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老姐出去玩了,老爸出去玩了,老妈在客厅看电视,杨墨在练功房打拳。本来讲春节放自己一个假的,但他实在觉得无聊,就准备练剑,老妈说大过年的,舞刀弄剑不好,所以就打拳了。祝福语吃完早饭就发了,熬夜发不可能,再晚些可能就忘了。

    过完年,杨墨四处走动,给长辈们拜年,在木工老师家还被考量一番,结果让老师很满意,给他发了个大红包。他和老师们的晚辈们相处的还不错。

    正月间一一拜访后,杨墨一过十五就起程前往韩国,因为他看重的那套别墅正显示准备售卖。正如他所料想的一般,别墅主人的公司在几天前因为商品质量及财务等问题倒闭了,这几天应该一直在补救。所以准备卖掉别墅,想要以卖别墅的钱填补空缺,只是现在价格还太高,杨墨不准备立即出手。

    回韩国后,杨墨将行李放到宿舍,第二天就来到别墅小区。

    来到别墅门前按了按铃,没过多久,一个微胖的男人就出现在他面前:“有什么事吗?”

    可能是公司的原因,男人的语气并不好,但杨墨并不管他语气不好是公司原因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他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别墅。

    杨墨面带微笑,微笑可以使人放松,更有利于谈判。

    “你好,我在网上看见这套房子出售,一看与公司离的很近,所以来看一看,我可以进去吗?”

    男人看了看杨墨,一身高档西服,皮鞋擦得锃亮。这套西装是姐姐杨音帮他选的,以他的衣品,找不出好看的衣服。西装非常合身,长期锻炼的身体将其撑起,完全凸显出他成功人士的气质,杨墨的脸上散发着强大的自信,让人一看就知道不简单。

    或许是觉得杨墨真是来买房的,男人马上打开门说:“请进,我叫曹政道,先生怎么称呼?”

    “杨墨,就是这套房子要卖?”

    “没错,”曹政道边领着杨墨进屋边解释道:“这套别墅是附近最好的一套,与其他别墅相隔很远,背靠公园,周围绿树环绕,还有许多韩流明星也住在这里,你买下后可以经常遇见他们。

    “别墅有三层,一层是车库,中间是客厅,最上面是卧室......”

    杨墨跟着曹政道将房子转了一遍,第一层是一个大车库,看痕迹,原本有很多车,现在看来是卖掉了,这里可以作为仓库。

    一道较宽的楼梯在外面将地面与二楼连接,走过玄关就是大厅,再看到三楼,房屋布局还算满意;前院宽敞,后院有一个小型游泳池。

    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杨墨从别墅出来。买房的事没有谈拢,这也可以料到,杨墨料定房子会再降价,自然不会现在买,不过他表现出了兴趣,准备一直吊着曹政道。杨墨对于那栋别墅整体上还算满意,只是内部装饰不符合自己的品味,料想着还得再装修一遍。

    三月初,学校开学了,对于杨墨来说,只剩下半年的在校时间。这半年,除了像去年一样学习,做实验,还有《恶作剧之恋》的拍摄,毕竟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自然要花点时间。

    二十九日,Krystal参加完聚美盛典,第二天就回国了,因为电视剧已经筹备好,三号就开始拍摄。两天时间,在家再温习一遍剧本。因为这个角色对她有一定难度,从拿到剧本时,她就在认真研究,她不想这么一个好的机会在自己手上毁掉。

    开机当天,导演车载相带领各大主演以及剧组工作人员亮相,这种繁琐的事情,杨墨自然是不太愿意去的,可前一天,导演打来了电话,希望他到场,随后Krystal也打电话来。那就去吧。

    首尔的三月渐渐转暖,但气温依旧很低,剧组人员都穿着较厚的衣服,不想被冻着。正向这边走来的杨墨看见了Krystal,她正和演员们在一边站着,看起来有些高兴的样子,剧组工作人员在一旁忙碌。

    他正准备悄悄走过去,却被眼尖的导演看到,并向他走过来:“杨墨你终于来了,就等你了。”说着,将他拉到演员那边。

    对于杨墨的身份,车载相有猜测过,不过以他所想,杨墨应该是双生公司高层,因为分公司对于杨墨的态度就像面对高层。当时总公司并没有说明杨墨的身份,而是说明了在韩国,杨墨就是决策人,不过大部分事务是由总公司选定的社长处理。分公司社长也猜测过杨墨的身份,不过他最终没有深究,因为总公司那边来信,不要太好奇。

    杨墨知道导演在想什么,不过没有在意,听到对方的话,杨墨回答:“我只是靠近时间来而已,你也知道我很烦这些,太早来不是受罪?”

