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NZT-48具备一切毒品所具备的要素,这也是贩卖的佛诺不吃,华尔街大亨卡尔也不吃的缘故。

    前者作为毒贩,深刻明白毒品成瘾性的恐怖,坑害他人是为了利益,坑害自己却是脑残,后者是成功人士,本来就已经得到了物质上的一切,根本不需要铤而走险。

    但NZT-48与一般毒品又不同,它能促使使用者大脑亢奋,发掘潜能这一点,是其他毒品所无法做到的,那些玩意儿最多只是致幻,给使用者一个虚假的满足感,不像NZT-48这样,能给使用者带来切切实实的“好处”,哪怕这种“好处”的代价无比巨大。

    这种效果使得NZT-48比一般毒品具有更强大的吸引力,以及……广阔得多的前景。

    华尔街大亨卡尔为什么后来积极参入这种药品的事情?因为他看到了这一点,如果操作得当,他能控制埃迪,控制很多有野心,有头脑,又没有资本,还离不开NZT-48的精英,那样的他毫无疑问将成为世纪之王。

    只是卡尔知道NZT-48,并且进行谋划时已经太晚了,那个时候的埃迪已经今非昔比,比卡尔更先一步布好了局,慢了一步的卡尔自然只能在埃迪身后吃屁。

    而且卡尔作为资本大鳄,早已习惯强势,他表面的温文儒雅之下,是极致的傲慢,阶级出身的不同以及利益观念的差别决定了他和埃迪矛盾的必然性,在故事的最后,他自认为掌控一切而威胁埃迪的模样,精妙展现了一个资本家的本性。

    皮皮夏现在做的事,其实和卡尔是类似的,都是想掌控NZT-48,利用埃迪。

    有所不同的是,卡尔太贪婪了,想要完全控制埃迪,将他作为随时可抛弃的工具,而不承担任何风险,皮皮夏却不介意与埃迪联手合作――控制和合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霸道而专横,后者却有机会走向双赢。

    不,准确地说,皮皮夏为了避免意外,最佳选择就是与埃迪联手合作,因为他无法肯定“气运命理”这样的东西是否存在。

    在电影的最后,埃迪似乎是掌握了NZT-48的生产,并且解决了其中的副作用,如果他撇开埃迪,不知道会不会就此失去“主角”的光环效应,即便掌握了NZT-48的实验室和生产,也无法找到解决毒副作用的方法,毕竟,实验过程中,有时候巧合的作用才是最强大的。

    皮皮夏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另一个世界,终究是以自己所在的世界为根系,来到这里的目的是得到NZT-48的配方、生产工艺、优化方法,以及没有毒副作用的优化成品,而不是穷尽一生精力来控制世界,埃迪是不是走上巅峰,甚至统治世界,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在这样的思想基础上,皮皮夏的“诚意”甚至让埃迪极为感动。

    佛诺藏着药丸的地方果然是厨房,当皮皮夏打开烤箱底盘,翻出一包NZT-48后,他只是留下了五十颗左右的量,说是给自己的朋友续命用,而其他的全都给了埃迪。

    在得知毒副作用的问题后,埃迪已经明白,这些药丸几乎就是他这样瘾君子的命,皮皮夏如此举动,简直就是救命之恩。

    因此,在和皮皮夏商量了一番以后的行动计划后,他郑重握住皮皮夏的手,承诺道:“夏,你将会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可靠的兄弟,放心吧,你的计划很完美,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我期待着计划成功后,我们一起举杯欢庆的那一天!”

    皮皮夏微笑着勉励了埃迪一番,就以警察可能快到了的理由离开了佛诺的家,只留下自信满满的埃迪在现场等待警察的到来,收拾佛诺死后的残局。

    ……

    行走在佛诺房屋外的大街上,阿美利加合众国的资本主义城市风貌并没有放在皮皮夏的眼内,新世纪的华夏在基础建设上蓬勃发展,创造纪录的奇迹工程不断,壮美的大城市早已不再让传统列强专美于前,甚至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传统列强已显老旧颓废的城市,除了不同风格的异域风情,西方国家的城市也就那么回事。

    他现在在思考的是自己的计划是否还有不足。

    由于在一切开端的时候就掌握了“未来”,知道大量别人未知的信息,他虽然没有卡尔的雄厚资本和人脉,也不像埃迪那样得到NZT-48加持后水平远超常人,但洞悉先机,半步人前,已经能做很多事。

    比如,他知道NZT-48的开发方是艾本药业公司,并且对方正深陷财务危机,在药品开发上已经力不从心,这才有了佛诺这样暗中出卖样品,赚取资金继续支持研究的情况,也让这种药品在正式发布前便出现在一些地方,从而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又比如,他知道有成功人士其实是依靠NZT-48的药力才能维持地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艾本药业才是出品者,因此对流落在外的NZT-48争夺惨烈,这也是后来埃迪遭到追杀的重要原因。

    再比如……

    总之,他知道很多,因为《永无止境》这部充满黑色幽默的片子从来不是什么嗑药成神的励志片,而是一部充满暗喻的毒品警示片。

    新时代的华夏已经摆脱了曾经被鸦片毒害带来的阴影,可对于毒品危害的警戒意识却在逐年下滑,比如一些高学历的华夏女性,居然会被大多数人视为智商天生较低的黑人毒贩所骗,成为黑人犯罪分子用以运输毒品进入华夏的帮凶,进而被判刑乃至死刑,除了多年来无良媒体和有心人误导华夏公众,宣扬而起的崇洋媚外风气,让这些女性判断失误,以为外国男人就是好,结果成为牺牲品之外,也是因为对毒品犯罪警戒意识下滑,对国际贩毒罪恶不够了解。

    华夏安定得太久了,而官方在许多方面也太懈怠了,总有人想将人民当猪养。

    反到是阿美利加等国家因为深受其害,更了解其中的残酷,与其说《永无止境》中埃迪的成功是一幕喜剧,不如说是导演赤果果地在进行反喻――没有任何瘾君子会获得成功。

    艺术的结局总与现实相反,不是么?

    正因为其中包含的警示让人印象深刻,整个剧情又流畅利落,皮皮夏的印象自是深刻,从中的信息也很是了解。

    这也让他在一番思量后,觉得计划没有问题,心情放松下来。

    看了眼周围的景致,发现一处金店,捏了捏衣服口袋里从佛诺家搜出的钞票,他微微一笑。

    就要回去了,总是不能白跑一趟的,再说了,这些异世界的外币在自己世界的华夏又不好使,总是将它们换成更有用的东西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