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摘星城外多为荒野,山丘密林,利于强盗藏匿,嘉靖凭借自己矫健的身手,径直朝着东方奔去,他这坦荡荡的穿林翻山,引起不少沿途强盗团伙的注意。

    不过他们见嘉靖独自一人,身无长物,却速度奇快,拦截不易,料想不好对付,便由得他去了。

    嘉靖就这么走了一个多小时,八达岭独特的外形渐渐落入眼中。

    八达岭不高,地形却十分险峻,如同一块巨型面包,周围山体光滑,极难攀登,只有一条人工开凿,两米多宽的小径上山,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不过这样的地形却没有任何强盗团伙落脚,敌人难以强攻八达岭,同样的,山上的人也很难杀下来。

    因为山上树木稀疏,只有一汪清泉,没有动物藏身,驻军山上万一被人围困,就只能活活饿死。

    狂风骑士团也不敢枉然就将队伍驻扎上面,现在山上的简陋居所都是以前摘星建立下来,供挖矿工人居住的。

    维利亚为人谨慎,唯恐嘉靖和卡菲罗特合作,带人围攻八达岭。

    他们来的人不多,都是武技高强的好手,就算被人守着山径,也能从光滑的山体直接离去——那些稀疏的树木,完全可以成为他们下山的天然阶梯。

    嘉靖按照信纸后面标明的地点,来到了偏西面的山道入口。

    负责等待嘉靖的一个狂风强盗,经常去怡红喝酒,自是认得嘉靖,见他独身赴会,显然有点意外,不过眼中很快就出现了敬佩之意。他从山道旁边的岩石块上跳了下来,对嘉靖拱手说:“你好,团长在上面已经等待多时,请嘉靖老板跟我来!”

    嘉靖认不得他,对他自然没有好脸色,冷道:“带路!”

    那强盗对嘉靖的无礼也不在意,还是微笑着,率先走上了八达岭。

    他有心示威,脚步疾点山石,快速的往山上跃去。

    嘉靖不懂什么轻身提气的法子,不过他力气极大,跳跃力惊人,每跳跃一次,就是三四米的距离,当他身体落下来的时候,更是发出沉重的声响,竟能紧紧跟在那个强盗身后,丝毫没有落下。

    强盗听到身后声响,扭头一看,看到嘉靖就跟在他后面,不禁吓一跳。他可是狂风骑士团中出了名的快腿,修炼一种从中原大陆传过来的轻身功夫,速度在团中数一数二,多次进入摘星城在城卫军的围捕下轻易逃脱,是前往怡红买酒的主力人员,现在虽然没有全力奔跑,但见嘉靖依靠蛮力跳跃就能追上他的步伐,也是大为吃惊。

    两人过了半山腰,大概是三百米左右的高度,光滑的岩石山体突然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块块棱角分明的岩石,山势平缓得多。

    山道就此结束,远远望去,隐约可以看到一百多间非常简陋的石木房子,还有开凿后的痕迹。

    从平缓的山头流下一汪清泉,被引入一个人工挖出的岩石池塘里面,周围皆用石头堆垒起来,水面大概有两三亩大,水不深,只有一米多,透过清澈的泉水还可以看到不少鱼类在游动,不知是谁放养进去的。

    池塘附近长有十几棵树,虽然这里的土壤沙石成分居多,不适合植物生长,但有泉水的滋润,加上以前挖矿工人带上来的肥沃泥土,树长得比山上其它地方的树木还要葱绿得多,夏日的热风吹过,带着一丝清凉气息。

    维利亚和十几个强盗团伙的骨干就在池塘大树下一张石头雕凿而成的桌旁坐着,见到那个强盗带着嘉靖前来,统统站起身子,对嘉靖表示出足够的重视和尊重。

    维利亚呵呵大笑的对嘉靖说:“呵呵,嘉靖老板真是年少有为啊!今日一见,果然气宇不凡!”

    他没有穿上黑铁锻造的锁子甲,而是披一件蓝色披风,腰挂墨绿色蛇皮鞘的骑士剑,一头红色短发,像极一个意气风发的吟唱剑士,一点都看不出他强盗头子的身份。

    嘉靖凝视维利亚一会,才淡淡的说:“不用说什么了,你们用我的人威胁我来,不就是想得到怡红的一半份额吗?怎么比试,划下道来!不过我事先警告你们,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维利亚是第一次见到嘉靖,他没有回到嘉靖的话,而是指着石头凳子,示意嘉靖坐下来,这才慢条斯理的说:“不着急不着急。你知道这池塘是怎么来的吗?”

    没等嘉靖回答,他又自言自语的道:“这里地势平缓,泉水是无法存储的,以前挖矿的工人,在这里挖了半年,却什么都没有挖到,反而挖出了这样一个大坑。后来泉水就被引入这个大坑,慢慢形成了池塘。”

    他见到嘉靖没有说话,又接着说:“这个池塘放养不少鱼类,它们缺少天敌竞争,生活很是自在。但是,如果我们把池塘挖出缺口,泉水就会流光,鱼儿也无法生存了。怡红酒馆也是一样道理,如果没有实力,守护酒坛,不让别人打碎,那后果就像被挖穿的池塘,里面的鱼死了,金币也没有了。”

    嘉靖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淡淡的说:“不用废话,你的意思我明白。你们能否取得怡红一半份额,就要看你们自己的实力了!”

