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落雁城,处在灵山地界,受到七大圣地之一,灵山的庇护。

    古风的街道上酒肆林立,茶楼、作坊、当铺、公廨应有尽有,薄暮般的夕阳淡淡的撒下光芒,在那鲜丽的红砖绿瓦上留下一抹余晖。

    并不宽裕的街道上,存在着各式各样的小贩,将这里堵的水泄不通,桥头东侧的大街上,人头攒动,杂乱无章,桥洞下,几个中年女人拿着棒槌对着衣服使劲的砸,她们比较贫穷,用不起皂角只能多卖卖力气。

    一座二层的小茶馆中,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母女。

    女人身前放着一盘干果,孩子正在询问着什么。

    “母亲,灵山真的存在吗?”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拉着母亲的衣角,小脸上尽是好奇。

    闻言,女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当然存在,我们落雁城以前啊,魔种肆虐,受尽了欺压。”女人回忆着:“但是自从归了灵山所属,就再也没有魔种出现了,甚至连马贼强盗偷儿都不曾有过呢。”

    “不过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都是你姥爷跟我说的。”女人说完,将一块干果塞进女儿的口中。

    “那母亲,姥爷是怎么知道的呢?”女孩嚼着干果,模糊不清的道。

    “小丫头,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女人伸出手点了一下女孩的额头,随后道:“当然是听他姥爷讲的。”

    “啊?这么久之前的事情吗。”小女孩吃惊的长大了嘴巴,随后问:“那母亲,你有没有见过灵山的人呢?”

    “我?”女人一愣,随后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算见过吧。”

    她曾经在一天晚上,看到过有人踩在剑上飞过她们的屋顶,时间太短没能看得清楚。

    仙家肯定是仙家,但是不是灵山的她就不知道了,毕竟传说中的仙家圣地有好多个。

    “真的吗?快跟我讲讲。”听到母亲的话,小女孩瞬间激动了,零嘴也不吃了,拉着女人就要听故事。

    “那是一个很安静的晚上……”

    窗外,女人的声音淹没在了大街上的吵嚷声中。

    【修仙不入世】

    这曾是修仙界的铁则,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它发生了变化。

    “不入世,怎么能出世?”一个少女走在街上,拎起酒葫芦灌了自己一口。

    “嗝……这酒,不错。”少女不顾形象的打了个嗝,这和她青春脱俗的外表恨不相符,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不过她并不在意。

    这落雁城她已经逛了一圈了,没发现魔种的踪迹,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决定再转一圈。

    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漏下的好酒……不,魔种。

    突然,她的耳朵一动,转身看向一个地方。

    她听见了有人说了,灵山。

    少女眼睛中闪过一丝金光,世界在她的眼中瞬间变了一个样子。

    非黑即白。

    “只是一对母女而已。”看清楚之后,少女摇了摇头,她可能是太久没看到魔种,有些神经质了。

    不过也是,这里离灵山如此的近,哪个魔种敢在这里撒野,如果连这里都出现了魔种,那就不是一件小事了,说明魔族可能会有大动作。

    毕竟灵山,就在落雁城的上方。

    少女抬起头,看向天际。

    眼波流转,少女的视线穿过了空间,抵达了里世界,一座宏大雄伟的山峰坐落于落雁城上方。

    这里是灵山第九峰的位置,也是她好友掌管的“山头”。

    “对了。”看到第九峰,少女一拍脑门。

    “绝儿可是再三跟我说让我给她带一些好酒,差点忘了。”

    想到这,少女摇了摇自己的酒葫芦。

    “这就不错,就带这个吧,不过不够了,再去买一点。”

    说着,少女原路返回。

    路过一个巷子,少女眉头一皱,转身走了进去。

    幽暗的小巷子中,一阵打骂声传来,听声音,是一群男孩。

    “打死她。”

    “你今天又偷吃我们家果子了吧。”

    “虎子,那不是你母亲施舍给她的吗?”

