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韩笙闭目享受。

    他当即确认这位私自改名为“郑九七”的新人是妹子,并决定她就是自己老婆的不二人选。

    这声音相当酥人心骨,韩笙半晌才从此余韵中回神。

    韩笙点下屏幕,收起声音,不打扰同寝的人,也发去一条韩文语音。

    请回答我郑恩地:“老婆,我也撒浪嘿~~”

    郑九七:“我不是你老婆。”

    请回答我郑恩地:“怎么不是,你难道对所有人都说撒浪嘿呦吗?”

    郑九七:“你逼我的。”

    请回答我郑恩地:“但你的意志不够坚定。”

    郑九七:“……”

    请回答我郑恩地:“好了,老婆,叫声老公来听听。”

    郑九七:“不要~~”

    请回答我郑恩地:“那我就禁言你90天。”

    韩笙这人有时阴损的很,对面这般可爱的妹子,他也忍心不择手段去威胁,当真有几分人神共愤。

    那边,郑九七妹子陷入两难境地,不知该选择自身的操守,还是选择同这位极污的群主苟合,向恶势力低头……

    良久。

    郑九七:“语音1’。”

    韩笙急切点开,一声纯正韩文的“老公”入耳,提神醒脑,若电流通过全身的筋骨。

    不久,郑九七又发来讯息。

    郑九七:“我睡了~~”

    这妹子估计害臊了,想下线避避风头,但韩笙怎肯答应。

    请回答我郑恩地:“不行啊,才找了老婆,你就要走。”

    郑九七:“我还有事。”

    请回答我郑恩地:“什么事?急吗?”

    郑九七:“我还要练习。”

    请回答我郑恩地:“练习什么?你是练习生吗?”

    郑九七:“大概,也算是吧~~”

    韩笙一拍手,心中仰天喊“大发”!不仅捡了个韩国妹子,如今看来,这妹子还是练习生,想来颜值颇高。

    再推想一万步,万一这位郑九七资质极高,日后出道了怎么说?那自己岂不是有了一个idol老婆吗?

    这等好事情今日找上门,韩笙哪有放过的道理。

    请回答我郑恩地:“老婆,答应我只做我老婆,群里别的人来骚扰你都不要理他们。”

    郑九七:“如果是管理员怎么办?他们会不会禁言我?”

    请回答我郑恩地:“告诉我就行啦,我禁言他们。”

    郑九七:“表情——笑脸。”

    请回答我郑恩地:“乖乖老婆,好好练习,早点出道,我也可以扬眉吐气。”

    郑九七:“嗯嗯,先下了。”

    之后,看到郑九七头像灰去,韩笙吐出一小口浊气,躲于被窝里摆弄手机确实有几分难受。

    但此间更多的是极佳的兴奋。

    这个老婆没跑了,韩笙庆幸自己是个不择手段的恶人,不然还未清楚郑九七会不会被群里其他人拐走,今日定下这些,日后也算有个保证。

    虽然前些时候无故惹毛夏知艺,但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值得纪念。

    韩笙辗转反侧,脑里不知觉念起了郑九七。

    而后一盏茶时间,还是没能闭目睡去,很是心烦,夏知艺也始终不回复讯息。

    故此,韩笙抬头数窗外星星之时,又是想起了今日晚课间时李景蓉等几个的话。

    允儿已经来横店了?

    他一早便洞悉允儿要参演《武神赵子龙》的消息,只是不曾想她这般早便赶赴过来。

    他其实不粉少时好些时日了,本来还苦苦支撑,直到去年6月29日,泰妍那小娘皮彻底压断了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如今对少时,也不过还在乎允儿了。

    好歹是日日都能在中国这地界听见消息的人,知名度高,班里喜欢允儿的男生也并非没有,想遗忘她也不现实。

    韩笙闲来无事可做,便只得上网去查询了关于允儿的消息。

    多的没有,只是简略地阐述了允儿抵达横店这件事,又配上允粉拍下的几张照相。

    照片中允儿已经换上古装,尽管……这几位允粉的技术真切的一般,报道中也如实说:照片中拍出来并不是特别好,主要是因为角度和光线的原因。

    这几波允粉还算有自知之明。

    但允儿还是美若天仙。

    唉,明日陪夏知艺回横店,倘若能遇见允儿该多好。

    韩笙也曾这般考量过,但他并非那种脑残粉,会跑去横店特意看允儿一眼,那在他看来,是极为不理智的。

    看了之后,兴许只能发觉一处症结,那便是知晓自己或许同她们那样的人距离该有多远。

    所以,韩笙宁愿不要碰见允儿。

    好啦,有些晚了,明天还要通宵打撸,不说了,要落泪了,暂且先睡下再说。

    ……

    次日清晨。

    早饭时间,夏知艺并未理会韩笙。

    中饭时间,夏知艺并未理会韩笙。

    下午文综考试,夏知艺还是不理会韩笙。

    文综考试结束,高三终是打包行李回家,尽管只有不到一昼夜的假期,但回家依旧要有回家之模样,要风风光光的才好。

    韩笙在一层的小店碰见了夏知艺,她是在等韩笙。

    韩笙忙急切入店内,买来一瓶酸奶,算是赔罪。

    其实夏知艺若是看了韩笙的讯息,便应该消气了才是,毕竟韩笙虽说是班中一大流子,但也并未达到会同班主任刚正面的傲气,故此,被班主任扣住,没能陪她去kiss也是情有可原。

    但男人还是得放下尊严和面子,总之理亏的是自己,就不要万般找出无数理由出来搪塞。

    “老婆。”韩笙递上酸奶讨好道。

    夏知艺接过来,面上表情全无,冷漠居多,分不出心情究竟是好是坏。

    在外在内都看老婆眼色的日子真不好过,韩笙又念起了昨日刚到货的新老婆。

    夏知艺尝一口酸奶。

    几分钟后,夏知艺道:“回家。”

    “kiss一下。现在没人。”韩笙厚颜无耻道。

    夏知艺瞪去一眼,面上布了恼意。

    韩笙吞回下一句更污的话,弱气地跟在夏知艺后头,低头望她脚上的新百伦——自己一个月前才给她买的生日礼物之一。

    两人前后慢步,无所事事,走至校门口,正巧由张溪至文阳汽车东站的公车到,卷起一层飞灰,泊于韩笙和夏知艺前。

    上车,韩笙付车费,车门关紧,奔向横店。

    PS:这就要签约了......大家多多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