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这一行人装扮各异,有的是脚夫打扮,有个手拿算盘,是个做买卖的模样,更有个肩头蹲着头小猴儿,似是耍猴儿戏的。占了两桌位置,然后点了些菜食,坐下就各自谈论起来。

    曹旭和林震南、王夫人三个人正在二楼用膳,见得上来的一行人,微微一笑,低头继续吃饭。

    过了一会儿,窗外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天边黑沉沉地,殊无停雨之象。

    这时,一个青衫少女伴着一个老头子走上楼来。

    “二师兄、小师妹,这边。”立刻就有人招呼着道。

    那青衫少女笑道:“哈,一批下三滥的原来都躲在这里,倒吓了我一大跳!大师哥呢?”

    那耍猴儿的笑道:“怎么一见面就骂我们是下三滥的?”

    那少女笑道:“偷偷躲起来吓人,怎么不是江湖上下三滥的勾当?大师哥怎的不跟你们在一起?”

    ……

    青衫少女的声音清脆娇嫩,秀丽的瓜子脸蛋,配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十分讨人喜欢。

    曹旭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心中暗道,“岳灵珊,华山派,紫霞神功。”

    这几天来他一直谋划的着解决体内阴阳二气失衡的问题,看到岳灵珊后忽然想到,华山派的紫霞神功是正宗的道家玄功,如果能够到手,无疑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紫霞神功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当初迫不得已选择了辟邪心法修炼,幸好是以阴阳二气分化法打底,现在还有更正的机会,功法的选择,自当有长远的归划。

    曹旭求的是长生,涉及内功运用的诸般手法可以任由借鉴,但是内功这种根基法门却不可胡乱来,须能直指性命根本、且能延续着向更高极限境界突破,向更高先天之境迈步才是正经。

    否则起步走错了,不知要走多少弯路,说不定改都改不回来,人生短暂,哪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走弯路?

    只可惜自己前世一心一意的修炼《清羽乘风诀》,对于其他类型的修行功法并不关心,真的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而笑傲世界中能打破后天极限,涉入性命根本的先天功法极少。

    少林的《易筋经》,武当的《纯阳无极功》,东方不败手中的《葵花宝典》,昆仑山张无忌埋经处所藏的《九阳神功》,最多再加上海外无名荒岛的《太玄经》。

    至于《吸星**》这门功法,根本就不可能迈入先天。这武学速成归速成,但是问题太多,麻烦太多。而内力这东西,乃是神气合一的产物,他人的内力,有着他人的精神烙印,搁着自己体内哪有那么好消化。

    如果能任意吸纳转化他人的精神力量,直接去传播信仰封神去吧,这种本事曹旭显是没有的,有这本事,他还求什么长生?直接封神不朽得了?

    这种能力,搁到仙侠层面还差不多,而在武侠层面,哪怕是覆雨翻云中修炼了《道心种魔**》的庞斑也玩不了。

    君不见庞斑也只是逮着风行烈一个人使劲的折腾,任我行却是碰着谁都敢吸一波。结果让左冷禅狠狠地给他上了一堂课,就算是你牙口好,那也不是逮着什么东西都能吃的。

    所以,既然不可能彻底消化,就不要把别人的内力真气往自己体内填,即便能压住反噬,强行消化掉,看似完美解决了问题,实际上还是根子里的东西还在那。在曹旭看来,逍遥派无崖子的北冥神功估计就卡在这里。

    《易筋经》、《纯阳无极功》是少林武当压箱底的功夫,获得难度太大,不是每个人都叫令狐冲。至于《葵花宝典》还是算了吧,曹旭心中实在难以接受。

    曹旭本来打算等把衡山城的热闹看完,父母内功修炼窥得门径,初步有了自保之力后,就启程去昆仑山,先拜访地头蛇昆仑派,弄清楚朱武连环庄的遗址所在,然后再寻找张无忌埋经的山谷。获得《九阳神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现在,曹旭忽然发现其实自己还有另一个选择。

    “平儿,平儿……”耳畔传来母亲的声音。曹旭回过神来,就看见母亲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平儿年龄也不小了,是该成家了。刚才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瞧,是不是看见人家姑娘长得漂亮,动心了。”王夫人笑着说道。

