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一  “哦?就完了?”

    杜勇大感意外,没料到对方听到自己身份后居然这么淡定。难不成是吓傻了?

    林耀摇摇头,对吕小凤道:“好了,我们上去吧。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

    “我看谁敢走!!”

    杜勇大怒,使出鬼力将往生梯笼罩起来。往生梯周围顿时像是被铁链锁住,就是身为掌梯人的吕小凤也控制不了。

    吕小凤双眸微微一眯,“你是什么意思?我们掌梯人隶属判官吴江,其他判官无权干涉!”

    杜勇哈哈大笑:“吴江业务繁忙,我们同是判官当相互协助。”

    “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三八牛头和马面手持铁链,立刻围了过去。想要将林耀和吕小凤锁起来。

    “等等。”

    “干什么?”

    “你报了身份也该我报了吧?”

    “你?也配?”杜勇讥讽的笑道。

    “我怎么不配?”

    杜勇指着周围的鬼魂,“你瞧瞧,除了那些才死的新魂。哪个鬼的鬼力不是过百的?就你一个30鬼力的小家伙,有什么资格和本官报身份?莫不是你以为你在凡间的身份在地府里有用,也跟本官报?”

    林耀想了想,笑道:“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杜勇听说要打赌,嘴角一扬,也有了几分戏谑的心思。

    “你打算怎么赌?”

    “听说你有个招鬼令?”

    杜勇点了点头,“本官是三十六判官里唯一一个来回于人间阴间的判官。为了在人间方便办事,上面特地赐予我招鬼令!”

    杜勇笑着对林耀道:“我又招鬼令的事情地府的人基本都知道,怎么了?”

    林耀道:“招鬼令听说可以召唤小鬼。我算是小鬼吗?”

    杜勇讥诮道:“你当然是小鬼!难不成是什么?阎王不成?”

    吕小凤在一旁都看笑了,没想到杜勇猜的那么准。她已经猜到林耀想要干嘛了。

    林耀暗自心喜,表面不动神色。

    “简单,我赌你用你的招鬼令召不了我。”

    “什么?你说我的招鬼令招不了你?”杜勇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可笑的笑话。

    三八马面嘶叫了一声,笑出了声来,“小子,你这玩笑开大了。我告诉你,招鬼令可是至宝!别说你一个30点鬼力的小鬼,就是三万的大鬼也得受招!当然,不被召唤也只有一种可能。除非你的身份职位高于我们杜头儿,但...你觉得可能么?”

    众人听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杜勇轻蔑道:“说赌注吧!”

    “如果我输了,我的红命就归你!”

    命数是魂体的运气,三魂七魄中有一魂四魄会埋入黄泉,有一魂一魄会消散在人间,只有最后的一魂一魄才会跟着转世。

    而这一魂一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携带命数。命数又分为红命与白命,白命是罪孽,红命就是恩德。

    白命没人想要,如果白命太多,死后就不能转世,需要用钱赎罪。红命却是好东西,好处多多。可以让自己投好胎,享好命,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加速修行鬼力的速度。有的也可以用来抵白命的债。

    上天也是公平的,白命因生平罪孽而得,想要赎罪而身不由己。红命因缘而生,却可以完全由自己掌控支配。也就是说,红命就好比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可以用来自由兑换之处!

    哪怕是东岳大帝,乃至佛祖。都无法通过神通剥夺人的红命。当然,大神通者是可以用很多办法骗他人自愿捐出红命,这自当另说。

    一般情况下,除非迫不得已,或是即将魂飞烟灭。否则谁也不愿意支出自己的红命!那可是唯一可以跟着自己转世,永远跟随自己,还能帮助修行的好东西!

    杜勇哈哈大笑:“好!我允诺了!”

    “等等。”

    “怎么?反悔了?”

    “当然不是。你还没听你的赌注。”

    “哈哈,那你想要什么?”

    杜勇以及其他人都笑了,认定林耀是患了失心疯。一个三十鬼力的小鬼怎么可能赢堂堂判官?

    “我就要你的招鬼令。”

    “休想!”

    饶是笃定了林耀会输,杜勇也不敢用地府赐予他的宝贝参与赌注,如果真让林耀得了这宝贝。他就是重罪,脱下这身判官服算是轻的。

    林耀继续道:“别着急拒绝。我只是借用一个凡间日!”

    “一个凡间日?”

    杜勇开始琢磨起来,一个凡间日也就是他这次出差的时间段。退一万步来讲,如果林耀真的赢了,也就导致了他这次出差期间无法用招鬼令而已。影响确实不大。再者说,林耀没有理由能赢!

    “好!我赌了!”

    三八马面立刻站了出来,“好,就以...天地起誓!”

    以天地起誓是非常严重的誓言,就有天地法则自行监督。如果履约不兑现的,魂飞魄散那是跑不了的了。

    杜勇与林耀两人当机立断,都起了誓。

    “好了,你可以拿出招魂令了!”林耀淡然的吩咐道。

    招魂令和古代的令牌一样,通体如玉,前方一个红色的“令”字。后方写着篆体的“招魂”,令牌花纹奇特,始终散发着荧荧之光。

    “招魂!!来!!!”

    杜勇念完咒语,对着林耀大喝一声。

    招魂令的作用也就是召唤鬼魂。可以盲召,周围的鬼魂都会不由自主的赶来这里应召,至于召唤的数量要根据使用者的鬼力大小来定。还可以定召,指定某一个鬼魂,这样的话,这只鬼哪怕在千里之外,也会被感应到。如果没有强大的鬼力抗拒,被召者会身不由己的被吸引到这里,还会跪在招魂令之下!

    杜勇这次用的就是定召。

    林耀就在他的眼前,所以定召的威力非同凡响。

    谁知,林耀却岿然不动。

    怎么回事?

    周围人开始议论纷纷,难道杜勇在闹着玩?

    杜勇摇摇头,“我刚刚只是测试一下。这会才是来真的!”

    说着,他又念了一遍咒。

    结果却是一样,林耀依旧岿然不动。

    “难道是有人给我掉了包,这是假令牌?”杜勇的冷汗刷刷从额头上渗出。

    他立刻用处盲召,实验令牌真假。

    盲召的咒语一出,招魂令就像是变成了“吸铁石”,方圆十里的鬼魂眼神立刻变得迷离起来,不由自主的往他这里靠拢。

    这是真的啊!

    杜勇解除了盲召,又用了一次定召!结果林耀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耀也懒得和他解释,只是摊手道:“拿来吧!”

    杜勇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好把招鬼令交给林耀。

    “哼!虽然你赢了,但我还是可以处罚你和他!!他身为掌梯人玩忽职守!而你不过就是个游离鬼魂,也有大罪!”

    杜勇想要从吕小凤那里发泄自己的愤怒。

    林耀回头望了吕小凤一眼,笑容颇为玩乐,“你确定?”

    “本官当然确定!”

    吕小凤摇摇头,打了个响指。

    锁住往生梯的鬼力锁链如玻璃一般碎去!

    杜勇等众鬼大惊,这鬼力至少是万级的!!!

    吕小凤平静的笑道:“你确定要罚我?”

    杜勇哐当一下跪在地上,哭了出来。

    吕小凤在笑的时候展露了一丝真容,杜勇不知道吕小凤和五官王长相一模一样。只把她当成了五官王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