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跨越世界有什么特殊体验?

    皮皮夏表示,除了在越过世界壁障时像是被一道水流冲刷了一遍,没有任何特殊,哦,如果踏上陌生房间的地板后,因为重心不稳晃了一下也算的话,算是比较特殊。

    站定之后,他四周看了一圈,所处的应该是卧室,厚厚的地毯覆盖在木地板上,装饰也颇为价值不菲,看来是个有钱人家,不过这房间太乱了点,衣服、书籍等物品到处乱抛,如同被龙卷风肆虐过一般。

    但很快,皮皮夏觉得事情并不像他想得那么简单。

    卧室外忽地传来一个声音,是英语,他的英语虽然不大好,但简单的听说读写都还可以,分辨得出来人在呼唤的是一个名为“佛诺”的人,或许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随即是一阵乒乓乱响,之前呼唤的人大声呼喊着“谋杀”、“警察快来”等词汇,皮皮夏小心地凑到门缝中看去,是一个不修边幅的欧美人种男子在慌乱地对着电话大喊,而在大堂中央一张沙发上,一个穿着睡衣的欧美人种男子额头不断流着血,一动不动,显然已气绝有段时间了。

    随后,那名报警的男子先是慌慌张张四处张望,大叫着“出来”,大概是害怕凶手还在,发现没人回应,像是想到什么,翻出一双橡皮手套戴上,就开始四处翻找起来,一边找还一边念念有词。

    “在哪儿,在哪儿?东西会藏在哪儿?”

    皮皮夏对这一幕异常熟悉,想到了什么,一拍手:“我知道了!”

    这忘形的一嗓子顿时吓得堂前男子心惊胆战,他随手抄起一支高尔夫球杆,对着卧室方向大吼起来:“谁,谁在那里!出来!”

    皮皮夏面带微笑,心中藏着亢奋,双手微举,表达自己并无恶意:“嗨,伙计,放松一些,我是好人。”

    但他手上拿着唐刀,又是在这个敏感时刻出现,堂前的男子显然不会因为他的话语就放弃戒心:“你是谁?是你杀了佛诺?哦,天呐,你这个刽子手,你会下地狱的!”

    对于对方的指控,皮皮夏淡淡一笑:“不不不,伙计,这位佛诺先生并不是我杀的,你看,我甚至没有沾染一丝血迹,至于地狱……你不觉得我们这些落魄的人本来就活在地狱里吗?只有NZT-48能改变这一切。”

    “NZT-48?你知道这个,还说这一切不是你干的?”男人更加惊惧了,他以为皮皮夏正是眼前一切的制造者。

    皮皮夏彻底肯定了自己来到了哪里,一部名为永无止境,又或药命效应的电影的世界,当然,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什么电影。

    在吸收掉那个虚空游魂遗留的信息后,皮皮夏知道了很多事,其中有些信息所反映的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时空之流仿佛无垠的大海,无数世界在其中载沉载浮,数量已经不是人类想象的极限能够衡量,他所在的世界,不过是大海中的小水泡之一,而这些不同世界虽然因为世界壁障的存在相互独立,却还是有可能产生特殊的交集,这种交集就是世界的某些时空信息会因为种种原因流泻到其他世界,这种情况被称为“世界信息渗透效应”。

    这种信息渗透产生的最常见后果,就是促使某些人灵光一闪,形成所谓的“灵感”,并将接收的信息表述出来,有些人因为接收到的信息比较充足,附加自己的演绎后,甚至能形成精彩的故事,进而化作电影、电视等艺术表达形式。

    很显然,眼前这个世界就是电影永无止境的信息来源,就好像黄雪梅的故乡乃是电影六指琴魔的信息来源一般,而这些信息有所渗透的世界,相互间的联系也比其他世界紧密,也就难怪他两次使用越界之手,所连接的都是这种“熟悉”的世界了。

    不过,信息来源世界和影视作品还是有差异的,真实世界的演绎并不一定会完全遵循“剧情”发展,因此,原来的“剧情”只能作为一个参考。

    就好像眼前,皮皮夏也不能确定一件事――这个世界是否真有NZT-48这种核心物品存在。

    直到试探后,从眼前这位埃迪先生,也是电影中的男主角处得到肯定答复,他才完全确定了这个世界就是永无止境电影的信息来源世界。

    而在确定了这个世界的来历后,皮皮夏立刻产生了一些念头,并试图付诸实施:“嗨,伙计,别紧张,我说过,我不是坏人,如果这一切是我干的,我何必出来与你见面?早点走不是更好吗?又不会有人知道我与此事有关!”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谎言吗?你还是等着警察到来后将你逮捕归案吧!”激动的埃迪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皮皮夏,挥舞着高尔夫球棍,狠狠说道,至于其中有多少情绪是对皮皮夏可能得到了佛诺的NZT-48的愤恨,那就说不准了。

    “你真的这么想?”皮皮夏似笑非笑:“哪怕眼看着警方搜走那些可爱的小药丸?”

    听到这个,埃迪不由吞了口口水:“你,你什么意思?”

    看着对方一脸期待的表情,皮皮夏笑了起来,顺势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可能知道佛诺将那些可爱的小药丸藏在了哪里,因为,我与他……嗯,都知道一些东西,只是他没了命,我还活着。”

    这可以说是皮皮夏验证这个世界的现实和“剧情”差异的又一次尝试,他所知道的是电影剧情中佛诺的藏药方位,但在现实中是否有变就不清楚了,如果药丸所在一如剧情,那就说明电影的情报在真实世界的细微处依旧有效。

    同时,这也是削弱埃迪戒心,与他拉近关系的手段,无法得到“主角”的信任,还谈什么计划和构想?

    再说了,埃迪仔细想想也是能找到东西藏匿之处的,佛诺曾经给他留下过线索,到不如让自己做个人情。

    一切顺利的话,以后可是有很多用得着对方的地方呢。

    果然,埃迪的敌意稍退,他对佛诺的情况并不完全了解,瞬间给语焉不详的皮皮夏安了个佛诺的秘密合作伙伴的身份。

    这并非不可能,埃迪并不觉得,自己的前小舅子一个人就能兴风作浪,多少也会有着足够信任的合作伙伴之类。

    当然,这种下意识的脑补除了皮皮夏的语言误导作用,还与埃迪对NZT-48的渴求有关,皮皮夏是“友方”的话,他会有很大概率取得一定的分润。

    那些透明小药丸能极大开发人脑对潜力的运用,从而实现智力、感知、学习能力等多方面的超强提升,这种提升使得埃迪原本落拓到极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已经完全离不开它们。

    一经使用,永无止境,哪怕出卖一切,他都不想放弃任何得到小药丸的机会。

    迫不及待地问道:“它们被藏在了哪里?你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取出来?被警察找到岂不是糟糕?”

    这态度变化真是急转弯,如同逗狗一般的好玩啊,皮皮夏满怀恶趣味地想着,甚至有点明白自家无良父母为什么总喜欢调戏他了:“不要着急,我的朋友,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即便你找到了佛诺藏起来的NZT-48,可它们的数量终究是有限的,有一天用完了,你打算怎么办?”

    埃迪的神色顿时愣住了。

    “你想说什么?让我戒掉它们吗?”

    他神色严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