    早前公司联系两人见面时,杨墨就已经表明,如果是面对很多人,或公开露面一类的事情,导演看着办,他是不掺和的。导演也表示了解,毕竟像杨墨一样怕麻烦,不喜欢见人的人还是有很多的,更何况,杨墨还有编剧的身份。

    两人走到演员们身边时,一直话很少的Krystal发现了他,惊喜道:“杨墨,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杨墨笑了笑说道:“是呀,我是准备不来的,可一想,这是我的第一部剧,这个瞬间要记住,于是就来了。”

    这时,导演开口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这部剧的编剧,杨墨。”随即又给杨墨介绍了一下演员们。

    杨墨看了看,Krystal,张一兴,以及等等。

    “阿尼哈塞右,”众演员向他打招呼。

    “阿尼哈塞右,”杨墨回礼。

    导演拍了拍手说:“好了,时间快到了,开机仪式马上开始。”

    听到导演的话,演员们陆续向自己的位置走去,或许是气氛的影响,其间没有一个人讲话。到了地方,猪头贡品什么的已经摆好了,什么烧香啊,祭拜啊,弄得杨墨头都大了,并发誓,下一次再也不来了。

    或许有人问,杨墨以前也投资过电视剧,应该到过现场,为什么没这么觉得。那是因为他不是编剧,而且制片人是公司员工,他只是看热闹,打酱油的,这一次身临其境的他感受尤为深刻。

    开机仪式过后,工作人员将记者请走,场地隔开,开始了第一场戏。

    杨墨看着张一兴吊在绳子上,很不雅的笑了,这部剧叫《恶作剧之恋》,不仅是男主的恶作剧,还是他杨墨的恶作剧。

    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写出的剧本是完全原创的,讲述了一个能看见鬼的女孩韩静妍,遇见了一个喜欢恶作剧的鬼魂柳俊熙的故事。

    韩静妍是由Krystal扮演,因为能看到鬼魂,所以表现的安静内敛,在同柳俊熙相处后变得活泼可爱,眼神灵动。

    张一兴扮演的柳俊熙看起来是一个老实孩子,却很喜欢恶作剧,但内心还是很善良的,遇到伤心的韩静妍还会跑去安慰。

    因为柳俊熙鬼魂的身份,所以一开始经常飘着,到后来才回到地上走。

    威亚不好吊,在绳子上还经常转圈,这与鬼魂悠闲飘逸的形象不同。但在绳子上实在是太难控制了,所以剧组多加了几根绳子固定位置,接下来就是演员的本事了。

    多次尝试后,张一兴艰难的围绕一个路人做出各种恶作剧,很快,导演就喊CUT了,因为张一兴的艰难都表现在了脸上。

    第一场戏就拍得如此艰难,让人忍不住担心以后怎么办。但以后演员们熟悉了人物性格和动作后,会稍微简单一些。

    经过一番思索与尝试后,张一兴顺利过了这一条,接下来就是Krystal的戏了。

    Krystal安静的坐在公园的椅子上,面露伤心,然后张一兴吊着威亚在她旁转悠,开始喋喋不休。这一场戏只要张一兴掌握在威亚上活动规律,还有两人不卡词就差不多了,两人很顺利就过了,但接下来Krystal遇到难题了。

    韩静妍应该是安静内敛,对鬼魂视而不见,下一个镜头是Krystal起身,面无表情的走过。但问题是Krystal面部线条分明,而且那股气场收不住,突出了安静,却始终达不到内敛。对于她来说,面无表情与冷着脸很相似,都像冷着脸。

    试过几次,Krystal依旧没成功,导演已经不耐了。选角时,Krystal直接跳过了,所以也没看见Krystal演技如何,这次有些失望。一边演员们都表示看戏,自己不搀和,张一兴倒是有这种感觉,但也帮不到她。

    杨墨从旁边起身,走向Krystal说道:“你的气收不住,我演示一下你看看。”

    说着,杨墨给人的感觉就变了,这时低等的透明人模式,仿佛棱角都被抹平了,变得极度内敛。随后又解释道:“韩静妍因为长期看见不想看的东西,又想保守这个秘密,所以小心的在现实与鬼魂两个世界中保护自己,让自己毫不起眼,不被盯上,但又不是那种鬼鬼祟祟的小心,要更加高级。记得两个月前我跟你说过的那个秘诀吗?就是应对这种情况的。”

    Krystal听见杨墨的解说点了点头,开始认真尝试,Krystal本身就很聪明,在加上杨墨的间断指导,已经初步掌握敛气,足以应对拍摄,杨墨走到一边,看着拍摄,很快这一条就过了。

    周围的演员以及工作人员不时地看过来,显然对刚才的事印象很深,三言两语就解决了一个难题,应该很厉害吧。

    又拍了几场戏,杨墨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二十左右,可以去吃饭了,向导演打了个招呼,就向自己的自行车走去。

    路过Krystal身边时,Krystal问道:“你干什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