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李大庄如同一只疯狗,狂叫着瞬间从角落阴影里面窜了出来,张牙舞爪的,想要一举将宋子龙拿下,控制起来。

    “你个没爹没娘的野种,从哪里来的传家宝,还家训难违,我呸死你姥姥个棉花糖,少他么在这儿恶心老子,老子看你这个小杂种,就是欠收拾!”

    身高一米九五的李大庄,在学校里就是校内篮球队的主力队员,而且爱好柔道,加之膀大腰圆,皮肤粗黑,人称小奥尼尔,在校内,从来都是如秋后螃蟹横着走路,遇到交往不错的狐朋狗友,说不定还会低头看上两眼,否则,其他人一律无视。

    昨夜跟他的老舅朱世文密谋了一番之后,李大庄就早早地来到了公司,调出了宋子龙的入职资料,从资料上知道,宋子龙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无父无母,只身在京,标准的北漂一枚。

    无权无势,背后没有什么靠山,一个像是蝼蚁一样的小小孤儿,有什么资格拥有那么贵重的麒麟雕翡翠玉佩。

    左臂一招控肩搂兔,右手长出锁喉,李大庄就是要死死地制住宋子龙,再以后的事情,不就是他们舅甥两人说了算吗?

    “他妈的,不要脸的贼娃子,我放在大庄这里的玉佩,只不过是借给大庄玩耍几天,涨涨眼界,就被你小子抽空潜进办公室给偷走了,还有脸拿着去辨宝节目,是谁借给你的狗胆啊,嗯,你说,是谁指使你的。”朱世文面露狰狞,慈眉善目的厚道端庄荡然无存。

    早在李大庄出声之后,朱世文就十分有默契的退到了一边,方便李大庄施威。

    转眼伪善,转瞬成魔。

    说起来,自始至终,朱世文就没有公平买卖的心思,单独守候在门口,也只是试探几句,摸一摸宋子龙的底细。

    五百万的现金可以拖着不给,至于口头上的公司股份,更是可以造假,不过是一张纸而已,到时候,找几个自己的手下,在公司总部演一出戏,他就不信宋子龙这种没有上过大学的懵懂小子,会看出什么猫腻来。

    真是无耻,这是强买不成就要明抢呢。

    变脸这么快,倒是可以秒杀变色龙了。

    宋子龙笑了,看着这一对爷俩的丑恶嘴脸,心里一阵阵的恶心不止。

    若是七夕之前的宋子龙,面对眼前的狂风恶浪,肯定不会有这样心如止水的心境,李大庄疯扑过来,即便是身高一米八多的他,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没办法,不管是从体量上,还是从力量上,宋子龙面对李大庄这两百五十多斤的大黑熊,还是有一些力不从心,没办法生出与之对抗的心思。

    而这一点,除了猪脸大头朱世文的靠山助力,也是李大庄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三学生,就可以当上主任,坐稳主任椅子的一部分倚仗。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什么时候,都是大行其道的。

    可是现如今,已经受到了鳌拜残魂灌体的宋子龙,不管是身体的强度,还是技战术,都不是会一点三脚猫功夫的李大庄可以比拟的。

    宋子龙侧身一闪,险之又险的离开了李大庄的笼罩,垫步一跺,已是离开了门厅的夹角,来到了大厅中间。

    空间宽阔了,才方便功法招数的施展,如果被李大庄圈在角落里面,即便是现在宋子龙对李大庄毫不放在眼里,死角,又是自下而上,迎击李大庄自上而下的狂风暴雨落拳,光是地利这一点,就是对宋子龙不利的。

    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在朱世文的地盘上,人和是不用想了,剩下的天时地利,宋子龙怎么也得占全一些。

    现在嘛,稍微有一点理智的人,就会马上跳出来,寻找更加灵活的转圜余地。

    “想把这么一泡偷盗的臭狗屎,抹到你宋爷爷的身上,你们这对狗爷俩,还真是狗眼看人低,瞎了两对狗眼。”

    宋子龙说话毫不客气,既然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就没有必要文绉绉的拱手作揖了,口中连连辩解:“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冤枉人,这是一个法治社会。”

    没用!

