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漆黑的夜里,五十平米的房间里充斥着醉人的酒味,让人忍不住的皱起眉头,就好像走在布满醉汉的后街一般。

    郝健仁坐在卧室理石包裹的窗户中间,一头乌黑的短发好似黑夜的帷幕,洁白的皮肤却犹如白日的浮云,那帷幕和白云相间的眼睛透着好似海底两万里的阴郁,让本来平凡的他看起来十分迷人。

    郝健仁翘着一条腿,修长的手指无力的握着啤酒灌,无意识的一口接一口的喝着手中的啤酒,喝完随意一扔,从窗户下那好似山一般的空旷啤酒箱里再次拿出一罐,然后继续的喝着。

    郝健仁自己都忘记自己多久没有走出家门了,人都说借酒消愁,可是他却一点醉意也没有,他满脑子都是一个有着天使面容的女子。

    “小雅……”

    郝健仁一口气喝完自己手里所有的啤酒,然后一扔,再次拿起了一灌啤酒

    小雅是郝健仁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初恋。

    别人的初恋如何他不知道,但在好健仁看来,他的初恋是甜美的,就好像夏日最炎热时候吹来的清风,不早不晚,恰到好处。

    本来郝健仁和小雅两人已经打算在今年八月份结婚,当两人拍完婚纱照的那个夜晚,一场意外夺走了郝健仁的全部。

    酒后驾驶,那让人痛恨的酒驾就好似深渊恶魔的召唤。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小雅,面对那个从车里晃晃悠悠走下的男子,郝健仁抱着小雅哭的像个孩子,他不需要赔偿,他不需要安慰,他只需要自己的小雅。

    “小雅,我想你……”郝健仁抱着大腿痛哭着,或许是酒精,或许是他的精力真的到了极限,郝健仁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他站在漆黑的空间里,突然无数的大门在他身旁浮现,这些大门各有不同,有的仙气逼人似不沾丝毫尘烟,有的魔焰滔天好似恶灵出世,有的空灵无为若隐若现,有的浑厚古朴好似万古长存。

    “这,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一扇充满生机的大门好似充气一般飞速的放大,他变得比山岳还要高,比山峰还大,上面两个字也在变大中越来越难以看全,不过郝健仁却清楚的记得自己一开始看到的两个字——地球。

    有人说梦境就是现实的映射,也有人说梦境代表未来,更有人说梦境就是一个平行的空间,你把我当梦,而我又如何不把你当梦,而此时郝健仁就触及到了梦的真面目。

    一个五十平米杂乱的小屋内,郝健猛然睁开了眼睛,周围白色的沙发和红色地板,这一切看起来熟悉而又陌生。

    “这,这是什么地方?”

    郝健仁仔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屋顶上还悬挂着红色的彩带,窗户上还有这红色的囍字。

    从客厅走进卧室,巨大的红色床铺和床头上那副巨大的婚纱照让他猛然惊醒。

    “我结婚了?”郝健仁惊讶道。

    “啊……”

    一股信息如大水决堤一般疯狂的涌入郝健仁的脑海中,郝健仁木然的愣在了原地,他现在依然叫做郝健仁,可是他却拥有两部分记忆,一部分是地球的,那个小雅在婚前就死了,一部分是现在的,他的老婆在婚后一个月后一样死去了,不过他并不是和小雅结的婚……。

    “姐夫,你怎么了?”

    突然一声娇喝在门口想起,郝健仁回头一看愣住了。

    “小雅……”

    眼前的女人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皮肤白皙如玉,双眼好似黑夜的精灵,不论是谁看到她第一眼都会记住她,他就好像天使一样美丽。没错,他另一个记忆,他取的是小雅的姐姐,而他现在是自己已故女朋友的姐夫……

    郝健仁有些蒙,这穿越可以在狗血一点吗?怎么不是后爹,要不亲爹也行啊。

    “姐夫,我知道姐姐死了你很伤心,可是一年半了,姐姐也不希望你这样下去……”

    孙雅心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自己的姐姐死了他也很伤心,很难过,整天以泪洗面,可是一年半过去了,心里的疤痕被岁月掩埋在了心底,但是郝健仁却一直沉浸在痛哭之中,整个房间的布置还停留在结婚的时候。

    “小雅……我……我……”

    郝健仁心里有千言,有万语,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告诉对方自己是他男朋友,告诉她自己穿越了,她会信吗?鬼都不信好不好?

    “姐夫,笑一笑,姐姐最喜欢你笑了。”

    小雅说完,调皮的用手来拉扯郝健仁的嘴角。

    “姐夫,你笑一笑吗?要是你一直板着脸,姐姐肯定不会开心的。”

    看着小雅天真表情郝健仁有些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但这有什么区别,如果这是梦,那他宁愿长睡不醒。

    姐夫怎么了,能在看到小雅,已经是上天最好的恩赐了。

    “我,我很好,小雅……能在看到你真好……”郝健仁欣慰的笑了。

    “这就对了姐夫,多笑笑吗?这样才帅气啊?”小雅开心的说道。

    看着小雅天真的笑容,郝健仁控制住自己抓住小雅手告诉她真相的想法,抖一抖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郝健仁才想起来,小雅不应该在这里才对,小雅家是z市的,这里是h市。

    “小雅,你怎么来了?”郝健仁疑惑的问道。

    小雅看郝健仁似乎真的不在那么伤心了,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这应该是好事,姐姐也希望如此吧。

    “哦,是这样的,我报考了动漫设计学校,你知道我的愿望就是这个,而h市是全国最好的动漫设计之都,所以我就来了。”小雅解释道。

    郝健仁闻言点了点头,小雅当初也是这个愿望,不过那个时候的小雅别说做动漫了,连画个回头鸟都不不会。

    “哦,对了,你怎么进来的?”郝健仁突然想到了这个严重得问题,自己家里的门是锁死的啊,虽然不如银行的保险柜,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弱女子能够撬开的。

    小雅闻言伸手在衣服兜里拿出了一串钥匙。

    “姐夫,你是不是傻,你忘了,我有你家钥匙的?”

    听到小雅这么一说,郝健仁这才想起来,当时为了布置婚房,他给小雅配了一套钥匙,最后也忘记要了。

    接受了身份的好健仁,看到小雅心情格外的好了起来,本来阴郁的他看起来阳光了不少。

    郝健仁看了看时间,时针和分针在十一和十上跳动,才从火车下来的小雅可没时间吃午饭。

    “小雅你难得来一次,姐夫去给你做好吃的,你等等……”

    看着走近厨房的郝健仁,小雅精致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就好像看到一个大猩猩晃着膀子,然后和你说我去给你做饭的感觉一样。

    “姐夫你等等,不用了姐夫,我不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