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

    正是2015年,春将过去不少,夏临近。

    当空挂日,温吞暖热,云霞稍傍于其晕圈,飘忽东逝,如流水,挪步中,分明了时光这物件的一分一毫没停顿地走去。

    张溪高级中学,位于文阳市的边境,傍着鼎鼎大名横店的张溪小镇,此地普高最烂的学校之一。

    文阳市是好地方。土生土长的韩笙一直这般认为,但他从不喜欢这所学校。

    韩笙望了窗外霞光,和学校最高处时钟的一步一动。

    世人都期望人生不该来不及回味,但韩笙如今希望那当空的时间走快,不要有任何顾忌。

    他此刻执笔,正虚度高三最后一段路途。

    韩笙不过一介文弱书生罢了,尽管“书生”二字并不符他这等班级后游生。

    想必在全市排名倒数一二位学校当后游生也算件极为不易之事,可以奖励韩笙小红花一朵。

    如他这等人才,现今该考虑的并非考上哪所二本、一本这不现实的奢望,而是挑个时间,找他有点小钱的老爸去自主招生,有大学上便是万幸之事。

    作为后游生,韩笙高中三年只会两件事了……篮球和写书。

    所以,看他执笔也千万不要怀疑他在认真复习,他不过是在五元一本的笔记簿上码字罢了。

    如今像他这般努力的网络小说家也着实不多了,再奖励小红花一朵。

    本他是这般想的,他这样颜值高可以靠脸吃饭的鲜肉为何会选择网络小说这道不归路途?更令人尴尬之事便是……他写作的领域并不宽拓,是极为小众的韩娱分类。

    原因?需要原因吗?

    韩笙从小学六年级接触09年大红大紫的少女时代开始,便落入韩娱这坑,爱惨了那群如今将成大妈的idol,后来少女时代接踵恋爱,他转粉tara、apink,找到心脏中最好的悸动——郑恩地。

    18年的人生,最为成熟的6、7年时光全被这些努那占据而走,所以,韩娱便成为他最为安心的归宿般的选择。

    此刻,教室灯全开,笔上落下几行字,霞光也远去不少,昏暗之觉四处充斥。

    “剧情啊……剧情,恩地该怎么安排?初珑这条线到底该不该开!!”

    韩笙将笔拍于桌上,死揉头发,模样惨烈,看起来在剧情上遇见了不小的瓶颈。

    “喂,韩笙,不打球吗?我们正好少一个人。”

    门口,张航鸣倚在门框,右手紧扣一枚篮球,朝韩笙问。

    “高三了。”韩笙的简答道,现出不耐烦的性子。

    “高三了,这话不是你该说的,滚出去打球。”张航鸣拍拍门板,依旧要韩笙出去打球。

    “不去。”

    “真是……固执的混蛋,喜欢你的妹子那么多,再去撩几个过来,高三最后几个月啦。”张航鸣用拙劣的借口劝说。

    “你想让夏知艺撕了我吗?”韩笙不抬头,依旧执笔写书,“如果你这么想,不如你自己动手比较好。”

    “QQ上撩妹她又抓不到,赶紧的,不想跟你废话了,没你我们打不过。”

    张航鸣无奈,进屋欲强拉韩笙去打球。

    “你是头一年用QQ吗?我的QQ跟夏知艺关联着的,我撩妹她不知道?”韩笙自是拒绝道,心若止水,一边回复张航鸣,一边念着剧情不放。

    “小号没有吗?”

    “没有。”

    “创一个。”

    “烦。”

    “真是,一个小号就是一个女人,这种好事都不干?”张航鸣笑说。

    “滚蛋,你自己不去?”韩笙道,又下笔写了几个字。

    “我@#%你妈,我要有你那个水平早就建张高后宫了。”张航鸣不满道。

    “你小说看傻了?”韩笙终是抬头怼他一句。

    “你小说写傻了?”张航鸣怼回去。

    “别烦我,今天这章得写完,我得那全勤,要是因为你拿不到,我让你这辈子在张溪找不到女朋友。”韩笙继续回头码字。

    “那我去横店找。”

    “滚粗。你有时间找我,不如把孙澄拉起来打球。”韩笙说。

    见韩笙油盐不进,张航鸣只得作罢,叹口浊气。

    “算啦,”张航鸣抱怨,“你个小混蛋,连球都不愿意打了。”

    “废话,钱更重要。”韩笙不置可否。

    “赚多少?”