    现在只有将这一对想要栽赃陷害自己的爷俩干翻了,打掉他们的嚣张气势,以后的事情才可以徐徐图之。

    否则一但被他们控制住了,或许还会有更不堪的事情发生,到时候自己再想要翻盘,就要出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即便是现在,冤假错案也是少不了的。

    再者财帛动人心,一旦各方面牵扯进来,必然会一步步的将自己冤枉的死死地,做成铁案。

    其实宋子龙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他在镜头前面确实调侃了那些老专家,和全国观众一把。

    到时候,以朱世文的财力,再联系几家熟悉的媒体,相互之间造势一番,真的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一些什么样子的事情。

    为今之计,还是赶紧的脱身出去,才是正道。

    现在还是先把这个冲在前面,当狗正在兴头上的李大庄,收拾了,再说。

    “一步走来,金钟罩在,两步行来,铁砂掌开,三步破你小灵台,四步碎你屎尿袋,五步六步没爹娘,七步八步祖宗怪,九步十步,还你个自由自在。”

    宋子龙心里默念着这几句奇怪的口诀,手上脚下自然而然的跟着口诀施展了出来,似乎他已经习练了很久,早已经熟极而流,这一套功法施展的行云流水,叫人炫目。

    这是一套佛门功法,乃是少林十八铜人习练的秘技之一:游龙步。

    所以其中才会有‘金钟罩’、‘铁砂掌’、‘小灵台’,这样的功法名称和佛门用语。

    李大庄在出手之前,真正是意气风发,信心满满,本以为自己出手之后,稍微用一点手段,宋子龙就会哭爹喊娘的求饶不已,谁知道一个志在必得的出手,居然叫宋子龙逃脱了。

    什么时候这个怂包变得这么滑不溜手了。

    而且看起来他的步伐还很有规律,隐隐跟现在时兴流行的魔鬼步有的一拼,不过感觉上比那些孩子们喜欢的魔鬼的步伐牛逼多了,挪动之间,轻灵无比,却又叫人看不出一点点的破绽。

    不行,必须尽快的拿下这个小子,否则老舅一定会对自己很失望,到时候一百五十万的许诺就会成为了泡影,自己拿到钱,准备以后买来泡妞的进口跑车,更就无从谈起了。

    心想念动,李大庄转身狂叫一声:“你他妈的再跑,能跑到那里去……呃……”

    在李大庄转身的刹那之间,宋子龙早已游身到了他的身边,垫脚一击,打在他的后脑,矮身一掌,正中膀胱,撤身后退,补上一脚飞踹,正中转身过来的李大庄小腹。

    伴随着一声惨嚎,李大庄两百多斤的身子,像是一堆烂棉花,整个飞了出去,瘫在地上,两腿之间一堆黄水夹杂着恶臭,缓缓地从七分裤里面流淌了出来。

    有些洁癖的朱世文,愣了,他没有想到,看上去威武雄壮的李大外甥,怎么会这么的不堪一击。

    他更是没有想到,李大外甥信誓旦旦,跟他保证过只要一个回合就可以将之拿下,任他们爷俩随意揉捏的宋子龙,竟然还会身手不错,明显就是一个练家子。

    “好小子,偷了东西,你还敢打人,真是活腻歪了你!”朱世文恶狠狠的说道,脚下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离着宋子龙稍远了一些。

    宋子龙逼近过去:“是啊,哥们活够了,你倒是过来收拾我呀,你这头贪财不够的肥猪,欠宰了,是吧。”

    抡起嘴皮子上面的利索,恶毒,宋子龙自认为并不输于他人。

    呃。

    当然,

    寄生在他身上的破系统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