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你们干什么?!”听到这把声音凌凡终于清醒了,这不是自己那便宜表妹的声音吗?

    他再次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竟然被人用绳子完全绑在了床上,捆了多少圈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除了脑袋和手掌脚掌之外,自己哪里都动不了了。

    “哼哼哼……”突然一阵颇为熟悉的冷笑声从床头方向传了过来,凌凡想转头过去看,却发现头实在转不过去,唯有仰着头希望能看到什么,结果还是什么都没看到。不过很快他就把头放回正常水平了,因为他已经看到有人从他的床头后面走到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是你们?你……你们半夜三更绑着我干什么?”看着眼前出现的赵莘瑜、周巧茹、李兰、和刘媚四人,凌凡声厉内茬地问道。

    四女并不搭话,凌凡却注意到她们背着的双手。也没等他多想,就见李兰从背后把双手伸了出来,只是上面带着一双粉红色的小号拳套,一脸怜悯地看着自己一边紧了紧拳套的系带。

    “等等……这什么意思?”凌凡心里嗝噔一声,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冒出。

    “棒……棒球棍?”然后,又看见赵赵莘瑜冷笑着把藏在身后的双手伸了出来,手里竟拿着一只木制棒球棍。

    “菜刀?!”接着看到刘媚拿出来的东西凌凡差点没哭出来。

    一阵强烈的危机感让他迅速盯住了最后一个女人——周巧茹。但周巧茹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凌凡吞了口唾沫之后也勉强挤出一个比哭好看不到哪去的笑容给她。

    但随着周巧茹慢慢把手从身后伸出,凌凡的笑容一下僵在了那里。

    “哇啊哈!!电锯都有啊!!你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凶残啊?救命啊!”

    周巧茹一脚踹在凌凡的床沿上,娇喝道:“鬼叫什么?还没开始锯你呢!”

    “女……女侠饶命啊!不要冲动啊!”被踹了一脚,凌凡倒也收起了鬼哭狼嚎,哭丧着脸道。

    周巧茹拿着电锯在凌凡面前晃着,道:“饶你可以,只要你从实招来的话……”

    凌凡把仅有可以动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招,我什么都招!可是你要我招什么啊?”

    “招什么?”周巧茹冷笑一声,把电锯往凌凡的脖子上一架,说道:“说!你对小雪做了什么?你是不是下了什么迷药给她吃?”

    凌凡被周巧茹这个举动吓了一大跳,听到她的问题后更是欲哭无泪,“什么跟什么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例如抓错人了?看清楚,我是凌凡啊,我是莘瑜的表哥啊!”说着,凌凡还把头拼命向前伸着。

    “谁是你表妹啊!”赵莘瑜也一脚踹了凌凡的床沿上。

    这时,周巧茹把一只手放到电锯的启动绳那,作势欲拉,“还装傻?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凌凡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拼命地边挣扎边喊道:“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对南宫雪真的什么都没做过!还有迷药什么的我倒是想学,可也没人教我啊!”

    “不可能!”李兰一脸狐疑地走上来,道:“小雪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一个男生这么好过的,更莫说你长得这副德性,你一定是给了什么迷神药给她吃!”

    “对,竟然还为了你和我们冷战了大半天!”刘媚也冷冷地附和道。

    “呃?她……”凌凡听后一愣,忘了害怕,脑海里出现了一张温婉恬静的俏脸,然后回过神,道:“南宫雪对我好很出奇吗?她一定是看不惯你们合起来欺负我,她就是个好女孩,哪像你们……老是想找我茬,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众女被他说得一愣,却是难得地安静了下来。

    凌凡见她们不说话,忙继续表明立场:“还有,你们以为我很想和你们住啊?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如果有别的地方住我绝对不住在这里一天。不过你们放心,我过两天就找到工作了,明天我就去找房子,住不了你们这里几天!”

    “……”四女。

    “……”凌凡。

    听到凌凡的话,四女又沉默了一会,然后她们彼此看了一眼,李兰蹙着秀眉盯着他道:“你真的没有对小雪做过什么?”

