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啊!!——”凌凡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呼吸着幽暗房间静抑的空气。

    他摸了摸额头的汗,该死,他又梦到那个场景了!

    虽然口很渴,但凌凡却没有起床倒水喝的动力,他只是呆呆地坐在床上,那个梦他已经不止一次梦到过了,记得从5、6岁开始他就不断地重复着那个骇人的梦境。

    梦中,他从不知多高的地方摔下,里面那头部摔在地面的闷响丝毫不必现实中虚假,仿佛他就真的曾经摔下过楼一样。

    最终,凌凡还是敌不住喉咙的干渴起床倒了杯水喝。猛灌一口,昏昏沉沉的脑袋也清醒了几分。

    “什么鬼嘛……”他摇了摇头,低声喃喃一句,看电脑亮着的显示屏上显示的凌晨四点多,他估计自己今晚是再也睡不下去了。

    闲着无事,凌凡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了一封牛皮纸袋,从里面倒出了一张薄纸。看着薄纸上那行不在本市的地址,凌凡最终把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已经被他整理好的行李箱。

    ”十点半的车,现在还早呢。“凌凡将纸袋往行李箱处一丢,便开始上网打发时间。

    半醒的目光扫过一个门户网的新闻头条,凌凡目光一下聚了聚。

    ”华龙联邦最新型超级机甲曝光!第十三军区称其为’金色猛虎‘!!“

    凌凡点开往下一拉,新闻的详细内容便映入了他的眼帘。细细地看完全文,凌凡不由吧嗒了一下嘴,战地机甲呢,还是联邦最新型的超级机甲,虽然里面没说这台机甲的驾驶者是谁,但估计也只有联邦的王牌机师才能驾驶吧,他虽然是个机甲控,但最多也只能在军展上远远看一眼这种高级机甲。

    ”我也想开一下啊……“凌凡眼中止不住的羡慕,不过也仅仅只有羡慕而已,虽说每个人只要报名参军以后都会有机会成为一名机甲师,但最终为了这个梦想成为军人的人里,大部分都没能触碰到机甲,更别说成为一名机甲师了。

    原因不是别的,仅仅只是里面的资质测试就能把大部分经过锻炼的优秀军人刷了下来。

    资质测试,顾名思义就是测试你有没有驾驶机甲的资质,其实在军方面前,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契合度测试!只有身体与机甲链接的契合度达到百分之八十才有机会成为一名军用机甲的驾驶员,而让无数肌肉长到大脑的军人绝望地是,这个契合度是天生的,并不是后天你加强了身体锻炼就能弥补的,所以这么一来,鉴于契合度合格那低得可怜的几率,大部分的人一辈子都无法驾驶战地机甲,进了军队顶多也只能开开契合度要求低的勤务机。

    凌凡作为一个机甲迷,毫无疑问也曾想过进入军队近距离接触这种超级武器,然而让他彻底死心的是,经过民间测试,他与机甲的契合度仅仅只有60%,别说最低驾驶战地机甲的80%契合度,就算是普通民用机甲65%的契合度他都达不到,所以,他也只能平时无事通过军事新闻看看这些高级机甲过过瘾了。

    摇摇头甩掉那浓浓的羡慕和不甘,凌凡还是很快收拾起了心情,打开搜索引擎,往里面输入了一个城市的名字,很快,那个城市的地图通过虚拟屏幕展现在了凌凡的面前。

    海杭市,天龙联邦九华区最大的商业城市之一,也是华龙联邦最多富人居住的地方,前身为九华区的三个大城市最终合并而成,属于天龙联邦真正地商业重镇,有钱人的天堂。

    早上,凌凡就要坐空中列车前往这个城市了,对于出生于小地方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高难度的挑战,要不是那里还有一个亲戚给他准备了住的地方,他还真不敢轻易跑到那种大城市里去呢。

    “话说我最后一次见小姨是什么时候来着?五岁?还是六岁?”林凡在里面找到了薄纸上写到的地址,这个地址他这两天已经用地图看了好几遍了,地处高档住宅区,四周都是别墅型建筑,他实在难以想象他这个连样貌都记不清楚的“小姨”真的会在那种地方有一套房子,要知道按照海杭市的地价,那里的一套房产价值分分钟上亿,他可不太相信这个小姨会空出一套上亿的房子给自己住,哪怕这个小姨是亿万富翁也太奢侈了吧?