    维利亚摇头叹了口气,说:“唉!好不容易找了这样出类拔萃的比喻,你怎么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嗯,我就直说了吧!摘星城附近,我维利亚也是说得上话的人,怡红酒馆我们合作经营,生意的事你们去打理,其他的事就交给我们。肖恩家族闹事,你也大可放心,大不了我派几个高手去警告他们一下,谅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显然他已经把怡红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

    蒂芙尼在旁轻轻一笑,“肖恩他们死几个人,就知道怡红不好吃了!”

    嘉靖神色诡异的看着他们,转而冷冷一笑,“你们怎么就知道现在的怡红好吃了?”

    维利亚豪声笑着说:“好不好吃没有关系,只要你们有值得自负的实力。我维利亚就是喜欢交有本事有实力的朋友。书中威胁只是请你来的手段,我们骑士团名声虽然不好,但也不会做欺负妇孺小孩的事。如果我们比试输了,八达岭你尽管拿去,怡红我们一成不占,还做你们的强力后盾。”

    维利亚等人已经详细考虑过了,无论这次比试结果怎样,对狂风骑士团都是有利无害的。金钱和权势自古都是天造地设,现在无本生意越来越难做,骑士团生活困难,他早就在想办法搭上财力雄厚的富商家族。可惜狂风骑士团名声太臭,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怡红风头正旺,而且背后没有大势力撑腰,蒂芙尼经过详细思量,才向维利亚提议给嘉靖这样的优惠条件。

    嘉靖哪会轻信对方的说话,只是扫视他们一遍,“你们谁来决斗!”

    身穿轻甲的鲁鲁修对嘉靖拱手说:“狂风骑士团副团长鲁鲁修愿意领教一下嘉靖老板的神力!”

    维利亚竟还提醒嘉靖说:“嘉靖老弟小心了,鲁鲁修他以前是帝国的千骑长,通过了黑铁等级测试,擅长剑技,动作灵活,不好对付!”

    嘉靖没有注意维利亚称呼的变化,也不知他为何要提醒自己,只沉默着走到外边宽敞处,和鲁鲁修对面站着,拿出军用匕首,眼睛紧紧的盯着他:“来吧!”

    鲁鲁修有点惊诧嘉靖这样的力量型战士不用巨型兵器反而使用匕首这类灵巧武器,对嘉靖笑笑说:“我们不是生死决斗,就来个贵族式决斗好了!”

    西域大陆决斗分为两种,一种是生死决斗,一种则是较量式决斗。

    贵族怕死,决斗采用的大多都是较量式决斗,所以这一种方式的决斗又称为贵族式决斗,是对贵族懦弱的讽刺。不过嘉靖不是贵族,鲁鲁修并没有讽刺他的意思。

    嘉靖知道什么是贵族式决斗,点了一下头,扬起匕首,微微弯下身体,紧紧的盯着鲁鲁修,没有主动出手。

    他还没有正式和这个世界的人决斗过,只和阿拉德比试过几场,不甚清楚其他人的战斗套路,就谨慎的采取了防守。

    鲁鲁修慢慢抽出银色长剑,神态马上就专注起来,他没有看嘉靖,目光反而落在自己银色的剑身上面,仿佛他正注视自己深爱着的一个女人。

    嘉靖经验不足,见到鲁鲁修没有动,便稍微放松一下,哪知道鲁鲁修瞬间就动了起来!

    银色剑身把阳光反射在嘉靖双眼,嘉靖条件反射的眨了一下眼睛,鲁鲁修的银剑就直往嘉靖的手腕刺来了!

    嘉靖究竟没有实战经验,眼睛一花,就被鲁鲁修刺中了手腕。

    鲁鲁修并不怎么把嘉靖看在眼里,只用三分力气,灵力都没有运用,原想一剑就让嘉靖失去武器的。

    当剑尖刺在嘉靖的手腕时,嘉靖只觉得手腕轻微一疼,手腕没有被刺穿。

    跟着鲁鲁修的银剑就向他的咽喉刺来了。

    周围观看比赛的狂气骑士团骨干和斧头帮的安东尼,却惊异的发现,银剑刺中嘉靖手腕的瞬间,手腕忽然发出一阵红光,把银剑弹了开来,那银剑竟然没能刺伤嘉靖!

    鲁鲁修也感觉到了这点,心中微微一寒,不知对方用的什么灵力,竟然可以弹开银剑,马上使出七分力道,快速刺向了嘉靖咽喉。

    嘉靖跟阿拉德这个亚龙骑士学习过,掌握不少战斗诀窍,当即沉声一叫,身体向后一退,顺脚踢起地上碎石,带着强劲力道急速射向鲁鲁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