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韦家明看到这一幕,不屑地笑道:“原来这家伙是要给黑啤拍照,我以前也这么干过!拍照发朋友圈显摆一下!名人也是人啊,和我们小老百姓有一样的爱好,都想装个逼。“

    吴涛尴尬地拍了拍韦家明的肩膀:“伟哥,少说两句别漏了怯。那家伙是摄影师,拍照恐怕不是为了装逼吧。”

    韦家明还不服气:“不是吗?”

    于菡冲着韦家明一翻白眼:“当然不是!你懂什么,西凉哥拍的照是艺术,你们拍的照是装逼。他这么专业认真的拍摄,我看是要发微博做记录吧。”

    然后,于菡又兴奋的对秦泽说道:“zero,如果西凉真的是要发微博,你的酒吧或许要火了哦。你知道吗,他的微博偶尔也会记录一些所到之处的美食和景点,每次发出来都会引起很多人关注。

    甚至有很多商家出高价买他一条微博做广告,但他从来没同意过,只记录自己真正中意的。也是因为如此,他的微博含金量特高,很多人会把他的微博作为决定性的参考依据。“

    秦泽将调好的鸡尾酒分别倒入酒杯当中,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正俯拍黑啤的西凉,完全没有把于菡的话往心里去。

    “zero,他可是有一千多万粉丝的人,如果他把照片发到微博上,你不觉得激动吗?”杜灵看秦泽丝毫不为所动,有点惊讶。

    秦泽懒得回应这些无聊的问题,开始调制亚历山大。任你粉丝再多,还不是要在我这里讨一杯酒喝。

    很快,秦泽将两杯鸡尾酒调好,西凉也拍摄完拿着黑啤又返回了吧台边上。

    于菡立刻问道:“西凉哥,你拍照是为了发微博吗?”

    西凉没有直接回答,笑道:“我喜欢记录美好的事物。”

    然后他探身轻声问秦泽:“秦老板,不知道私人订制什么时候可以为我来一杯?”

    “想喝的话,等我下班。”秦泽幽幽的说。

    “ok,没问题。”

    西凉答应的异常痛快,这种神秘的交易行为,自然要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像他这样的人也会有难以完成的心愿?秦泽心中有些好奇,这种人可以说是名利双收的人生赢家,在这个功利的社会,想要做什么能做不到,还需要通过梦一场来安抚自己?

    西凉得到了秦泽的回答,重新做回了高脚凳上,像一个普通的客人一样,独自喝着黑啤,偶尔和身边的人闲聊几句。

    布满胡渣的脸上透露出一股放荡不羁的洒脱,举手投足之间又不经意流露出成熟淡雅的气质。不得不说,西凉这种男人确实是魅力十足,他的出现,让原本在吧台边上活跃的其他男客人暗淡不少。

    除了秦泽之外,几乎每个男客人都有一种赶他走的冲动。

    ***************

    时间飞快掠过,等客人全部散场小优离开酒吧,已经是深夜2点。

    Hey night酒吧大厅里的灯光已经全部被关闭,只有吧台留了一盏幽蓝射灯,直直的照射在秦泽面前的吧台之上。

    酒吧中异常神秘寂静,静的几乎能听到秦泽手腕上秒针移动的声音。

    在秦泽对面,西凉安静的坐在高脚凳上,盯着手中的筑梦酒眉头紧锁。

    沉默了半响,西凉抬起头:“这杯就是?”

    秦泽有气无力的说:“三分钟的筑梦过程,如果刚才考虑好了,就请喝吧,我也要关门休息了。”

    这一晚上下来,秦泽几乎没有闲下来过,鸡尾酒一杯接一杯的调制,到最后自己也数不清到底调了多少杯,只感觉到胳膊累的酸痛无比,像是灌了铅一样。

    “能否允许我对这杯酒拍个照?”西凉问道。如此神奇的酒水,不做个记录似乎很难对自己的职业习惯做个交道。

    秦泽很果断的摇了摇头,现在累得懒得多说一句话。

    “好吧。”

    西凉将杯子举到嘴边,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一口将筑梦酒全部灌入腹中。

    秦泽见西凉进入冥想状态,点上一支烟,安静的坐在吧台内等待。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失,待秦泽将烟熄灭,西凉也结束了短暂的筑梦过程。

    呼……

    西凉沉重的喘了一口气,抬眼紧紧盯着秦泽,神色看起来十分的诧异和兴奋,他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没法形容刚才那段神奇的体验。

    秦泽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皱眉下了逐客令:“回家做梦吧。”

    “……”西凉一阵无语,苦笑道:“如果不是刚才筑梦过程十分真实,就冲你这一句话,我还真觉得自己上了神棍的当!”

    “记得契约。”秦泽打了一个哈欠,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你应该不会只有这一种古怪的酒水吧?只能让人做梦,而不能让人在现实中实现?”西凉似乎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聪明人,以后你或许会从酒单上看到想要的那种酒。”秦泽站起身,目光移向酒吧大门。

    西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赶人也太不客气了。

    刚走出酒吧大门,西凉突然回头问道:“如果用你和酒吧的几张照片发条微博,你不会介意吧?”

    “只要不是骂我的就好。”秦泽现在已经懒得在意西凉会写些什么,随手将大门关上,并从里面反锁好,摇摇晃晃的爬上了二楼卧室当中。

    一头栽倒在床上,还没顾得上查看任务进度,秦泽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醒来,睡眼朦胧的秦泽点上一根起床烟,立刻调出了任务模版,任务进度显示玛格丽特:121/299;曼哈顿98/299;亚历山大118/299。

    “难怪昨晚有种累死的感觉,竟然一晚上调了337杯!”秦泽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感到胳膊还是有点酸痛。

    周六日的客人最多,对任务的完成有极大的帮助,照找个形式发展下去,今天再累一晚上,哪怕是周一客流量减少,任务应该也能够完成。

    秦泽突然怀念起以往那种简单轻松的工作状态了,最起码,没有紧迫感。但唯一的缺点就是没钱可赚。

    就在秦泽对比前后工作状态的时候。与此同时,在Hey night几公里外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西凉缓缓的从席梦思床上坐起身来,从耳朵中捏出耳塞,摘下眼罩,眼眶泛红,身体激动的微微有些颤抖。

    “人生的归宿地,心愿的终点站。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西凉拿起床头柜上的单反翻看起来,相册中有他昨晚拍摄的酒水和秦泽的照片,以及酒吧大厅的场景,还有那张匪夷所思的酒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