    “一千……”韩笙这话说的小声,确实收入低。

    “你家又不缺这个钱?拼死了干嘛?”张航鸣不可理解地疑惑。

    “梦想,你没有的东西。”韩笙说。

    “好厉害哦……”张航鸣吐槽一句,凑上前,头搁于韩笙肩膀,看他写了啥。

    张航鸣看得真切细心,一目至多一行。

    “文笔不错啊。”张航鸣由衷感叹。

    “谢。”韩笙惜字如金。

    “这些是韩国人吗?”张航鸣问。

    “不然呢?”

    “无语了,这么喜欢女团吗?”张航鸣无奈,而后手伸出,指向一处名字。

    “怎么?”

    韩笙奇怪看了张航鸣,不明就里他想表达如何的事物。

    “这个名字怎么读?郑恩di,还是郑恩de?”张航鸣道。

    “草。”韩笙翻白眼,推开张航鸣,不理会他这般故意找茬。

    张航鸣哈哈几番笑声,起来,抱起篮球,问:“书名什么,到时找人去支持一下,写的确实不错的。”

    “韩城心动。”

    “你是文艺青年吗?”

    “滚去打球。”

    “好好……”

    终是赶走张航鸣,韩笙松口气,揉眉心,脑细胞逝去极快,再生的跟不上速度啦。

    累啊,不仅得当好一个高三狗的本色,还得日复一日跟老师玩躲猫猫,稳定码字……

    看到这段经历的各位,别给韩笙这厮前仆后继,真的累得渗人。

    缓过神,韩笙再提笔,工作还是继续。

    “没吃晚饭?”

    又一个声音。找自己的。

    韩笙头痛。

    如果早知如今,他也不找女朋友了。

    漂漂亮亮的夏知艺坐到韩笙前桌,那本不是她的位子。

    “没吃。”韩笙老实回答。

    “汉堡、鸡肉卷,吃哪个?”夏知艺将餐袋摆于桌上,翻出里边的物样,问,“或者两个都吃。”

    “来杯咖啡吧。”韩笙说,他此刻是毫无胃口去吃这些油腻的东西。

    “……”

    夏知艺不说话。

    韩笙知道她如何的心情,肯定又是不高兴。

    夏知艺是他们文科一班班花,家境优越,从小便养出这一身让人讨厌的公主病,不符她心意,她便即刻会把内里所想表现出来。

    “鸡肉卷……”韩笙说。

    “口味变了?”夏知艺露出笑脸,取来鸡肉卷,细心帮韩笙翻去外包的纸。

    “没吃过而已。”

    “张口。”

    夏知艺一手拈鸡肉卷,送于韩笙面庞前,眉开眼笑,十分之动人心魄。

    “啊。”

    韩笙依言咬去一口。

    “嘴巴真小。”夏知艺道。

    “所以跟你的配对啊,啵啵的时候岂不更好吗?”韩笙开始不要面皮。

    “现在要来吗?”夏知艺也是不害臊的主,毕竟凑一起时间也不短,一早便没了开始的青涩。

    “监控不怕?”韩笙道。

    “怕。”夏知艺缩回去。

    “晚上操场?还是食堂?”韩笙继而问。

    “随你。”夏知艺又喂韩笙一口,道。

    “食堂吧,”韩笙考虑片刻后道,“现在操场到处都是巡逻队,不好躲。”

    夏知艺点头答应。

    两人你侬我侬,读书的人也三三两两到,但韩笙夏知艺也不在意几分,只要来者不是班主任,除了当众kiss啥都敢做。

    韩笙和夏知艺左手边围了五六名女生,讨论火热,分贝极大,显然不是在做数学题目之类。

    “报纸报纸。”一个女生道。

    “哪里来的?”

    “班主任那里偷来的。”

    “给我看看。”另一个女生接来报纸放于手中,摊开,仔细阅览。

    数十秒后。

    “呀……”一个女生面上露出不屑,“林允儿那个贱人来横店了?”

    “嗯嗯,不是要拍武神赵子龙吗?”又一女生回道,“刚刚佳琪还说这周回家顺路去横店看她。”

    “有什么好看的。”女生撇嘴。

    韩笙在座,这几番话语都能听清楚,作为曾经的sone,心中坦荡起来,自是不会高兴。

    韩笙嘟囔一句:“比你好看。”

    PS:新书,求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