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兄弟你瘦了,看着疲惫了,一路风尘盖不住,岁月的脸颊……”

    郝健仁才唱第一句,安迪诺就有感而发,瘦,自己可不是瘦了吗?这歌到还真适合自己啊。

    “兄弟你说了,以后就不拼了,只想做爱情的傻瓜,只想安稳有个家,是啊我们都变了,变得现实了,不在……”

    郝健仁不加修饰的声音只能算作一般,没有空灵也没有大气,但却有足够的感情在里面,郝健仁又何尝不是只想做个爱情的傻瓜呢?

    另一边的安迪诺听着这歌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是啊,为什么什么活着,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不在年少了,早就过了为自己活的年纪了。

    低沉的声音还在继续,安迪诺却已经有了想要的答案。

    “……兄弟抱一下有泪你就流吧,流尽这些年深埋的辛酸和苦辣,让深埋的话抚慰那久违的泪花。”

    随着音乐声的结束,安迪诺的声音有些哽咽,不到那个年纪永远不知道自己在现实面前到底放弃了多少东西,里面有多少心酸,多少苦辣。

    “安老哥,其实所谓的为自己活着不也是希望家人过得好吗?这并不起到什么冲突,如果连个在乎的人都没有,那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郝健仁放心吉他,有些感慨,就好比他前世,他每天忙呀忙的,心里想的就是让小雅过上好日子,可是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和小雅相处的时间却越来越短。

    在小雅没走之前,郝健仁以为自己不忙不行,可当小雅走了,郝健仁却不知道该去忙点什么。那时郝健仁才觉悟自己走错了方向,可是已经晚了。

    “哈哈,健仁你说的对,是老哥我想多了。”安迪诺突然明白,似乎真的没什么区别,自己最大的愿望不也是让家人过得更好吗?

    “对了,你那个店开业了吗?”放下心里的担子,安迪诺心情好了许多。

    “嗯,开业了,没想到老哥还记得。”

    郝健仁真的很意外,他知道安迪诺回去应该是挺忙的。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安迪诺或许是怕郝健仁生意不好会弃租,所以和郝健仁说了一些生意经,然后说明天给郝健仁补发给开业红包就挂断了。

    郝健仁看着手机摇了摇头,他猜到了安迪诺有心事,但是安迪诺不说他也没去问,如果安迪诺有麻烦和他说,他能帮自然会帮。

    “想这些干嘛?小雅他们快到了吧。”郝健仁自言自语道。

    和小雅打了个电话,小雅他们已经在这附近了,郝健仁出去迎接了几人,不过李思思三人并没给郝健仁好脸色看,这让郝健仁一愣,王梦瑶甚至还十分夸张的做了个鬼脸。

    不用表现的这么直接吧,自己似乎并没有得罪他们啊,奇怪。

    “姐夫,这就是你租的店铺?”小雅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屎壳郎小店,这地方租金可不便宜啊。

    “嗯,我和这老板认识,他去国外了,所以就低价租给我了。”郝健仁撒了个小慌,但说的都是实话。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中彩票了呢。”小雅恍然大悟的说道。

    “中彩票哪有那么容易,别做白日梦了,走进屋吧。”郝健仁说道。

    在郝健仁的带领下几人走进了小店,一股辣中带麻,麻中带辣的香气在店里飘荡,顿时让几人眼睛一亮,不过李思思和诸葛飘雪很快又把这惊艳压了下去。

    “自己是来找茬的,好吃也得忍着。”

    两人不断的告诫自己,可是王梦瑶却完全不管这个。

    “哇,什么味道这么香?”王梦瑶发出惊呼,咽了下口水,完全忘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是呀姐夫?什么味道啊?”小雅问道。

    “和我来你们就知道了。”郝健仁神秘兮兮的说道。

    吃饭的地方并不是在一楼,而是在二楼,走过木质的枣红色楼梯,几人来到了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

