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这一天邱依然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又看见了那个墨西哥女人在自家车库里忙活。她的四个小孩都在周围,最大的十一二岁,最小的三四岁。她刚从沃尔玛回来,车的后备箱大开,她正和四个孩子一起把里面一塑料袋一塑料袋的东西提到屋里去。

    自从打过招呼,邱依然每次看见她都会微笑一下,而这女人也会回以微笑,还有点欲言又止,像要交个朋友又害羞的样子。这次,邱依然主动走过去,站在车库外说:“Hello!需要帮助吗?”

    这女人看见邱依然,面露惊喜,放下手里的袋子,笑回道:“Hi!你好吗?”

    “嗯。你呢?”

    “我很好。我叫Wendy。很高兴认识你,邻居!”

    “我叫依然。”

    Wendy跟着重复了几遍她的名字,自嘲道:“我知道我念得差十万八千里呢!”

    “很好了。”邱依然道。她看着Wendy是个十分友善贤惠的中年妇人,几个孩子在周围跑着,羞涩又好奇地看着她。

    邱依然又问:“需要帮助吗?”

    Wendy说:“哦!也剩下不多了。”她让几个孩子再一人提两袋,自己提了四五袋,只剩了一袋给邱依然,笑道:“唉.....如果你能帮我提一下最后一个。”

    “哦当然!”邱依然说。

    Wendy招呼孩子们放下东西过来给她们开门。邱依然一只手空着,就说:“我来吧。”

    “哦谢谢!”Wendy说,“来!到我家来!我请你喝点东西!”

    “好。”邱依然笑道。她想跟Wendy交个朋友,便跟着进了厨房,把手里的袋子和其他的一起挤放在地上。

    所有孩子被招呼进屋,疯一样地楼上楼下跑去了。Wendy问邱依然喝点什么,她说水就可以。Wendy便从橱柜里拿出一只蓝色的塑料杯子,在水龙头上接满四分之三的水,又从冰箱里取了几个冰块放进去。

    邱依然只顾四下看Wendy的家,发现水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好礼貌地抿了口加冰的自来水,看厨房桌台上满满的,只好自己一直端着。

    Wendy家是大一号的房子。楼上有三间卧室,客厅和厨房的面积也都大一些。客厅里乱糟糟的。拐角黑皮沙发上凌乱地堆满衣服、报纸和玩具。地毯上也是,小木马、小钢琴,毛绒熊......简直没有下脚的地方。半面墙大的电视机放在一个老式木头高柜上。墙上挂满相框,都是家人的生活照,深色木相框大小形状不一。

    Wendy一边往冰箱里放东西一边问:“我一直都想问你来自哪里?”

    “中国。”

    “哦!我也是这么认为。我在洛杉矶见过很多亚洲人,差不多能分出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来。”

    “哦?你原来在洛杉矶?”

    “对,我家人和我老公的家人都在那。我是三岁的时候和父母还有哥哥姐姐从墨西哥搬去的洛杉矶。你去过洛杉矶吗?”

    “没有。”邱依然摇头,“我很想去的。只是,开车要八个小时。我跟我老公都不喜欢开车。谁也不想开去。我们只去过拉斯维加斯一次。”

    “哦?是吗?你喜欢拉斯维加斯吗?”

    邱依然笑着摇头。

    Wendy说:“不喜欢?为什么呢?你不喜欢strip吗?那里很好玩啊。”

    邱依然说:“我个人觉得strip是:如果你很有钱也喜欢热闹才能享受的地方。我既没钱也不喜欢热闹。另外,除了strip,其他的地方很烂。我形容拉斯维加斯是‘镶着一条钻石的破布’。”

    Wendy哈哈大笑起来:“我喜欢这个比喻。确实,除了strip,拉斯维加斯和别的城市也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我爱洛杉矶,很棒的大城市,有更多可玩可看的东西。无论如何,不管拉斯维加斯还是洛杉矶,都不会像在住在这里一样无聊。要不是为了工作,你知道的。”

    邱依然点头:“所以,你们搬来也是因为石油?”

    “对啊。你们也是?”

    “是。”

    “这两年好多人都是因为这个来的。你知道,一旦新发现了石油,大的石油公司都来抢,他们提供许多工作机会,这工作能给你的家庭带来更高的收入,尤其对危机后失业的人。不过,也仅限于此,否则没人愿来住在这被石头山包围的沙漠的。”

    邱依然连连点头,她觉得自己真是找到了知己。

    Wendy说:“噢还有!洛杉矶的亚洲人很多很多,对你来说,一定能找到许多你喜欢的餐厅和超市,这里,噗!什么都没有!”

    邱依然道:“离这里最近的亚洲超市在拉斯维加斯。我跟我老公上次去囤了很多东西。”

    “所以,你老公也是中国人?”

    “是。”

    “那你们的家人和朋友都在中国还是......”

    “都在中国。”

    “你对中国的化妆品和护肤品市场了解多少呢?”

    邱依然没想到她突然冒出这个问题来。她答:“不是太了解。为什么问这个呢?”