    “我管这么多,吃我们家的东西就是不行。”说着,名为虎子的男孩向一个方向狠狠踹了一脚。

    “咳……咳咳……”肉体与墙壁的碰撞声,伴随着女孩阵阵痛苦的喘息。

    “你怎么还不死呢?明明就是一个白皮怪,连父母都没有,活着有什么意思?”一个高高的男孩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拎起来。

    急促的呼吸声,女孩靠着墙无力的挣扎着。

    “行了,跟一个傻子说这么多干什么,她又听不懂,松手吧。”旁边的男孩劝道。

    “别真给掐死了,就算她没有我们落雁城的户籍,不受灵山保护,但是要是真死了也是桩麻烦事。”男孩搓了搓手:“再说了,她死了我们以后找谁出气呢?”

    “哼。”闻言,高大男孩松开手,任由女孩向下摔落。

    砰地一声。

    “……”女孩已经连咳都咳不动了,她只剩下微弱的呼吸,气若游丝。

    “行了,我们走吧。”

    ……

    韩雪就在后面看着,看着这群小男孩施暴结束后傲然离开。

    看啊,这就是凡人,教化不了的凡人。

    毕竟人之初,性本恶。

    当他们年龄增长之后或许会为今天的暴行感到愧疚,但是这种行为绝对不可原谅。

    韩雪冷笑。

    这几个男孩中,最大的已经有15岁了,按理说最懂事的应该是他,但是相反,下手最最重的却也是他。

    韩雪从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死在她手下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但是她杀的都是魔种,或是为祸人间的修士。

    为的,就是保护这群恃强凌弱之辈?

    他们是人,所以在灵山的保护之下,这个女孩就不是了吗?

    在她眼里,都一样。

    “落雁城的户籍。”韩雪一生嗤笑,抬手一挥,几道白光飞进了城主府,同时,落雁城的户籍簿上少了几个名字。

    空白处后面注明——灵山玄镜司。

    现在,他们不是落雁城的正式居民了。

    对于将这几个男孩的名字抹去,韩雪并没有觉得自己下手重了。

    他们没有了户籍,但是他们父母有,他们依旧可以生活的好好的。

    当然,是在不犯错的情况下。

    一旦还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严法之下,谁也保不住他们。

    灵山从不保凌弱之辈。

    看着倒在巷口深处的女孩,韩雪走了过去。

    女孩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脏兮兮的麻衣,头发一看就没有打理过,覆盖住了她的大半张脸。

    “…哬……”随着轻微的呻吟,女孩艰难的扶墙站了起来,她因为肚子遭到了重击,嘴边的唾液粘着头发而下。

    脏兮兮,惨兮兮。

    “灵智未开。”韩雪可惜的摇了摇头,而且她能看出来,这个女孩的左腿也有大毛病。

    也就是说,她不仅是一个傻子,还是一个瘸子。

    这丫头能活到现在也真的不容易。

    韩雪伸出手,她本来就出了名的爱管闲事,今天自然也不能放着她不管。

    灵智的问题她治不了,女孩的腿是常年虚弱所致,她也治不了,谁让她不是治疗系的。

    或许灵山上有人能做到,但那是要花费大量资源的,估计没人愿意为了一个凡人牺牲这么多。

    虽然韩雪什么都做不到,但是她可以在她体内留下一丝真气,用来保护她。

    于是,韩雪指尖微动,一丝墨绿钻入了女孩体内。

    “好了,闲事管的差不多了,可以离开了。”韩雪啐了自己一口,她这个管闲事的毛病是治不好了,要不然怎么会加入玄镜司呢,要知道玄镜司的工作就是游历人间,寻找那些潜藏的魔种或者作恶的修士。

    这也算是一种职业病了。

    就在韩雪准备离开的时候,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股巨大的灵力从之前那个女孩身上涌动而出。如同大海一般,一浪接着一浪,这种恐怖的量,起码是她师尊那个级别才能拥有的。

    “什么情况!”

    韩雪捏起法诀,心下警惕。

    【检测到灵山灵力,封印解除】

    之前的那个傻女孩原地呆呆的站着,小口微动,说着韩雪听不懂的话。

    【姓名:陆绫,性别:女,基础天赋:皓腕凝霜雪,御剑乘风来……】

    说完,女孩眼中一抹冰寒剑芒闪过,然后……

    昏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