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生活在平淡中的人们,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转眼到了1993年夏天,在山东淄博一个普通人家,迎来了一个小生命,虽说一切都平淡无奇,但是下午四点十四分这个小生命降生的时候,不少有修为的人不自觉站起来,感觉到了一阵心悸,却说不出所以然,只是感觉天,要变了。

    这个小生命就是我,我是农历四月十四下午四点十四降生的,我只知道我的名字是爷爷梦见一个道士,那个道士说,现在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却也邪潮暗涌,不如叫小康吧,寄托一下人民最朴实的愿望。于是我的名字便这么草率的定了下来。我自小是不信那个名字是什么做梦起的,只知道上学时一提到小康社会,全班都看我开始笑,也郁闷了好长时间。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自小和别的孩子没啥区别,直到两岁那年,高烧不退,妈妈为我请遍了西医中医,仍无好转,日日高烧拉稀,眼看就活不成了,爷爷奶奶都慌了,开始求神拜佛,我却不见好转,日益消瘦。直到那日,一个要饭的来家求点吃的。当时九十年代的要饭的,真的只是单纯的想吃口饭,那时候村里人也没有被外界社会的风气沾染,非常的淳朴。虽然我妈因为我的事情,劳心伤神,但是礼数还在,对人客气的一笑:“劳烦大叔稍等,我给您拿点干粮。“

    我妈发现那个乞丐没有回应,便转身看了他一眼,却见他满脸严肃,眉头都拧了起来,沉吟了半响,我妈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静静的看着。“大嫂,只怕是家里出了大事吧。”那个乞丐整理了一下衣服,一字一顿的问我妈。我妈一听,泪都下来了,也不管对方是谁,就开始哭诉,大概再不发泄一下,整个人就会崩溃吧。

    “是我可怜的孩子,已经病了一月有余,日渐消瘦,找了无数的医生,吃了无数的药不见好转,瘦的都不成人形了,我婆婆连神婆子都请过了,还是没有用,只怕,坚持不了多久了”我妈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跟乞丐说完。“大嫂,既然我来了,你孩子想死都难。哈哈,我师傅多年前,推算我可能在此处找到一个传人,应该就是你儿子了。”那个乞丐神情中有些释然,然后浮现出一丝期待。

    “您是道长吗?”妈妈还有一丝不信,因为她眼中,道士都是道骨仙风的,而且我妈是镇子里的语文老师,她不信神学,认为道士只是钻研道家文化的人,并不是呼风唤雨,降妖除魔的,因为那种人我妈已经给打上了江湖骗子的标签。

    “如假包换,快让我去看看公子吧!”那个乞丐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我。我妈当时也是走投无路,也没有等我爸下班回家,就直接带他来到我的房间。

    那乞丐看见我就眉头紧锁,说果然徒弟没那么好收,我妈听了这句话,眼神闪过一丝晦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精神很快被担心所占据,便站在门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你又请医生了?”我爸下班回家看见我妈在我的门口往里看,就问我妈,因为诸如此类的情况已经太多了。但是我妈这次却没搭理我爸,我爸有点纳闷,往房间里面打量,发现一个乞丐在给我身上用毛笔蘸着朱砂写写画画,我爸马上就急了“怎么医生都不看,请这些江湖骗子,咱儿子就算没事,早晚被这些骗子给害死!里面的人给我出来,你……”

    我爸还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老者回头看了我爸一眼,道:“还是安静一点,免得吵吵嚷嚷的画错了符。”说罢便转身继续往我身上画着一些什么东西。我爸妈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对未知的恐惧和不可思议。但是我爸转念一想,既然那个老头那么厉害,倒不如让他试试。也就默默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接下来我爸妈绝对见到了这辈子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个老头在我身上画完,喊了一声“凝!”只见我我身上的朱砂从红色转换成了金色,缓缓的浮现出好多条锁链,却又飞出我的身体,飘到了我的头顶,锁链里赫然是三条龙交缠着在转,仿佛要挣脱这个锁链。那个道士不慌不忙,打开沉香木盒,取出一颗透亮的红色石头,掐了一个口诀。三条龙就被红色石头中间的眼睛吸了进去,之后眼睛消失,变成了三条蜿蜒的曲线,过了一会也沉寂了下去。变成了一块灰绿色的石头。

    这才解开了我爸的禁锢,对我爸妈说“你们孩子身上的事情恕我不便多说,贫道只能告诉二位,他是应劫而生,肩负着你们想象不到的重担,恳请你们二位准许我将来带走他传授他道法。”我爸妈刚要说话,便看见我身上的变化。

    我竟然以肉眼的速度回复了白皙,而且变得胖了起来,像正常的孩子一般。激动的都忽略了那个道士说的将来带走。马上就给道士跪下,“感谢道长的救命大恩,但是我们只有这一个孩子,道长您换个代价,您想要什么我都给您,千万不要带走他,我们都不希望他当个道士啊”。

    那个道士也不恼,看了看我爸妈就说,“那好,我也不要代价了,我与他有缘,给你们留个电话,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当时那个年代,一个村子就在大队部一台电话,我妈赶紧拿纸记下来。“打这个电话就说找王守义,就可以了,那我先走了。也没有看我一眼,径自去厨房拿起来一个包子,扬长而去,也不理会我爸妈的挽留。走远以后笑着说了句“你我乃天缘师徒,哪是那么容易断的,小家伙,我们后会有期”,随手揪了一根狗尾巴草,剔着牙,慢慢的往河边走。

    我便这么成长了起来,身体渐渐的好了,虽然有些体力不如别的孩子,但是也没什么病灾。我两岁的事情还是我爸喝醉酒不小心说出来的。虽然我爸妈不懂道士的意思,但是在我爸妈看来,那不过是道士想收个徒弟,骗我爸妈的事情罢了。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转眼我五岁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就调皮。经常趁爸妈不在溜出去玩,然后赶在爸妈下班前回家。洗干净手和脸,装作一个乖宝宝。爸妈刚上班不久,我的死党小奇就来找我了,他跟我住在一条街,晚我几天出生,是我的发小。“康哥,昆仑山顶上好像有坟被挖了,而且是个无底洞!走,快去看看”说完拉着我就往外走。(昆仑山是我出生地方的一个小山,并不是那个著名的昆仑山)

    我想了想闲来无事,离爸妈下班还早,不如早去早回,见识一下,当时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想见识一下鬼长啥样,二话不说就往山上跑。到山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有个东西在召唤我,好像我顺从它就有无限的好处。

    我迷迷糊糊的往前一步步的走,小奇喊“别走了,前面很危险了,小心掉下去”,我并没有搭理他,不是不想搭理,而是一种奇怪的意识占据了我的脑海。我想要什么,只要走过去就有了。一步,一步,一步。回头还看了他一眼,据他事后回忆说,我那一眼没有人的情感,说不出来的恐怖,差点把他吓哭了。

    我看着他,听不清楚他在喊些什么,就一步步来到那个洞口,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