    “因为我是做这个的。我是一个护肤品牌的独立合作人。”

    “哇!”邱依然觉得这个职业听着很厉害的样子,没想到Wendy还是个职业女性。不过看模样和气质是看不出来的。

    Wendy问:“你呢?你做什么工作?”

    “目前,我在美国是陪读,不能工作的。不过我正在申请MBA。”

    “噢!”Wendy惊喜又赞赏地说,“所以你懂得市场和销售喽?”

    “一点点吧。”邱依然笑道,“只知道书里讲的,没有工作经验呢。”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你的专业正好适合!”

    邱依然不相信自己这么轻易就碰上这等天上掉馅饼的事。

    Wendy解释道:“实际上,我们的品牌正在往亚洲扩展业务。我们在韩国的第一家专卖店马上就要开业了。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在中国,我们正在找中国的独立合作人,你真是赶在一个恰好的位置——你在美国,把美国一个很新很棒的品牌推广到自己国家去。如果你是第一个,你可以发展很多很多的独立合作人。姑娘,相信我!你可赚大发了!”

    邱依然觉得,这天花乱坠的描述绝不是真的。不过如果是的话,那她真是撞大运了。她问:“你说你们的品牌是做护肤品的?叫什么名字呢?”

    “Pouve,P-O-U-V-E,听说过吗?”

    邱依然摇头:“你们的产品在哪里有卖?苏约尔的CVS有吗?”

    Wendy听了,咧开大嘴、前仰后合地笑个不停:“姑娘,我们的品牌可不是药妆店级别的。我们品牌创立的时候就是要和兰蔻、雅诗兰黛齐名的。”

    邱依然听了目瞪口呆:“你们有网站可以让我看看产品信息吗?”

    “哦当然!”Wendy说着就走去客厅,从茶几下层拿出个笔记本电脑来,又招呼邱依然过去。邱依然在沙发上拨出一块空坐下,把水杯放在茶几上。

    Wendy对电脑不是很在行的样子,点点关关了半天才终于找对了地方。一个设计现代而简洁的网站,色调为白色与紫色。Wendy点开网站上的一个链接,上面有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半白头发,西装革履,正拿着麦克风演讲。

    Wendy说:“这就是我们的品牌创始人。他曾是亿万富翁,突然决定致力于护肤产业,于是把自己白手起家创立的网上支付产业卖掉,花重金研究高端护肤产品,并把这很棒的成果在很短的时间内传播到全美及世界各地。”她又点开网站里的几个视频给邱依然看,视频里通通是穿着体面的中产夫妻,他们和睦地坐在一起,谈论成为Pouve 独立合作人是怎样让自己从失业的窘境中走出来,富足了家庭,让子女得到更好的教育,现在过得多么幸福。

    邱依然问:“我可以看看你们的产品吗?”

    Wendy点开产品的网页给她看,上面总共有七八种脸部护肤产品。

    “等等。”Wendy说,“我给你看真货。”她从一楼卫生间搬来个小篮子,里面有七八个塑料瓶,都是白色与紫色相间的细长圆柱体。她拿起一瓶说:“你知道吗?你一旦成为独立合作者,公司就会给你寄来这套完整的脸部护肤套装,市场价值2499,可你的内部员工价只有799。如果你不想要这么多,我们还有个三瓶一套的,日霜夜霜加眼霜,原价999,内部员工价只要299。”

    邱依然拿起一瓶看着,问道:“我可以闻一下吗?”

    “当然当然!”

    她便拧开手里这瓶日霜小心地凑近闻闻,竟有股刺鼻的发霉味。她再闻一遍,不禁皱了眉头,这怪气味让她的鼻子很不舒服。“我不确定我喜欢这个气味。”她说。她又打开一瓶夜霜和一瓶爽肤水闻闻,气味略有不同,却都一样又浓又怪。

    Wendy说:“相信我,习惯了就好了。你用一点试试!”她说着倒出一点抹在自己手上,认真地环状揉搓着。

    邱依然犹豫道:“其实.......我是敏感皮肤,有香味的护肤品不是都能用的,我要很小心。”

    “你试试!”Wendy劝道,“我们产品的主要成分是天然芦荟,还有.......”她念着瓶子上的成分表,“胶原蛋白、维生素E、维生素A......等等,你知道,这些都是好东西,有助于减缓皮肤衰老。我得告诉你,我们品牌主要致力的就是延缓皮肤衰老。如果你坚持每天早晚用两次,很快就能看到效果。你试试!别客气!你不用怎么知道自己不能用?”

    邱依然只好拿起那瓶日霜倒出一点来,不敢直接抹脸,先抹在手背上试。手背上立刻一阵冰凉,她想大概是因为芦荟,可越按摩越觉得这冰凉里还带点隐约刺痛。她问:“我知道很多品牌都有抗衰老产品,从便宜到贵的都有。你们的产品这么贵,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呢?”

    “不一样的!绝对不一样!”Wendy弹摸着自己的脸颊,“我们品牌的效果是真实的。没错,你是可以去沃尔玛花四块钱买一管芦荟胶。可是,它不会管用,不会像我们的产品一样让你看起来真的年轻。”

    “所以,你是自己用过之后,真心觉得它的抗衰老效果很好?”