    凌凡叹了口气,道:“真的没有,大姐,你们想太多了。”

    四女彼此又对望了一眼,便见她们离开凌凡的床沿走到房间的角落处说起了悄悄话。

    凌凡侧头看着四女的背影,无力地躺在床上,又挣扎了一下感觉那捆着他的绳索依然结实,心里不由叹道:“凌凡,你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啊,你的人生就是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他才自嘲了几句,几女却像是议论出了什么结果,又径直地回到了他身边。

    只见李兰道:“凌凡,我想说,我们对你刚才所说的话……”

    “……”凌凡静静地听着。

    “是一句话都不相信的!”

    “……”凌凡在床上翻了记白眼,心中极度无语。

    “不过……”李兰又道:“先不管你对小雪有没有做过什么,你人却暂时不能搬离这里!”

    凌凡一愣,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怎么听她话里的意思又不让自己走了?

    看他一副纠结的模样,周巧茹却是呵呵一笑,走上前来一副好奇的模样上下打量着他,“兰儿说得没错,你暂时不能搬走,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凌凡直接了当地道。

    “呵呵……”周巧茹拿起小电锯在凌凡身上来回摩擦着,不管凌凡吓得头皮发麻,继续道:“因为小雪不让我们赶你走。如果你现在搬走了,小雪一定会以为是我们逼走你的。我们几个不想为了你这么一个牲口影响了我们几姐妹的感情。于是……我们决定先让你在这住一个星期,等阿媚赢了你,顺便小雪也认清你的为人了,我们再赶你走!”

    “是吗?那可真谢谢你们暂时不赶我走啊~”凌凡没好气地道,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不过要在一个星期内从“蓝”阶冲上“赤金”的确有点痛苦,但也仅仅只是累点而已,他可不相信凭他现在的契合度还上不去高段位,到时候顺便把刘媚那小妮子赢了看她们怎么说,估计她们都没想过如果自己赢了要怎么办吧?

    “今天你能向我提出挑战我还得感谢你,要不一时间我们也找不出什么借口赶你走。记得,输了就自己捡包袱滚出去,别影响我们几姐妹的感情。”刘媚一撩披肩的长发,冷冷道。

    “是吗?那你输了记得做我三天的女仆。”

    “你想得美!”赵莘瑜再次踹了他一脚。

    “没问题。”刘媚冷冷地看着他,到时候她一定要将这只癞蛤蟆彻底踩在脚底!

    周巧茹眼珠一转,忽然插话道:“不过虽然让你暂时住下来,但房租还是要收的。”

    “呃……”凌凡头疼,他已经打定主意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一台二手模拟舱了,现在不同往日,他的契合度变得相当优秀,已经可以在游戏方面做点文章赚钱了,只是这样他一时半会又没了交租的钱了。

    “房租能不能先欠着?也不要让南宫雪帮我付,月底我再给你们。”

    “欠当然可以欠……”周巧茹再次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但凌凡却下意识地把心提了起来,绝对有下续……

    “……但你却必须听我们的话,我们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叫你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哇靠!”凌凡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这算什么条件,简直比卖身契还无良啊!连忙把头摇得像博浪鼓一样,“不可能,这和做奴隶有什么区别,你们别妄想,我明天就搬出去!”

    “你敢?”只见周巧茹猛地一拉电锯的启动绳,电锯马上“嗡嗡——”地吼叫起来,巨大的作用力使少女抓住它的小手晃了一下,电锯差点没挣脱她的手掉了下来。

    底下的凌凡吓得半死,顿时又鬼哭狼嚎起来,“别!别冲动!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哼哼!”周巧茹冷笑两声,拍了一下电锯上的一个按钮,电锯便徐徐停了下来,然后又听她道:“现在你答应了?”

    凌凡真是服了这群……特别是面前这位姑奶奶了,但一想到答应了这么一个“丧权辱国”的条件后,自己就真的永远抬不起头来了。却是满脸纠结,没有吭声。

    旁边的李兰似乎有点不太忍心,叹了口气对凌凡道:“放心吧,我们也不会叫你去做什么违背良心,作奸犯科的事的。最多有什么事叫你帮个忙,跑跑腿而已……”

    凌凡一听,想了想也是,她们白天要上课,自己晚上又不出门,一天也没什么机会接触,也许,她们也只是想用这个所谓的条件杀杀自己的威风而已。

    古语有云,大丈夫能曲能伸,凌凡内心挣扎了一会,终于做出了抉择,道:“我答应你们,但违背良心和犯罪什么的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有辱尊严的也不做!”

    “好!成交!”周巧茹意外爽快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