    “娘。”曹旭无奈的喊了一声,随即压低声音说道:“那个姑娘就是我和你们说起过的卖酒丑女,旁边那个老者则冒充她的祖父,自称姓萨。我记得他们的声音。”

    “原来是他们。”林震南点了点头,说道:“此二人对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待我亲自过去道谢。”说着,便放下了筷子,准备站起来。

    “爹,等一等,先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曹旭一把按住了林震南的手,说道。

    “也好。”林震南想了一想,同意了。

    这时,岳灵珊和一干华山派的弟子说完了大师兄令狐冲在衡阳与乞丐斗酒的事情,话题一转,说到了福威镖局和青城派的事情。

    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尽人皆知,倒也无需忌讳什么。先是福威镖局给青城派铲了,然后青城派掌门又被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斩杀。整件事情峰回路转,让人应接不暇。

    劳德诺从去年腊月里,令狐冲在汉中打败了青城派的侯人英、洪人雄……说起,然后是劳德诺自己去青城派送信,发现青城派弟子练习林家辟邪剑法,回山请教岳不群,知晓青城派上任掌门长青子和林远图之间的旧恨。

    劳德诺继续讲他和岳灵珊二人乔扮改装,假作在福州城外卖酒,每日到福威镖局去察看动静。随后青城派的弟子们就陆续到了福州,林平之出去打猎与余人彦发生冲突,以及最后二人出手救了林平之一命。

    林震南的脸色数遍,最后变成了铁青一片,吓得王夫人连连宽慰,说道:“用不着和一个死人置气,平儿得祖宗保佑,咱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这些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唉”,林震南长叹一声,“这几天平儿一直跟我说,福威镖局过去的路走错了。发展镖局不仅要做大,更要做强。道家清静无为,佛门慈悲为怀,但是道家从不缺伏魔手段,佛祖同样有明王化身,但是我就是一直转不过这个弯来。福威、福威,好福气,好威风,想要在家里安享福气,那就必须得有威风做地基才行,今天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林家的辟邪剑法真是好生神奇,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不到一个月就能够击杀余沧海,实在是太厉害了。”岳灵珊满是憧憬的说道。

    “是啊,现在整个衡山城的江湖人士,做梦都想看看那林家的辟邪剑谱是什么模样。”带着猴儿的六猴儿陆大有点头表示赞同。

    “就怕你没那么长命。林平之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余沧海击杀,现在江湖之中,哪个人敢打林家辟邪剑谱的主意,不要命了。”劳德诺不紧不慢的说道。

    便在此时,只听得空寂的大街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窗户的曹旭抬头看去,只见远处有一群人奔来,落足轻捷,显是武林中人。

    这些人身上都披了油布雨衣,奔近之时,看清楚原来是一群尼姑。当先的老尼姑身材甚高,往酒楼前一站,大声喝道:“令狐冲,出来!”

    劳德诺等人闻得此言,连忙来到窗前,一见此人,都认得这老尼姑道号定逸,是恒山白云庵庵主,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的师妹,不但在恒山派中威名甚盛,武林中也是谁都忌惮她三分,当即下楼,走到定逸师太面前,一齐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

    劳德诺大声说道:“参见师叔。”

    定逸师太眼光在众人脸上掠过,粗声粗气的叫道:“令狐冲躲到哪里去啦?快给我滚出来。”声音比男子汉还粗豪几分。

    楼上的曹旭捧着一杯茶,悠然自得的站在窗口,静看着楼下发生的事情,心中想着“看来令狐冲、仪琳,还有田伯光在衡阳回雁楼饮酒的‘剧情’并没有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而改变,这个世界还是按照着他原有的大势在发展,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想要从岳不群手中得到紫霞神功,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抢走《太虚无极功》的究竟是不是他?如果是,那么现在的他对《辟邪剑谱》还有多强的欲/望?如果不是,那么抢走《太虚无极功》的又会是谁?”曹旭摇了摇头,金庸大神的世界,可以说是武侠世界的新手村,在新手村的日子都过得这么困难,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啊。

    松鹤楼下,赶来的刘门弟子向大年、米为义先是把带来的雨伞分给众人,一番努力后,终于将定逸师太的情绪安抚了下来,然后将众人都请去了刘府。

    楼上的曹旭转身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上,说道:“爹、娘,咱们也该去刘府拜访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