    “当然!我用过之后觉得皮肤变得很软很光滑,看起来更年轻了。”

    邱依然在礼貌范围内仔细观察了一下Wendy脸上的皮肤,她并不这样认为。她又问:“那,作为一个独立合作者,具体的工作是怎样的呢?”

    “好,听着,是这样,”Wendy兴奋地跟她解释,“你一旦成为独立合作者,就像我刚才说的,公司会以超低的员工优惠给你一份起始包裹,你可以选择要799的还是299的。之后,你再去发展更多的独立合作者,把我们的品牌介绍给更多人,就像你我这样。”

    邱依然不解:“为什么是找合作者不找买家呢?”

    “你可以找买家......”Wendy晃着脑袋想着,“但你这样想,作为买家,他们是要用原价买,可若他们也成了品牌的独立合作人,他们就也能享受员工优惠了。”

    “那我能不能用低价从公司买很多,然后再卖给别人呢?”

    Wendy摇头:“这倒不行。因为内部价太低,公司对合作者有规定的:一个合作者一次只能买一套产品,在一定时间后,大约等你用完百分之七十,才允许买下一套。”

    邱依然面露惊讶。

    Wendy接着说:“听着,这就是我们品牌独特的营销方式——扩大品牌合作者。但是!我还没告诉你最好的部分。最好的部分是:你多发展一个独立合作者,公司就会每月多发给你一笔提成。你发展的人是你的下级合作者,若你的下级合作者再发展一个他的下级合作者,你也会从他的提成里分得一部分,以此类推。你发展的合作者越多,你的收入就越多。你的下级合作者,以及下下级合作者......他们发展的人越多,也会增加你的收入!我跟你说,信不信由你,我们有些独立合作者,自己一个人下面就有几万个下级合作者,你想,这几万个人,每个人下面再有几万个下级合作者......那上面这些人的年收入过了百万都不夸张!而且我们品牌一向对业绩优秀的合作者重金犒赏,一年送出几百辆豪车作为额外奖金。”

    邱依然听明白了。她听出了传销的意思。这种事她坚决不能做。好在她的皮肤帮了她,她手背上沾过产品的地方在刺痛之后红了一片。她伸手给Wendy看:“瞧!又过敏了。我的皮肤太敏感,你们品牌不太适合我的皮肤。”

    “噢很抱歉!”Wendy吃惊地说,“我不知道你的皮肤‘这样’敏感!我做这个好几个月了,你还是第一个用过之后过敏的人!”

    邱依然道:“所以说,对不起了,我做不了这工作。”

    “你确定吗?”Wendy不太相信她竟然这么干脆就拒绝了,她不甘地劝道,“可是你要知道,像你这样皮肤极端敏感的人毕竟极少,多数人——可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会过敏。如果你愿意,还是可以做我们品牌的独立合作人的。你也不需一定要自己用这些,公司寄你的起始包裹你可以送给家人或朋友做礼物,或者低价卖给谁。像你,依然,你就是学这个的,你一定会比我们这些没学过的人做得好。你看我,高中毕业就在超市做结账员,在日托照顾过婴儿,后来在租房公司做代理。可我跟你说,这工作是我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份工作,它不是朝九晚五,它能让我同时在家照顾小孩或做些别的。你要是努力做,把业务发展到中国去,想象一下你们国家有多少人,我确定你很快就会成为百万富翁的!”

    “让我考虑考虑吧。”邱依然边起身边说,“现在我得回家去了。另外我还要查查陪读究竟能不能做这个。”

    Wendy站起来送她:“请认真考虑考虑。我保证,你这是赶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品牌刚成立,正在扩展业务。你要是错过这个时机,可能一辈子都碰不上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了。”

    邱依然礼貌地应付着。她想赶快逃离Wendy的家——这个品位低、脏脏乱乱的家。还有她这个人——没受过高等教育、不独立思考、一听有钱就什么都做的人。她觉得自己跟Wendy不是同一档次与品味的人。

    可当她推开自己家门的时候,那些简易残破的家具和满桌满地的杂物让她震惊地发现——自己竟和Wendy是同一档次与品味的人。

    她沮丧到一整天都做不了任何事。

    她再次碰到Wendy的时候,主动告诉她自己已经决定不接受她提供的工作机会了。“我觉得,我卖给别人的东西得我自己先觉得好才行。我是敏感皮肤,只能用不添加香料的护肤品。我不想卖给别人自己不能用或没用过的东西。”

    Wendy黄了一桩生意,自然不太高兴:“只要你不后悔。”她无精打采地说,“毕竟你有个丈夫,不工作也不用为钱发愁。但是,只是提醒一下,有时你得想想将来。我的意思是,生活中什么事都可能随时发生。像这样的机会,你现在不抓住,说不定有一天会后悔的。”

    邱依然觉得她不会。有些事,她是不做的。至少现在不想做。现在真心不想的,将来想起来也不会后悔。她也想过,万一自己哪天急需钱才能活下去,说不定就会改变主意,说不定为了钱她什么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