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如果能回到过去,靠着前世记忆,无论做什么,都会有着巨大优势。

    而林安几天前从教室醒来,部分记忆就变得模糊或消失。

    脑海里突然冒出已经忘却的事,这很少见,但这个信息对现在的他来说很有用。

    前世,谷歌的CN域名,就是在今年被燕京新泰信息有限责任公司给抢注。等四年后,谷歌公司又从他们手里购回,创下了CN域名史上的交易最高价。

    林安激动,不是这域名四年后有多大的升值潜力。再说了,为了这域名,前期,谷歌一度和新泰对簿公庭,拖拉大半年才和解,这才以过百万的价格达成最终转让协议。

    照公布的现行《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域名持有人,还限定为“单位”。这时个人是不允许注册持有CN域名,但有很多办法可以规避这些限制,而获得域名。

    比如眼下林安做的,打开谷歌和cn两个域名申请页。填单位一栏信息时,他想起刚刚搜索的“秀元公司”,随手就打上临时编出的“安远公司”。

    其后,他又打开门户网站,申请了个免费邮箱,再把对应邮箱地址一一填上去,就快速的一路点下去,直至出现最后的付款页面,他悬起的心才算放下。

    好在今天刚发布《域名注册管理办法》修订案,加上据前世记忆谷歌要五、六月份,才会对外宣布在日本东京开设第一家国际办事处,同时宣布公司向全球扩张以及预计年收入报表等。否则,哪里轮到林安抢注。

    那时,国内有不少国际顶级域名投资人,因国内CN域名之前不允许转让,加之注册流程繁琐麻烦,所以基本没人注意这方面。

    林安知道,今天这个新闻过后,CN域名会变得和国际顶级域名一样抢手,也会成为那些域名投资的又一重点领域。

    除了申请的这两个谷歌CN域名,林安努力回想,又尝试搜索了一些,最后都无奈的放弃。

    一是,他对前世很多知名公司记忆很模糊,有记忆稍微清晰的,网络搜一下又发现,大多要么是已经莫名消失,要么是从没出现过,又或是极大可能的换了其它名字。

    二是,就算找到和记忆对上号的,也基本都被别人抢注。谷歌的能申请到,只能说是幸运捡了漏,重要一点,谷歌这时只在美国有名气,而且今年刚开始转入盈利模式。

    最后,域名价格贵的厉害,注册这两个就要600块,对此时的林安来说,绝对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瞧见孙灿带了书包,林安放下鼠标过去,看到孙灿紧张盯着屏幕,正一脸兴奋的端枪埋伏在仓库后。他停下看了几分钟,见孙灿等到机会的跳出来,扫死闷头冲过来的两人后对他炫耀。

    他不禁笑起来,孙灿操作只能算一般,但相比对战的这些人,要好的多,怪不得自封什么“CS狂魔”。他随后对投入进下一局的孙灿招呼了声,打开书包撕张纸,然后回到自己机子上把汇款帐号记下。

    2001年,网络支付业务刚起步,大多更倾向于线下银行付款。他把汇款帐号以及域名信息准确记下,要是三天之内不完成汇款,该域名的注册申请就会自动注销。

    说起来,除了这笔“大额”的银行汇款,林安还需要第一桶金来启动填上的所谓“安远公司”,这样才算真正抢注下谷歌的CN域名。

    今天发布的现行《域名注册管理办法》修订案规定,域名持有和交易,必须是“单位”。他在域名申请页填的这个公司,如果不能尽快创立,域名即便注册下来,到时也同样会泡汤。

    同时,林安还只是十五岁,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先前激动的抢注域名,倒是忽略了这点,毕竟他回到的是十多年前,未成年是无法以个人名义注册持有公司的。

    “看什么?!嘿嘿,你喜欢这类型的啊……”

    眼前冒出个蘑菇头,林安从沉思中醒神过来。见孙灿挤眉弄眼的趴在桌子边,他跟着望向电脑,然后不以为意的关上不知何时误点出的超大尺度广告。

    其后不知点了哪里,跳出一则本地新闻简讯,林安目光停顿,新闻说的是关于长溪县某乡村教师筹钱治疗女儿心脏病的事。关上满屏网页,望见孙灿闲站着,问,“结束了?”

    “没有,三班那几个太垃圾,说要去叫人来。”孙灿绕回到座位,高调的拍两下鼠标,“来,我建主机,先教你玩一会……”

    “你自己玩吧。”林安看电脑上时间,快到一点钟了,他把记下帐号的纸条揣进口袋,起身道,“我中午有事,先走了。你下午再迟到的话,别忘了,谁坐在前面。”

    “唉~~最后两个月了,都不让人好好过。等三班他们喊来人,玩两把我也回去。”孙灿嘴角抽搐。

    两年时间,班长李蔓竖起的威望,仅次于喜欢唠叨的班主任。

    林安去收银台结账,出了网吧没多久,就见宋春飞从学校里出来。

    学校离长顺饭店有点远,林安就在学校附近找家小吃店吃饭,然后立刻跑回家里。

    小学三年级后,周翠云就再没“收缴”过林安的压岁钱,几年下来,他攒了近两千块的零花钱。600块的汇款,占了他所有“积蓄”的三分之一。

    今天银行办业务的人有点多,林安好不容易排队汇好款,再赶到学校时,下午第一节课已过了大半了。

    走到教学楼下,林安正撞上教导主任抓着迟到的孙灿批斗。这下刚好,把两人凑一起,教导主任省的再浪费一遍口舌。

    孙灿想中午在网吧的对话,见林安比自己还晚,忍不住吭吭的憋笑,结果让教导主任暴跳如雷。

    迟到本不算严重违纪,后面却闹得班主任亲自来,教导主任这才放人。自然,两人跟着班主任回教室,听压着脚步的下课铃,知道免不了又要被一顿念叨。

    中午浏览的那些前世并不存在的新闻,好像是随着五年前秀元公司的创立,外面世界才渐渐出现了不同于前世记忆的微妙改变。此外,中午汇了款过去,域名申请基本完成,剩下就是考虑“安远公司”怎么注册。

    整个下午,林安趴在桌位上没怎么动,满脑子混乱的想着这些。

    最后一节课,班主任来班里早早通知,晚上学校所在区电路大检修,晚自习临时取消,下午放学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放学铃一响,孙灿就迫不及待的背起书包,口里念着“报仇、复仇”之类的向外冲,林安见了不由摇头,实在想不通前世孙灿是怎么考上的长溪二中。

    值日生开始打扫教室,林安才发觉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他把桌子上的书本文具收进抽屉,走下楼转到过道,就望见李蔓站在远处靠路的操场边,安静看着手里打开的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