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哈佛大学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这个学校之所以能够享誉全世界,原因就是这所学校的毕业生们。

    今天你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你为荣。

    8位美国总统,133位诺贝尔奖得主,还有18位菲尔兹奖得主、11位图灵奖得主等等,已经能够说明一切。(注1)

    “我现在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了?”

    从公共交通上走下来的闻鸣,心中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别说是成为哈佛大学的学生了,前世的他就算是出国旅游,都是一种奢望。

    当然,在国内旅游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个负担。

    循着自己的证件信息,闻鸣开始寻找自己的宿舍。

    作为哈佛大学一年级,闻鸣所住的宿舍是一个两居室,两个卧室各住两名学生,有公共的客厅和卫生间,这种住宿环境几乎是哈佛大学新生的标配。

    如果能够升到高年级,或者是成为哈佛大学的研究生,那住宿条件就会变的更好。

    “看这个照片……应该就是这附近啊!”

    闻鸣拿着手机,不停的翻看着手机中的相册。现在的时间是2009年,而2009年的手机虽然远远不如闻鸣穿越时的手机,但是拍摄甚至摄像这些功能,早已实现。

    这个世界没有苹果公司,但是能够砸核桃的诺基亚却依然坚挺的存在着,甚至和前世一样,完全可以说是独霸全球手机市场。

    当然,作为美国本土品牌的黑莓手机,在美国市场之中的受欢迎程度,绝不弱于诺基亚。

    闻鸣现在使用的手机,就是一款黑莓特色的全键盘手机,而他现在正在翻看的相册,就是真正的闻鸣使用这部手机拍摄的。

    得到了闻鸣的身份,自然也得到了闻鸣的一些个人物品,除了哈佛大学的学生信息证件,以及衣服等物品之外,闻鸣甚至还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杯子,这个杯子名称的前缀是飞机。

    “不是说美国人都很开放吗?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国家,还需要使用这种杯子?”

    闻鸣当时就把那个杯子给扔了,不是他不需要解决个人生理问题,而是觉得用那个杯子有些恶心。

    杯子本身并没有错,但如果是被别人用过了……

    “就是这里了!”

    闻鸣抬头看着自己眼前的大楼,建筑风格很符合哈佛大学安静的求学氛围,早期的欧式风格建筑在现在看来,依然不落后。虽然有很多美国人认为,这是属于美式风格的建筑,但美国又是从何而来?

    借助自己的学生证件信息,以及手机中的一些照片,闻鸣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并且用背包里的一串钥匙打开了宿舍门。

    进入宿舍之后就是一个有些狭窄的客厅,虽然哈佛大学的住宿环境不错,但毕竟是学生宿舍。

    随手将那一串钥匙中,能够打开宿舍门的钥匙拆了下来之后,闻鸣将那一串钥匙,直接扔在了客厅中的垃圾桶里。

    他这个身份的家已经没有了,房子被银行回收,家具家电等一切也都被银行封存了起来,他甚至只能回去收拾一些对于其他人来说,没有‘任何价值’的私人物品。

    比如他的照片,他父母的照片,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物品等等。

    但他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和这个身份的父母也没有什么感情,所以,那些物品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什么价值。

    “都说在美国好,可如果没钱,如果破产了,那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天堂变地狱。”

    闻鸣打开了一扇房门,扫了两眼之后并没有发现和自己有关的物品,于是又打开了另一扇房门。

    这个房间里有两张床,其中一张床的床头柜上面,有着闻鸣的照片。那是一张全家福,虽然只有三个人,但确实是闻鸣这个身份的一家人。

    确认了自己的床位之后,闻鸣松了一口气。

    他只有三万美金的‘巨款’,衣食住行其实都是个问题,而哈佛大学的宿舍,很明显就是他暂时的避风港。

    “我一个大专生,在哈佛的考试肯定是无法通过的,听说哈佛大学每年都有20%的学生因为考试不及格,或者是修不满学分而休学或者退学,那我在这里住的时间还有?”

    闻鸣躺在自己的床上,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同时也在用手机联网查询一些哈佛大学的信息。

    2009年的时候,美国的3G技术已经完成成熟,而4G技术也已经有公司开通了相关服务。当然,美国人并不是用2G、3G、4G来形容。

    虽然用手机上网的速度,并不如前世快,但也能够达到闻鸣的浏览需求。

    “现在还是冬假时间,还有一周才是开学时间。”

    哈佛大学的假期,或者说美国大学的假期和中国不一样,冬假只有20天左右的时间,而类似暑假的假期又比中国的暑假时间长。

    闻鸣这个身份的前主人,应该就是在冬假的时候去和父母过圣诞假,然后遭遇了灾难。

    “也就是说,我这哈佛大学一年级新生的身份,还可以用半年左右。期末的时候肯定是要考试,或者是看学分的。”

    闻鸣查了相关信息之后才知道,哈佛大学其实并没有他以前听说的那么严格,每年20%的休学、退学率,也是非常夸张的说法。实际上,根据闻鸣在哈佛的一些校园论坛上看到的帖子,他能够确定一件事。

    哈佛大学的学生,也不喜欢做作业,也会逃课,也会在上课的时候睡觉。或许,这才是大学生的共性吧。

    也就是说,就算他不参加考试,不修学分,被劝退也是在半年之后了。

    “半年时间,足够了!”

    闻鸣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之后,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半年时间有地方安身,又不需要担心考试、学分这些问题,那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实验脑海中印象极其深刻的代码,以及,和那段代码一块出现在他记忆之中的其它‘知识’!

    “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他妈没电脑啊,作为一个大学生,我竟然没有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