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这条讯息自是引人瞩目,毕竟,韩笙这个书友群的规模停滞了许久,一早便无了起始时日日逗弄新人的乐趣。

    故此,这位恩地党的加入可谓一股绝佳的清流、一记可贵的药方。

    请回答我郑恩地:“图片——新人来了,不要怕,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双腿慢慢跪下:“新人冒泡。”

    Luv%我珑:“新人水一波。”

    大写的污软:“新人开一波车。”

    恩恩恩恩地:“图片——楼上好可爱,好像草哭她。”

    大写的污软:“图片——郑恩地: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Apink都是本哈的:“新人是我的。”

    影翼:“图片——熊霸天下。”

    请回答我郑恩地:“你们吓到他了,让我来亲自问个好,新人,报上三围。”

    韩笙这头,数学老师重新绕回他们教室,背后执一把掉漆的三角尺,高跟鞋踏于地面,一步一步极为响彻,让人不敢大胆喘气。

    群里面,也无新的讯息传来,韩笙只得先装模作样,手里握起没了大半墨的黑色水笔,埋头下去,于大蓝色步步高复习专题之上胡乱作画。

    半天时光,数学老师终是又离去,前往隔壁二班。

    韩笙又取出手机,翻开消息查看。

    一条新讯息……不过是夏知艺偷摸发过来的。

    夏知艺:“喂,手机少玩一下,被没收走,晚上怎么聊天?”

    韩笙:“我玩了三年手机了,没事的。”

    夏知艺:“图片——汗颜表情,别最后一学期被人拿去一血,手机被抓要处分的。”

    韩笙:“无事啦,现在班主任都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被抓也不怕。”

    夏知艺:“真的假的?”

    韩笙:“真的,赶紧做题吧。”

    夏知艺放下手机,塞回背包,望韩笙一眼,继续埋头苦啃巨难的数学题。

    韩笙这里,等待半天,终是在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之后,等到了新人“我喜欢郑恩地”的讯息。

    我喜欢郑恩地:“I’mKorean,IcanonlyspeakalittleChinese.”

    请回答我郑恩地:“……”

    双腿慢慢跪下:“图片——这群就这样,聊着聊着,忽然间,就开始装逼了……新人也这样吗?”

    大写的污软:“Korean新人不要用英文,用韩文多好。”

    恩恩恩恩地:“现在的釜山唯英文真6。”

    韩笙看了屏幕许久,群里最活跃几人依次发言后,那位“我喜欢郑恩地”依旧未回复一言半语。

    我喜欢郑恩地:“Ionlyknow——我爱你,谢谢你,你最近过的肿么样。”

    双腿慢慢跪下:“为什么要用‘肿么样’,韩国新人对中国文化的造诣很深啊。”

    恩恩恩恩地:“好6好6。”

    众人依旧肆意调戏自称韩国友人的新书友,韩笙却有几分默然,神情索然。

    他琢磨一阵,又执起手机,打字发讯息。

    请回答我郑恩地:“这句话你看的懂吗?(韩文)”

    而后,韩笙盯牢屏幕。

    我喜欢郑恩地:“你会韩文吗?(韩文)”

    韩笙无语,看到屏幕上字正腔圆的正经韩文,一时并无回过神。

    韩笙高中只会两件事,篮球和写书,这是有用之事当中他所会的,其实,他近三年来还偷摸修炼了一档神功,那边是——韩文。

    原因不知为何,姑且算作心血来潮也罢,总之他确实简简单单地便学精了韩文。

    故此,用韩文交流是绝无任何问题所在的。

    群里几个活跃分子又开始刷屏。

    双腿慢慢跪下:“新人是练过的,鉴定完毕。”

    恩恩恩恩地:“新人好六,真会韩文。”

    Luv%我珑:“群主新人都说人话。”

    ……略过十余条讯息。

    韩笙这边,心中有几分奇异,这不大的书友群,居然让自己捡到一个韩国人……实是不易之事。

    请回答我郑恩地:“新人,私聊。(韩文)”

    我喜欢郑恩地:“我不知道怎么私聊……(韩文)”

    见到这句回复,韩笙心里愈发笃定这位新人的身份,连私聊都尚且用不来,想来必定是刚接触QQ这样物件的人了,是韩国人的可能性再度上升。

    请回答我郑恩地:“接我的讯息就可以了。(韩文)”

    我喜欢郑恩地:“嗯嗯。图片——爱心。”

    双腿慢慢跪下:“我只知道新人要和群主交易了。”

    恩恩恩恩地:“可怕,还给‘回答’发爱心。”(注:“回答”是韩笙的笔名)

    Luv%我珑:“肮脏的py交易。”

    影翼:“图片——一人蹲于墙角:这个群,再也不会有和我一样纯洁的少年了。”

    Apink都是本哈的:“新人已经在洗澡了,真是可悲的社会。”

    韩笙不去理会这些污秽的言辞,他调出这位新人的资料,先看一阵,除却名字外,许多信息都是空空如也,等级也为可怜的一枚星星。

    看起来新人几番言语皆为大实话。

    韩笙发去私聊。

    请回答我郑恩地:“新人。(韩文)”

    等半天……

    我喜欢郑恩地:“你好,是……韩城心动的作者吗?(以下皆为韩文)”

    请回答我郑恩地:“新人你的名字好土气。”

    我喜欢郑恩地:“……我只会打这句话。”

    请回答我郑恩地:“……好吧,不过为什么加群啊?搞不懂。”

    我喜欢郑恩地:“喜欢你的书。”

    请回答我郑恩地:“你看的懂?”

    这是韩笙的疑惑,想来一个韩国人加群最为奇异之处便是此了,中文不会几句,书倒是能看明白,这让韩笙对这位新人的韩国人身份还是有几分顾忌所在。

    我喜欢郑恩地:“用软件翻译。”

    请回答我郑恩地:“你们韩国人真是厉害……”

    我喜欢郑恩地:“你们中国人也厉害,这同人小说写得真六。”

    请回答我郑恩地:“哈哈哈哈哈……”

    请回答我郑恩地:“新人改个马甲吧,我帮你起一个,到时发过来,你自己改一下。”

    我喜欢郑恩地:“嗯,作者真是好人。”

    韩笙考虑半晌,不明白该起如何的群名片给这位奇葩的韩国友人。

    请回答我郑恩地:“新人是釜山唯吧?”

    我喜欢郑恩地:“当然当然!我把她当自己来爱。”

    请回答我郑恩地:“可怕……不过我喜欢,跟我是同道的我也是把郑恩地姐姐当自己来喜欢的。”

    我喜欢郑恩地:“QQ表情——害羞。”

    请回答我郑恩地:“你害羞什么?不过是遇上同道之人而已。”

    韩笙思来想去,将输入法换回搜狗,打下几字,发去。

    请回答我郑恩地:“一块板。(中文)”

    新人在那边忙碌半晌,韩笙不着急,等一会,独自假做几道题目,骗过数学老师。

    而后,看到新人将自己的名字和群名片皆改为了“一块板”。

    一块板:“作者大大,‘一块板’(中文)是什么意思?”

    请回答我郑恩地:“看日漫吗?”

    一块板:“嗯,看过一点。”

    请回答我郑恩地:“看板娘的意思。”

    一块板:“……”

    一块板:“她不是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