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当李庆来到右侧尽头推开最后一道房门时,晃眼间猛然看见一个白发老太太坐在一张摇摇椅上正满脸怒容地瞪视着自己。

    说实话,刚打开门那一瞬间,连李庆这等心理素质都不禁被吓得心中一突,主要是因为眼前的画面太过阴森,昏暗无光的房间、形如僵尸的老妪,一切看起来都跟拍恐怖片似的,不刻意却很自然的营造出一种瘆人氛围。

    “谁让你跑进我家里来的?滚出去,快滚……”李庆都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太太忽然跟疯了似的撕扯着嗓子咆哮起来,其声音之凄厉,犹如夜枭啼鸣。

    李庆迅速稳定下来,面对老太太恶劣的态度,他也不生气,而是语气温柔地说:“您是梅林女士吗?我是警察,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滚,我不要看见你,快滚出我的房子……”老太太丝毫不听李庆在说什么,只是歇斯底里不断咆哮,好像李庆跟她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好,好,我走就是,您别激动……”

    见对方反应如此激烈,李庆也不敢再继续刺激她,万一不小心把这老太太给急出个好歹来,那到时可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缓缓把门关上,李庆独自一人站在过道里出神发呆,这老太太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跟个疯婆子似的?看她那副模样,可能连自己叫什么都不一定记得,这还问个屁啊……

    咯咯咯……

    万般无奈,李庆正准备按原路返回,忽然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清脆脚步声,连忙跑到楼道前等着,很快就看到一位手端银色茶盘的青年女仆从楼上款款走下。

    青年女仆非常年轻,目测只有二十来岁,身穿纯黑女仆装,系一条雪白围裙,银色发卡将金色卷发固定在脑后,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高鼻梁大眼睛,微微有点婴儿肥,看起来就像个洋娃娃一样可爱。

    “警长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青年女仆同样发现了站在过道的李庆,抢先开口问道。

    “唉,我是特意来找梅林女士了解点情况的,可她……”李庆苦涩一笑,满脸无奈地说。

    女仆听完,露出一副恍然的神情,然后急急说道:“您先等等,我去去就来。”话落,女仆绕开李庆,急步走向老太太所在的那个房间。

    “好。”李庆答应一声,老老实实在原地等着。

    看样子,这小姑娘应该是老太太的贴身保姆,跟她谈谈也好,总算不用白跑一趟,李庆如是想到。

    走访调查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不可能只听一面之词就妄下定论,必须结合多份证词进行筛选判断才能得出可信的供词,所以,李庆并不着急。

    幸好,李庆只等待了片刻青年女仆便已回转,走到跟前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小声说:“警长先生请跟我来,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李庆点点头,尽量放轻脚步跟在她身后。

    青年女仆举止大方得体,行走时仪态端庄,明显是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士,从这么大个家都能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能看出来,这也是个非常细心与能干的女人。

    青年女仆领着李庆一路来到大门外才停下,然后搬来张椅子给他说:“警长先生请坐,需要了解什么情况您可以问我,梅林女士不喜欢陌生人随意走进她的房子。”

    李庆也不客气,大方坐下,“是我太唐突了,对了,为什么你们大白天要把窗帘全部拉起来啊,还有,房间里的那位老太太就是梅林女士吧,她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青年女仆恭敬站在一旁,认真回答道:“对,她就是梅林女士,从我到这个家工作开始,梅林女士就不许我们随意打开窗帘,也不怎么喜欢与陌生人接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至于平时,她倒是挺随和的一个人,对我们也很好,是个难得的好雇主。”

    “哦,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李庆本就是单纯的好奇,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而是掏出笔记本开始正式谈话。

    “我叫露西。”

    “露西你好,请问你认识安娜·琼斯吗?”

    “当然认识啦,她昨天自杀还是我最先发现的呢。”

    李庆抬头吃惊的看了她一眼,怪不得昨天在现场没有找到第一目击证人,原来她压根儿就不在那里,李庆非常肯定和露西是第一次见面。

    “原来是你发现的啊,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快跟我说说,还有,为什么我们昨天在现场会找不到你?”

    露西生怕李庆误会,连忙解释说:“情况是这样的,每天清早我都会准时出门去为梅林女士挤上一杯新鲜牛奶当早餐,而奶牛场就在废弃仓库旁边,所以我每天都会经过那里,昨天也不例外,当我经过废弃仓库时,发现大门是敞开着的,安娜两姐弟从未试过起这么早,我觉得颇为奇怪,就走过去瞄了一眼,然后就发现了安娜上吊自杀的场景,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一边大喊救命,一边连滚带爬地跑回去喊人。”说到这里,露西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明显这件事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短时间内还无法释怀。

    “我当时真的被吓坏了,大脑一片空白,不顾一切冲到屋里将史蒂夫他们叫起来,然后第一时间通知了镇长,因为平时从未和警局联系过,我们连你们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所以才没有最先报警,后来估计是过来看热闹的人给你们打的电话,我本来准备和史蒂夫他们一起去帮忙保护现场,可因为我刚开始反应过大,竟然已经惊动了梅林女士,得知安娜自杀,她实在被吓得不轻,差点旧病复发,没办法,我只好留下来照顾她,一整天都没出过门,直到今天早上她才好些,我说的全是实话,不信您可以去问史蒂夫。”

    “不用,我相信你。”

    经露西这么一说,李庆终于都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晚才得到消息了,看来,在这些居名眼中,镇长远比自己这个警长要重要得多啊,怪不得当时报警那人连名字都懒得说,原来报警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走个过场,若不是当时打电话到镇长办公室确认过,他们还以为是个恶作剧呢。

    至于镇长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警方,通过他昨天的表现李庆就可以推测出来,肯定是不希望消息扩散出去,若不是李庆揭破这是一起谋杀案的话,说不定安娜的尸体早就被他给偷偷处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