    “来,看看吧就是这个。”郝健仁指着桌子上的菜说道。

    几人低头一看,几张小桌拼凑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蔬菜和肉类,但是最吸引几人主要的还是那造型独特的锅。

    几人先是一阵疑惑,但是聪明的几人几人还是看出了这是火锅。

    “火锅能这么香,健仁哥哥,你这放的什么底料啊?”王梦瑶惊讶的说道。

    “我自己炒的,都坐下尝尝吧。”郝健仁说着招呼几人坐下。

    小雅闻言看着郝健仁,自己炒的,他怎么不信呢。

    “姐夫,你专门学的厨艺吗?在哪学的啊?”

    “新东方。”

    “新东方?没听说过啊。”小雅脑子里怎么搜索不到这个名字。

    郝健仁笑了笑,你自然搜索不到了,就是电脑搜索引擎来了都不好使。

    “一个小地方,来大家吃饭吧。”

    小雅点了点头也没在问下去,他觉的郝健仁之所以学厨艺就是因为当年没给姐姐做过一顿好吃的,至于在那学的,这重要吗?但一想到溜肥肠和麻辣烫,小雅心里不免得又有些异样的感觉。

    “真的是为了姐姐吗?”小雅无意识的咬了下自己诱人的红唇。

    郝健仁和几人说了一下这个火锅的吃法,这让几人心中大敢震撼,吃个火锅还有这种到骚操作?

    “来大家吃饭吧?小雅以后就拜托你们照顾了。”郝健仁招呼着几人吃饭,顺便还几个人都拿了饮料。

    王梦瑶此时早就忘了找茬的事,口水都快流到锅里了,要不是看郝健仁还没动手,他早就吃了。

    “没事,没事,小意思。”王梦瑶完全没有总觉得说道,他和小雅谁照顾谁还真不好说。

    看到眼前和和气气的一幕,李思思和诸葛飘雪对视一眼,他们没想到会是吃火锅。本来诸葛飘雪打算借着菜来暗喻一下,但现在不行了。

    两人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面对这种场面诸葛飘雪是没有办法了,最后李思思皱了皱眉头站了起来,摊牌的事不适合诸葛飘雪,只能她来了。

    “健仁大哥,我有事要和你说。”

    “嗯,什么事啊?想说就说呗。”郝健仁早就发现两人有古怪,所以并还没有吃惊。

    李思思看了小雅一眼,然后想了想说道:“咱们出去说吧。”

    郝健仁看了看小雅,知道这件事似乎和小雅有关,这不得不让他上心。

    “好,小雅,你们先吃,我出去一下。”

    小雅有些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两人离开,然后把目光落在了诸葛飘雪身上。

    “飘雪,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小雅怀疑的说道。

    诸葛飘雪被问的有些尴尬,不过我们雪姐是谁,要是问王梦瑶可能被小雅问出来,可是飘雪,这不可能。

    “小雅没事,我是拜托思思帮我姐姐说媒。根据心理学定律,不当着亲人的面问这个问题,对方更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诸葛飘雪面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小雅闻言眼睛一瞪,顿时信以为真,毕竟诸葛飘雪说过这件事,不过一想到有人给郝健仁介绍对象小雅闻言心中不由得有些不舍,或者其他一些什么小情绪。

    “自己可能以后都吃不到这些好吃的了。不过姐夫是应该再找一个女朋友了,不能总是沉浸在过去啊。但为什么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呢?”

    “小雅姐姐,要不咱们先吃吧。”王梦瑶在一旁,眼不离锅的说道。

    此时楼下的一角处,郝健仁和李思思相对而作,如果不知道两人的身份,还以为这是在这里喝咖啡忘了时间的情侣。

    “什么事?是不是小雅有难处了?”郝健仁迫不及待的问道。

    李思思听到郝健仁的话心里觉得很复杂,如果这种担心真的是对小雅多好。

    “的确和小雅有关,不过也和你有关。”李思思开门见山的说道,既然是摊牌,那就没有必要委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