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福威镖局和衡山派有交情吗?

    当然有,福威镖局在湘省走镖,每年都要给衡山派送上近万两银子。

    刘正风身为衡山派二号人物,往来的江湖人物以及镖局到得此地,往往会来拜会。

    但是硬要说林震南和刘正风之间有什么深厚的交情,那就是说笑了。也就是银子的交情,混个脸熟罢了。

    你掏钱买路,我保你镖车在湘省内的平安,仅此而已。

    但是江湖中人讲究的,就是一个脸面。

    如果林震南远在福州府,那也就罢了。现在人既然已经到了衡山城,不去刘府拜访一下,却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也好。我们也去凑个热闹。”林震南略一思索,点头答应了下来。

    下了楼,吩咐掌柜的取来雨具,出得门来,依稀还可以看见前方的一行人刚好转过了街角,向北面行去。

    一行三人不紧不慢的跟着,过了三条长街后,只见左首一座大宅,门口点着四盏大灯笼,十余人手执火把,有的张着雨伞,正忙着迎客。定逸、劳德诺等一行人进去后,又有好多宾客从长街两头过来。

    走到门口,这时正有两批江湖豪客由刘门弟子迎着进门,

    曹旭上一步,递上拜帖,说道:“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偕夫人林王氏,少镖头林平之,前来拜访。”

    迎宾的看着身前面容俊秀的紫袍公子,还有他身后卓然而立的中年夫妇,笑脸迎人,说道:“三位请进,快请进,奉茶。”

    “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偕夫人林王氏,少镖头林平之到。”

    此时,大厅中人声喧哗,二百余人分坐各处,分别谈笑。听得这一声通传,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随后就见得刘门弟子领着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个紫袍少年走了进来。

    大厅中的气氛有些凝重,福威镖局前有林远图的显赫声名,后有林平之的迅速崛起,但是偏偏在中间环节和江湖脱轨。这里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听过福威镖局的名号,也有不少收过福威镖局的礼物,但偏偏和林震南本人没有什么交情。

    “林总镖头、王夫人,林少镖头,三位快请座。”匆匆赶来的刘门弟子向大年急忙招呼道。他前脚才安排好华山派和恒山派的一干人,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福威镖局紧跟着就来了。若是在以前,随便打发个师弟去招呼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当曹旭在松鹤楼剑斩余沧海之后,福威镖局在江湖中的地位立刻就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必须要由他亲自出面了。

    虽然曹旭在松鹤楼一战中,用了许多手段,比如说以逸待劳,比如说精钢不坏等等,但是余沧海已经死了,事实胜于雄辩,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曹旭也因此成为了江湖中最有名气的新生代高手,甚至有了青年第一高手的称呼。

    向大年招呼着林震南、王夫人,和曹旭在右侧的一桌旁坐下,立刻便有家丁送上清茶、面点、热毛巾。

    曹旭放眼打量,见恒山群尼围坐在左侧一桌,华山群弟子围坐在其旁另一桌,那少女灵珊也坐在那里,此时正好看了过来,曹旭对着岳灵珊微微一笑,岳灵珊急忙将头偏向另一边。

    正在这时,忽然门口一阵骚动,几名青衣汉子抬着两块门板,匆匆进来。

    门板上卧着两人,身上盖着白布,布上都是鲜血。厅上众人一见,都抢近去看。

    听得有人说道:“是泰山派的!”

    “泰山派的天松道人受了重伤,还有一个是谁?”

    “是泰山掌门天门道人的弟子,姓迟的,死了吗?”

    “死了,你看这一刀从前胸砍到后背,那还不死?”

    ……

    大戏开锣,曹旭招呼了父母一声,三个人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曹旭很想知道,没有了青城派的一干人,事态会如何发展。

    大厅中的众人议论纷纷,随后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此间主人刘正风先后出场。天门道人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而刘正风则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

    随后就是衡阳回雁楼头,三人共饮的事情了。一个是恶名昭彰的淫贼田伯光,一个是出家的小尼姑仪琳,另一个却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泰山派弟子迟百城想要行侠仗义,只可惜学艺不精,不仅自己遭了田伯光的毒手,同行的天松道人也因此身受重伤。

    曹旭津津有味的看着、听着,真正的置身其中后,倍加感受到江湖的魅力。等到漂亮小尼姑仪琳出场,着实让众人眼前一亮。

    小尼姑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十六七岁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

