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申时,已经到了宴会开始的时间了。

    赵钦河等人跟随着一名负责引路的随从,进入到了法源寺,沿着侧边的走廊一直向山中走去。

    请贴上所写的地点虽说是法源寺,但毕竟法源寺是一家供奉神佛的寺庙,为了不打扰佛门清净,所以准确的宴会地点其实并不在法源寺中,而是在法源寺的后山之中。

    穿过法源寺,来到后山,进入赵钦河他们眼中的是一片是修整过,被私人圈起来赏花游玩的园林。

    整个园林占地几乎和整个法源寺相差无异,园林中不少公子小姐已在结伴成群的谈笑着,显得热闹而不拥挤。

    四周枝叶茂盛,在园林上空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树叶屏障将大半个太阳遮挡住,只留下束束分散的光束打在地上,好使园林不至于显得阴郁。

    园林的入口是一巨大的圆拱白石门,两侧立着石狮雕塑,周围还有城卫军装束的卫兵守着。

    在入口处,拿出请帖后,他们便顺利的进入到了园中。

    “果然是英才汇聚,热闹非凡。”走进去,赵钦河看了眼园林中一位位或身穿华服或谈吐不凡的公子小姐,不由感慨道。

    进入园中,马上有人前来接待。

    一名小厮将赵钦河三人引到了一张矮桌上,桌子非常矮,大约只有丈许高,桌面里地面的高度,大约到成年人的膝盖位置,这种高端宴会都是这种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酒菜、香瓜、蜜饯。

    桌子边有三块蒲团,顾方舟和黄依依非常习惯的盘膝坐在蒲团上,而赵钦河却不太习惯,他按照其他人一样的姿势盘膝而坐,但屁/股仿佛被虫子咬一般,不时左移右挪,不得舒服。

    为了分散注意力,赵钦河的视线在园中四周打量了一下。

    因为主人公范州牧还没出场,所以宴会上气氛十分轻松,大多数人都并没有端坐在座位上,年轻的大多是三五成群的在赏花谈笑,年纪大点的,也都相互恭维小酌着,林中一角还请了乐师,弹琴奏乐,任人观赏,整个园内气氛非常轻松愉快。

    园林中,有年轻世家子弟放浪形骸,有的当众大声讨论当今时事,也有人低调漠然,不做张扬。

    在他视线中,他还看到了欧阳明和董方正的身影。

    欧阳明和董方正的位置都比较靠前,贴近主家席位。

    赵钦河发现了董方正和欧阳明,他们也看到了顾方舟的身影,不过他们并没有丝毫打招呼的念头,而顾方舟也仿佛不认识他们一般,对他们的存在不理不睬。

    看着这一幕,赵钦河不由想要发笑,他们这副故作不认识的样子是他们在之前的串联会上商量好的,这些赵钦河早就心知肚明,不过既然他们有这个打算,赵钦河也没必要拆穿他们,自讨麻烦。

    赵钦河左右挪动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终于慢慢适应下来了。

    没过多久,一名小厮突然高声宣叫了起来。

    “范州牧范大人到!”

    闻声,整个园内忽然一静,接着离开座位的那些人都纷纷快速的回到位置上,全部人都端坐了起来,丝毫没了半点之前放浪的样子。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园子的入口,只见那范正良范州牧一袭青衫的缓缓进入园中,在他身旁,法源寺的主持方丈空源大师和他并将而行,两人脸上都带着一抹微笑。

    随着两人的到来,那些年老一点,各大世家商会的当家目光都纷纷收了起来,但其他年轻的公子小姐目光却依然投放在园子的入口处,不过他们的i视线方向虽说一致,但目光中所蕴含的的心思可大不相同,那些年轻公子目光中带着的是希冀、热切、迫不及待以及渴望,而那些小姐们目光中所蕴含的的却是赤/裸裸的妒忌、厌恶以及排斥。

    没过多久,一阵非常轻微的脚步声在园子外传来,那脚步声非常轻,但又怎能瞒过园子中众人的耳朵,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众人看向园子入口处的目光更加炽/热。

    不多时,一抹天蓝色的身影进入到赵钦河的眼中。

    一身天蓝色的及膝裙。裙摆两侧的布料是薄纱薄纱,透过那薄纱,朦胧中依稀可以看到一双象牙般细腻逛街的修长双/腿。

    上身黑发披肩,朱玉发簪,一对月白珍珠耳坠微微摇晃,但这一切一切在她那堪称绝色的相貌中都变得黯然失色,不管珠宝多么珍贵夺目,但丝毫都抢不走投放在她身上的目光。

    “景璇来迟,还望各位恕罪,各位有礼了。”范家大小姐范景璇大方得体的向着众人盈盈一礼,声音优美动人,不亚于那丝竹管弦之乐。

    “它就是传闻中的范家大小姐吗,相貌果然绝色。”赵钦河在心中评价到,当然对他来说也就那样,毕竟他还是轮回者的时候,什么样地美女没见过,一切为了发泄压力,就连什么天使、魅魔,什么精灵、狐狸精他都有个一夕之欢,所以在那主神空间中,别的方面不敢说,但在美女抵抗力方面,他可是很有信心的。

    “诶诶诶!赵老弟,漂亮吧。”

    “绝色天香啊。”

    正想着,身旁的顾方舟突然微微的用肩膀撞了撞赵钦河,转头看去,发现顾方舟正一脸迷恋的看着已经入席了的范景璇,眼神中满是掩饰不住的爱慕之情,不仅仅是他,在这宴会中,大部分的年轻公子看向那范大小姐目光中都满是爱慕,甚至有些放浪的眼中还赤/裸裸的流露着占有和欲望的念头,就连那束水书院的学首董方正,在那范景璇出现的那一刹那也有些失神。

    这样看起来,能用平常眼光看着范大小姐的赵钦河反倒是显得十分怪异。

    不过这群男子如此迷恋的看着那范小姐,他们身边的女伴以及宴会上的女宾客脸上就满是不愉,眼神中还充满着怒火。

    阿弥陀佛!

    忽然,一声佛号在场内响起,顿时宴会上的公子们一个激灵,心中的杂念瞬间消失,一个个神态恢复如常。

    赵钦河听着那声佛号,目光不由得看向那空源方丈。

    深不可测!

    这就是赵钦河对那空源方丈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