    要不是收养他的小姑一家亲口证实是这位小姨的安排,他还以为自己遇到骗子了。

    让我去海杭市还给我一套豪宅住?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

    不过凌凡也是没办法,本来自自己的父母亡故后他就是寄宿在小姑的家中,现在小姑的儿子已经渐渐长大了,他实在厚不起脸皮再寄居在别人的家里,这么一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海杭市看看了,大不了是假的他就住两天天桥底,然后找份包吃包住的工作,反正他有手有脚也不怕饿死。

    上着网恍恍惚惚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凌凡看到时间差不多就提起行李直接出了门,小姑一家前天就回了老家,这样也好,起码他走时不用看到小姑唠唠叨叨的关心。

    海杭市……我来了!

    当空中列车随着一声尖啸冲上天空时,凌凡心中难免激动,这次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出远门,自从因为某个原因从学校退学后,他已经很久没做过空中列车了,上一次坐还是学校组织合宿活动的时候。不过上次去的是离家不远的小城市,而这次是全联邦最大的城市之一——海航市!

    空中列车逐渐升入预定高度,这个高度在现代的城市交通中属于最高高度,凌凡往玻璃窗外探头看去就能看到下方密密麻麻穿梭而过的车流。这个时代,早已淘汰了四个轮子驱动的交通工具,取而代之的是在规定空域高度行驶的悬浮汽车。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研究出反重力系统,名字长得凌凡都记不住的外国科学家。

    如果没有这个人研究出的这个系统,别说是空中列车和悬浮汽车,就连他所钟爱的战地机甲也不可能出现吧。

    列车的速度渐渐达到恒值,凌凡看风景也看腻了,就在他打算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旁边的一阵窸窣声响让他刚闭上的眼睛又睁了开来。

    只见一名少年坐在了他的旁边,碰到他醒来略带歉意,道:“不好意思,吵到你睡觉了。”

    凌凡摇摇头,没说什么,只是有点疑惑,列车起飞了这么久,他一直以为旁边的位置没人呢,没想到现在这个人才来。而且微微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凌凡不由上心了一下,这个少年长得还真漂亮啊。

    对,是漂亮,如果凌凡不是下意识看了一下他的喉结,他还真以为这个少年是女扮男装的。

    不过对于这个人的关注凌凡也仅此而已,正打算闭目继续睡,少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个,大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凌凡无奈地睁开眼,道:“什么事?”

    “可以……帮我把这瓶盖打开吗?“

    一个大男人竟然打不开一个瓶盖?凌凡愕住了,狐疑地打量了一下少年一眼,林凡还是无语地帮他打开了瓶盖。

    “谢谢你,大哥。”少年美美的对他一笑。

    对,是美美的,凌凡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难道自己单身久了,连看一个男人都觉得眉清目秀了?

    见少年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喝着饮料,凌凡估摸终于能小小睡一会了,不过没多久,他刚迷迷糊糊进入半睡状态的时候,少年的声音又响起起来。

    “……大……哥……大哥……”

    “又怎么了?”凌凡心里一叹,没好气地睁开眼,然而一看少年的样子他就一怔。

    少年佝着身子,身体微微地颤抖着,而脸上更是一副非常痛苦地样子,凌凡一惊,忙道:“你没事吧?”

    “我……”

    凌凡正打算站起来呼叫乘务员手却被少年一下抓住。林凡低下头,便见少年对他摇了摇头,痛苦地脸庞上挤出一丝微笑,道:“不要叫人,我……衣服里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