    虽然因为曹旭的原因少了青城派,但是许多事情还是按照它既定的轨迹发生。听着令狐冲和田伯光在回雁楼坐斗的故事,曹旭悠然神往。

    令狐冲不是郭靖一样的大侠,但是他生性洒脱不羁,爽朗豁达,豪迈潇洒,同样令人心折。

    仪琳的到来,暂缓了泰山派和华山派之间的矛盾。泰山派的天柏道人正在四处搜寻田伯光的踪迹,一时间还没有消息传来。

    “我是来找恒山派的仪琳小姐姐的,你们快让我进去。”就在这时,大厅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十三四岁年纪,穿一身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的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那二个刘门弟子身上,二个人顿时手足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小姑娘不走寻常路,翻墙而入,他们二人奉师命巡查四周,自然要赶来问个清楚,探个究竟。

    “你们二个先下去吧。”刘正风看到二个弟子的窘境,挥了挥手说道。

    “是,师父。”二个人如蒙大赦,当即转身离开。

    “小姑娘,到我这里来?”定逸师太对着绿衫少女招呼着说道。

    绿衫少女走到定逸师太身前,说道:“见过老师太。”随后有看着一旁的仪琳,笑嘻嘻的说道:“仪琳小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仪琳看着绿衫少女后,,登时记起:“是了,昨日回雁楼头,她也在那里。”脑海之中,昨天的情景逐步自朦胧而清晰起来。

    昨日早晨,她被田伯光威逼上楼,酒楼上本有七八张桌旁坐满了酒客,后来泰山派的二人上前挑战,田伯光砍死了一人,众酒客吓得一哄而散,酒保也不敢再上来送菜斟酒。

    可是在临街的一角之中,一张小桌旁坐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和尚,另一张小桌旁坐着二人,此刻看着身前的绿衫少女,与脑海中残留的影子一加印证,便清清楚楚的记得,昨日坐在小桌旁的二人之中,其中之一就是这小姑娘。可是另外一人是谁呢?她只记得那是个男人,那是确定无疑的,是老是少,甚么打扮,那是甚么都记不得了。

    还有,记得当时看到那个和尚端起碗来喝酒,在田伯光给令狐冲骗得承认落败之时,那大和尚曾哈哈大笑,这小姑娘当时也笑了的,她清脆的笑声,这时在耳边似乎又响了起来,对,是她,正是她!

    那个大和尚是谁?怎么和尚会喝酒?

    仪琳的心神全部沉浸在昨日的情景之中,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令狐冲的笑脸……

    绿衫少女曲非烟到来后,回雁楼的事情又多了一个人证,泰山派和华山派的误会由此解开,仪琳也证明了自己得清白。

    定逸师太让仪琳去照顾曲非烟,不想一会儿后自家弟子却被人给拐走了。

    一直在打酱油的曹旭大大满足了自己看热闹的心愿。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这个新鲜出炉的青年高手,暂时也没有人顾得上了。

    但是曹旭却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他可是清楚记得,林震南和王夫人二个人的死劫,塞北明驼木高峰,就是在刘府正式出场的。

    现在曲非烟已经出现了,那么木高峰又在哪里?

    不干掉木高峰,曹旭心中的那块石头,始终落不了地。

    木高峰形貌丑陋,驼背,使一把驼剑,恶名昭著,阴险毒辣,为人心胸狭窄,做事不择手段,防不胜防。

    依仗着先知先觉的优势,曹旭可以预判岳不群下一步做什么,但却没法去揣度木高峰这类疯子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如果说岳不群是守序阵营,那么木高峰妥妥的就是混乱阵营。

    和岳不群你可以耍手段,虽然胜败难料;但是和木高峰你只能动刀子,否则将来你哭都没地方哭。

    就在曹旭思考着如何找到木高峰的踪迹,然后想办法干掉这个家伙的时候,只见大厅中的江湖人士纷纷向外赶去。

    原来定逸师太发现仪琳不见后,连忙发动众人寻找,地头蛇的刘府弟子迅速回报,仪琳去了群玉院。

    群玉院是什么地方,那是衡山城有名的烟花之地。

    气炸了肺的定逸师太迅速赶去,其他江湖中人立刻跟着去看热闹。

    曹旭和林震南、王夫人一家三口也随着众人出了刘府,一路向着衡山城有名的烟花之地群玉院走去。

    人还在远处,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

    笑了一阵子后,就听有人大声说道:“这位是恒山派白云庵前辈定逸师太么?晚辈本当出来拜见,只是身边有几个俏佳人相陪,未免失礼,这就两免了。哈哈,哈哈!”

    田伯光,又一个人从虚幻变作现实,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曾经虚幻的世界,与现在真切的事实相互交错,如潮水般冲击着曹旭的心神。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无论这个世界是真是假,这都是我人生最真实的经历。”曹旭心神在这一瞬间看到了识海最深处的黑色轮盘,开心一笑,轻声低语道,“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