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家丑不可外扬,李庆也不好意思一直偷窥别人的隐私,心里为白人男子默哀再三,然后开始按原路返回。

    还真别说,经酒吧两口子这么一闹,李庆回去之后反而连觉都睡得特别香甜了,可能,看过白人男子难以启齿的屈辱遭遇后,让他被系统无情蹂躏过的心灵找到了一丝平衡吧。

    这一睡下,李庆几乎一直都处于深度睡眠状态,若不是那烦人的手机铃声响起,他很可能会一觉睡到中午去。

    “喂。”李庆迷迷糊糊接通了电话。

    “什么!?尸体不见了……”

    听到那头比尔焦急的声音,李庆大叫一声,双眼猛地睁开,然后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他这一吼不打紧,差点没给旁边的汤姆吓死,这人胆子本来就小,再经李庆这么一吓,手忙脚乱就想往沙发底下藏,可惜缝隙太小,他根本就钻不进去,只能将头抱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活像只鹌鹑似的。

    这下麻烦大了,也不知道鉴定报告完成了没有?尸体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难道是凶手偷的?突生巨变,李庆心急如焚,脸也顾不上洗了,一把拖起汤姆火急火燎往医院疯赶。

    刚到地头,李庆看见比尔和法医彼得已经在大门口等着自己。

    “你们找过没有,整间医院都没发现吗?”见面之后李庆也来不及打招呼,马上就开始询问情况。

    比尔脸现愧色,满怀自责的说:“所有地方都找遍了,正是因为没有发现才给你打的电话,都怪我不好,如果一直守在那里就不会出事了。”

    李庆现在哪儿还有心思去追究责任,急急对彼得医生问道:“彼得医生,尸检报告做好了没有?”

    彼得医生点了点头说:“昨天晚上就已经做好了,尸体是今天清晨才发现丢失的。”

    “那就好。”得知尸检报告已经完成,李庆悬着的心可算放了下来,只要证据还在自己手上就好,至于尸体丢失,倒没多大影响,他的任务只是查明安娜的死因真相,至于将凶手定罪的事,却需不着他操心。

    “尸体是在什么地方丢的,赶紧带我去看看,比尔,你去车上保护汤姆,彼得医生,麻烦你了。”李庆说完,也不等对方答话,直接抓起彼得一只胳膊向医院里拖。

    原来昨晚两人对尸体鉴定完毕后,彼得医生忙着去做报告,由比尔负责将尸体推往停尸间里临时安放,万事妥当,比尔随后就去找了个地方睡觉休息,毕竟只是一具尸体,又不是嫌犯真凶,谁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去看守着它啊。

    待到早上彼得医生上班,寻思着再去尸体身上采集一些毛发血液做样本,没成想两人来到停尸间顿时就傻眼了,只见不锈钢推车上空空如也,尸体竟已不翼而飞。

    李庆推测,尸体肯定是被凶手给偷走了,可恨这破医院连摄像头都没装一个,不然这次就有机会让真凶原形毕露,万幸,尸检报告还在手上,李庆倒也没有觉得太失落,他本就没奢望能这么简单完成任务,自然不会去纠结一时的得失。

    衡量再三,李庆决定暂时先不去追查尸体的事,己方来来去去就两个人,实在难以面面俱到,只能择重处理,眼下,调查清楚安娜的死因真相才是当务之急,缉拿凶手的事,可以先缓缓。

    来不及休息,两人又一起来到办公室拿尸检报告,彼得医生还特意详细给李庆讲解了一遍。

    李庆前期的推测方向确实没错,安娜果真是被人给勒死的,上吊自杀只是人为假象,用以麻痹警方,这还不止,安娜生前所承受的痛苦,远比李庆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

    彼得医生在安娜尸体身上发现新旧外伤无数,简直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有针眼、烫伤、淤痕、细长刀口等等,这是因为长期遭受虐待形成的,还在她体内发现了很多淤血肿块,说明在临死前被暴力殴打过,这些还不算是最残忍的,最令人发指的是,她的下体有多处撕裂性伤口,那是被粗暴侵犯后留下的罪证。

    看着那一张张耸人听闻的残酷照片,连李庆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一股苦涩,很难想象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竟然需要长时间承受这种非人折磨,其手段之残忍,不仅是对肉体的摧毁,更是会对心灵造成无法磨灭的创伤,原来,死亡对于这个女孩子来说,反而还是一种解脱,愿你能永生在天堂之上,再不用面对这地狱之祸。

    “呼——”长呼一口气,李庆缓缓将报告合上,点燃一根香烟抽着,久久不曾说话。

    “唉,万没想到我们和平镇竟会潜伏着一只魔鬼,肯定是从外面流落进来的,李警长,你可一定要把这畜生抓住,然后再将他活活烧死,决不能给镇子留下任何后患。”彼得医生眼泛狠色,咬牙切齿的说。

    李庆听完,饶有兴致的问:“你就这么肯定凶手是外乡人?”

    彼得被问得一愣,然后斩钉截铁道:“当然,那还用说吗,我们和平镇全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居民,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败类?”

    见对方说得如此笃定,李庆只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言,这世上哪儿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虎豹不堪骑,人心隔肚皮,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未找出凶手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

    李庆当然不会被彼得的一面之词带偏,他只相信证据,其它皆有可疑,安娜遭人谋杀的事实已经成立,现在,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拿到证据,李庆也不想再多耽搁,辞别彼得医生后,又带着比尔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农场,在路上他已经向上级申报过了,现在这单谋杀案由他全权负责侦破。

    李庆再次回到这里倒不是想重温案发现场,而是特意来走访安娜两姐弟的邻居,也就是现任的农场主——梅林老太太。

    梅林老太太已是位花甲老欧,丈夫去世多年,子女常年在外,孤身一人守着这家农场过活,手底下养着几名工人负责耕种劳作,她倒也算是生活得无忧无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