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当哈利依旧在为自己入选格兰芬多学院魁地奇队而高兴的时候,虽然他到现在为止连魁地奇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命中注定的对头,马尔福出现了,“如果你没意见,就在今晚,巫师之间的决斗。只用魔杖——不许接触。怎么啦?我猜,你还没听说过巫师决斗吧?”

    最终,在罗恩的努力下,哈利成功的跟马尔福约定,午夜时在在奖品陈列室进行“巫师决斗”,而助手分别是罗恩和克拉布。

    等到马尔福得意洋洋的走后,哈利才问罗恩,“巫师决斗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说做我的助手,这又是什么意思?”

    “噢,如果你死了,助手就接着上。”罗恩毫不在意的说道,开始继续吃他刚才吃了一半的馅饼,全没注意到这句话的含义,以及对哈利造成的影响,好在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不过你知道,人们只有跟真正的巫师进行正规的决斗时才会死,以你和马尔福现在的魔法水平,充其量只能向对方发射发射出火花,你们俩懂的魔法太少,不会真正伤着对方的。”

    而旁边的达伦决定随他们去,在他们这个年级,只要拿定主意,想劝回来十头牛都搞不定,反正自己不掺合就好了,大半夜不睡觉,满城堡乱串,有那工夫还不如多看看魔法书。

    可是,貌似有人不这么想……

    “对不起,打扰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达伦每次在图书馆写作业的时候都能听到,赫敏.格兰杰。

    “能不能让人在这里消消停停地吃饭?”罗恩说。

    赫敏没有理他,却对哈利说:“我忍不住偷听了你和马尔福说的……”

    看着赫敏试图阻止哈利和罗恩,达伦多拿了一块馅饼开始吃,原因,同上。

    等吃完晚饭,达伦坐在公共休息室开始翻看第二天要上的课本,他可没有赫敏那脑子,只好“以勤补拙”了,虽然以前的经历对于魔法来说毫无用处,但至少让达伦掌握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不过到底是知道哈利晚上要出去“历险”,所以当哈利和罗恩半夜爬起来出去的时候,达利也醒了过来,让哈利和罗恩吓了一跳。

    “哦,没事,我起来喝口水,晚上好象馅饼吃多了。”半梦半醒之间的达利安慰他们,随后和他们一起向公共休息室走去。

    这时壁炉里还有一些余火,刚好可以照亮房间里的陈设,达利走向扶手椅中间的桌子,准备从上面的水瓶里倒些水,突然,一张椅子上有人说话,“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这么做,哈利。”

    把达伦吓的手一抖,半杯水都泼到了桌子上,顿时全清醒了,伴随着声音,一盏灯噗的亮了,照出坐在椅子上的人,果然是赫敏。

    只见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袍,皱着眉头,呃,达伦只想说,太可爱了,但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你!”罗恩恼怒地说,“回去睡觉!”

    “我差点儿就告诉你哥哥了,珀西——他是级长,他会阻止这一切的……”

    “还有你,赫敏对达伦也怒目而视,“作为朋友,你应该阻止他们!”

    达伦想不到战火还会蔓延到自己身上,只能举起杯子,“我是起来喝水的。”

    “那你就这么看着他们违反校规,半夜出去游逛?”

    “不然呢,我该跟着一起去吗?”

    “天哪!”赫敏捂住额头,“你们男生的脑子里都是肌肉吗?”

    趁这工夫,哈利和罗恩已经打开了休息室的洞口,爬了出去,听到动静的赫敏顾不上继续和达利争论,跟着爬了出去,“你难道不关心格兰芬多,只关心你自己吗?”

    随后,洞口的肖像画恢复了原位,看着这个情景,达伦叹了口气,把手里杯子中的水喝完,走向洞口,推开了充当大门的肖像画,外面果然站着哈利、罗恩、赫敏,还有纳威4个人。

    “你们打算组团去吗?”

    “哼,画上的胖夫人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进不来,而纳威则是忘了口令,快让我进去!”赫敏怒气冲冲的说道,“希望你们今晚平安无事!”

    紧跟在赫敏后面的是纳威,比起赫敏,他的态度好多了,简直是感恩戴德的都要哭了,“谢谢你,我还以为我今晚都进不来了,在外面躺了半天,地板好硌,而且血人巴罗的鬼魂还过去两次,吓死我了,呜……”

    等到达伦把纳威安慰好,才发现洞口又关闭了,而哈利和罗恩显然没有进来,“好吧,希望你们能躲过费尔奇。”达伦嘀咕了一句,和纳威一起回寝室睡觉去了。

    一夜无话,但当早晨起床时,发现哈利和罗恩的床上都空着的时候,达伦感觉有点不妙,等到来到餐厅,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格兰芬多用来记录学院分数的沙漏中的宝石少了一大截,这显然意味着……

    “因为哈利和罗恩违反校规,半夜在走廊内奔跑,因此,格兰芬多扣50分。”

    当麦格教授在众人面前宣布时,脸上的表情绝对比斯内普还要可怕,所有的学生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毫不怀疑,如果这时让麦格教授找到一丁点理由,绝对会被变成拖把,然后去打扫卫生间!

    而作为罪魁祸首,哈利和罗恩成功的体验了,小矮星彼得的感受,面对着格兰芬多学生们愤怒的目光,他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更别提还要看马尔福那得意的笑脸了。

    “愚蠢的家伙,真奇怪,你们怎么没有被开除,赶回家去。”他还落井下石。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没有去,还向费尔奇告发我们!”罗恩冲他喊道,如果不是克拉布和高尔站在马尔福的身边,他一定会冲上去掐住马尔福的脖子。

    “我只是做了一个霍格沃茨的优秀学生应该做的,确保校规得到执行。”马尔福轻蔑的对罗恩说。

    “然后就可以无视自己与另一个巫师所定下的诺言,这就是你们斯莱特林处事的方式?”达伦反问道。

    听到这句话,马尔福的脸沉了下来,而旁边的斯莱特林学生则笑着看向马尔福,这样的笑容刚刚在马尔福脸上出现,那是一种轻蔑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