笑了一声,之前还跟小叶子说费不了多少功夫,但看现在的情形估计是快不了了。

    燕南飞心念转动稍有分神,已被沈天羽贴身逼退了四五步,当下不敢怠慢,彻底打点精神应付起了这场混战。

    所谓混战,那就只有一个字,乱。

    甚么阵型战术之类根本没有,也根本没有必要,想要在混战中笑到最后,全靠个人的身手反应和随机应变能力。

    而在参加这次混战的三十多名少年中,自然以燕南飞和沈天羽两人身手最强。只见两人身形如风,出手迅捷,在混战圈中左冲右突,时而相聚凶狠的拼上几招,时而分开,各找对方成员下手。别的少年不时就会被打飞出去,只有他二人虽然也被偷袭中过拳脚,却从没倒下去过。而被打飞出去的少年也多是他们直接或间接的功劳。

    渐渐的,混战圈中还能站着的少年越来越少。

    拼了一记重拳后,燕南飞和沈天羽两人各自退开了几步,暂时罢手喘气。剩下的几个少年也都纷纷停手调息。

    燕南飞转头看了看,却发现自己这方除了萧文和孟青河这两员大将外,居然还有一个鼻青脸肿满脸倔傲的陌生少年,但看他一身蓝衣,显然也是蓝衣弟子。见燕南飞注意那少年,孟青河解释道:“陈千寒,前面韩星耀和另外两个人打他一个,我看不过眼帮了他。”又对那叫陈千寒的少年道:“我老大,别说你不认识。”

    陈千寒目视着燕南飞叫了一声:“燕师兄!”语气里隐隐含了一种不服气的味道。

    燕南飞自然听得出来,只微微笑了一下,又转头看向沈天羽。

    站在沈天羽身边的却还有四人,世家弟子毕竟从小练武,又有长辈指点家传武学,根基自然比燕南飞这边主要是普通人家的弟子要好许多。至于双方的其他少年要么真气耗尽体力不足,要么伤得有点重了,都已经歇在后面无法再战。

    “继续?还是比剑?”沈天羽挑了下眉毛,满脸少年人独有的傲然之色。

    “我随意。”燕南飞揉了揉身上酸痛的地方,心道,看来今晚又要麻烦叶长老帮忙按摩两下了,要不然明天疼死。

    “那好,就比剑吧。你要输了,可记得让孟青河道歉。”沈天羽神情冷然。

    燕南飞还没说话,孟青河已冷笑道:“你们那边三个人打一个居然还好意思叫我道歉。而且,沈天羽,你觉得我们老大可能会输吗?三年了,你哪次赢过了?”燕南飞听了暗笑,你这不是故意揭人家伤疤吗。果然,沈天羽英俊的脸上立刻显出了一点羞怒的涨红,站在他身边的韩星耀擦了下嘴角的血丝,反唇相讥道:“孟青河,有种你自己来试试我们沈大哥的剑法,别站那里光说不练啊!”孟青河一听恼火的就要发作,燕南飞赶紧抢先劝道:“今天先算了,我还要赶着回去吃饭。等下次再三打两胜。”说完也不顾沈天羽那更加难看的脸色,转头向小叶子道:“小叶子,把剑拿来。”

    小叶子闻声跑来,把剑递给燕南飞道:“哥哥,你快点,迟了的话爷爷可又要不高兴了。”那语气,听着就好像沈天羽已经弱到了某种程度,打败是必然的,只不过是速度快慢而已。沈天羽气结,偏又无法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