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好健仁坐在老板面前,这个老板年龄不大,也就三十一二,是一个微胖的大哥,虽然一脸的憨厚,但是眼睛却透着生意人的精明。

    “老板?我能借用一下你家后厨和那些材料吗?”

    老板被问的一愣,到饭店借厨房的他见过,在麻辣烫店借厨房的还真是头一回。

    “小兄弟你可把我问蒙了,你这是要干嘛啊?”老板疑惑的问道。

    郝健仁想了想,说自己要做麻辣烫?应该不行,这怎么有点砸场子的感觉啊,还是委婉一点吧。

    “是这样的,我这有一个小吃,我打算在你这做一碗送给我朋友。”郝健仁说着看向小雅。

    这老板闻言一愣,看着小雅他摸了摸鼻子,好漂亮的丫头啊。原来是泡妞啊,这小子倒是有新意。

    “小伙子,你这心意是不错,可是做小吃得需要不少调料吧,我们这地方可没有。”老板好心提醒道。

    郝健仁闻言这才想起来,他以前也在网上查过怎么做麻辣烫,调料最少也要十多种,复杂的甚至需要几十种,他们这种加盟店可没这些东西。看来自己还得去买啊。

    “嗯,那老板你要是答应我,我现在就去买。”郝健仁说道,这附近正是商业区,一般的材料还是都能买全的。

    老板闻言迟疑了一下,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谁还没年轻过,想当年……对吧。

    “行,你去吧,敢于追爱的少年。”

    郝健仁一愣,追爱的少年,这话怎么有种葬爱家族的感觉。

    郝健仁虽然觉的怪怪的,但还是谢过老板,转身出了门,小雅顿时愣住了,在看老板那一脸的微笑,不会真的压小姨子吧?

    小雅好奇心越来越重,最后打算去老板那里打听一下,可是老板看着小雅投来的疑问眼神转身看向一旁。

    “开玩笑,这事说出去还能有意思吗?我们这些人最讲义气了,对吧。”

    此时郝健仁来到了药店,麻辣烫这些东西他还是知道的,里面有许多的中草药,而且他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这接收方式有些特别。

    作为平行知识,郝健仁接收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睡觉。而且他现在还有一个神奇的能力,那就是说睡就睡,对于这个能力他是质疑的,在药店要是真有事,起码有人给喂速效救心丸啊。

    抬脚走进药店,这是一个大药房,一进门就能闻道一股浓郁的药香,整个店都是白色的装饰,从地砖到展柜,唯独中药这边是枣红色的格调,而且越是靠近中药这边,药香越浓郁。

    “枸杞有些不够了,田七也是……”韩丹一个一个药匣打开,然后仔细的记录着。

    韩丹是这家店的老板,他们家祖传的中医,到她这里已经是第五代了,不过他们家有一个规则,就是传男不传女,所以他并没有学什么治病看病的手艺,但耳濡目染之后还是知道一些,尤其是中药这边,而店里中药这边也一直是韩丹负责的,中药不比西药,很多药即能治病又能伤人,药的剂量必须精准,雇的人他并不放心。

    韩丹翘着自己柔软的脚尖,洁白的大褂并不是什么打扮人的衣服,可是穿在韩丹身上依旧无法遮挡她那傲人、高挑、妩媚到让人嘴干舌燥的身材。

    郝健仁是从侧面走过来的,他可以看到韩丹的侧脸,这是一个美女无疑,甚至可以说是和小雅一个级别的,更因为年龄原因多了几分诱人的气息,不过郝健仁脸盲啊,分不清谁好看,反正自己家小雅最好看。

    不在看韩丹,他的目光落在枣红色,金色拉手的药架上,对于中药郝健仁前世倒是了解过,一般来说常用地中药有500多重,最新的《中华草本》中记载了8980种,要是算上少数民族的中药最少也有12800种,不过药店自然不可能全都准备。

    好健仁眼前这个药架就已经很大了,足足占据了店里左侧的全部墙面,高七个格子,长的数不过来,粗略来算也足足有两三百种中草药,郝健仁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中药药柜。

    此时韩丹伸着纤细洁白的玉手把最上面一格药材点了一遍,做完记录才转过身来就看到半身药柜外郝健仁。

    韩丹一愣,她以为郝健仁是不想打扰她才没有叫他,所以她主动的走到了郝健仁所在的位置。

    “你要买什么药材?”轻柔的声音十分悦耳。

    隔着身下枣红色的药柜四目相对,韩丹不是那种蛇精脸的美女,皮肤白皙细腻,眼睛也十分有神,是那种猛一看惊艳,久看而不腻的女人。

    韩丹的美,一般的男人都会为之一愣,他本以为郝健仁也会一样,不过可惜了,他对面是一个强行脸盲的人。

    “那个美女,您能让我睡一下吗?”

    “啊?”

    韩丹蒙了,脸色顿时冷了起来,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她这么多年倒是有无数男人追求过她,撩妹手法见得多了,但要是说骚气,数眼前这个男人的手法最骚的。要不是因为这里是药店,韩丹一定要人这流氓知道什么叫做黑带九段,徒手劈木板。

    就在韩丹要发火的时候郝健仁也意识到了这个话不对,毕竟韩丹那怒气值都要满了。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这美女看着清纯,怎么这么污啊。

    “美女,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能不能让我在这睡一下。”郝健仁解释道。

    韩丹闻言怒火再生,他现在对郝健仁的评价已经从流氓升级到了变态,睡一下都不行,你还想在这睡一下,这么多人你也好意思说。

    “滚,我们这里不欢迎你。”韩丹的美眸愤怒一瞪,转身就要走向一旁。

    郝健仁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像自己这样纯洁善良的人不多了啊。

    “哎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郝健仁无奈的说道。

    韩丹猛的转身看向郝健仁,这家伙不只是变态,还是神经病,不给睡还要自己来。你自己来了,我这里还做不做生意了。韩丹已经脑补了那个锻炼手臂的动作,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太恐怖了。

    “混蛋,你在不走我要报警了。”韩丹试图吓走郝健仁。

    郝健仁一愣,什么时候睡觉也犯法了。

    “你愿意报就报吧,我也没干啥。”

    韩丹愤怒的看着郝健仁,你还没干啥,你这是性骚扰好不好?

    郝健仁也不管韩丹不满的表情,伸手扯过一个凳子,然后往柜台上一趴。说睡就睡启动。

    “呼……”

    均匀的呼吸声从郝健仁嘴里传出,韩丹一愣,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个睡,不是那个睡。”韩丹知道自己误会了,脸红的好似熟透的苹果一般,我见犹怜,好在郝健仁已经睡着了。

    不过郝健仁这说睡就睡还是让韩丹升起了好奇心,毕竟郝健仁看着也没有黑眼圈,不像操劳过度啊。作为一个祖传中医的家族,一个人是装睡还是真睡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难道这家伙有嗜睡症?或者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