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洛家俊继续盯着她发问:“给他煮得太多,所以忘了次数?”

    封萧萧忍不住抬头看着他:“家文是我丈夫,我给他煮咖啡是天经地义的事。”

    “天经地义?”他冷笑:“那给别的男人煮咖啡也是天经地义?”

    她不想再理他,这个人现在幼稚得不可理喻。

    封萧萧低头认真数钱,等她数完了,洛家俊说:“封萧萧,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勾搭男人很有一套?”

    她装没听见,把钱放在他面前说:“两千块,一百块钱一张,一共二十张,一张不多,一张不少。”

    他却不放过她,仍然盯着她的眼睛,抬高嗓门说:“回答我的话!”

    封萧萧淡然一笑,迎着他的目光说:“我怎么勾搭男人了?”

    “你煮一杯咖啡都能勾搭上一个老头,还说没有?”

    她反唇相讥:“洛总别忘了,是你叫我煮咖啡的,我是不是可以说,这是你有意叫我勾搭他的?”

    她成功激怒了他,他抓起钱往空中一扔,二十张粉红色的钞票像天女散花一般从她眼前扬扬洒洒地飘落。

    他暴吼:“捡起来!”

    封萧萧无语地看着满地的钞票,这男人果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这么幼稚的事都做得出来,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能让她生气吗?

    她一言不发,弯腰将钞票一张一张捡起来,又当着他的面数了一遍,然后码得整整齐齐放在他面前,再抬头看着他。

    他的脸阴沉得可怕,恶狠狠地说:“封萧萧!我教会你煮咖啡是为了给我煮,不是让你勾搭别的男人!你再敢给别的男人煮咖啡试试!”

    她仍然很淡定:“那是以前,现在我是你嫂子,没有义务为你煮咖啡!”

    他的脸扭曲了,指着门口吼:“滚!”

    封萧萧刚转身,又想起了他教过她的礼貌,于是回身向他躹了一躬,说:“洛总,我出去了。”

    然后她优雅地转身,匆容地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在关上门的一刹那,她听见总裁室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有无数的东西砸在了地上,还有的砸在了她身后的门上。

    她可以想像,总裁办公室已经一片狼藉。

    封萧萧暗自摇头,五年时间,洛家俊的变化太大了,以前那个温暖阳光的大男孩早已不见了踪影。

    现在的他暴戾、偏执、喜怒无常,动不动就发脾气扔东西。

    秘书听见总裁室的声音,看看封萧萧,又看看总裁室,脸上的神色怕怕的。

    封萧萧安慰她:“没事,你过一会儿去帮他收拾就好了。”

    秘书点点头,她走了出去。

    次日下午,封萧萧把一叠资料送出去后,回到公司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她和洛家俊狭路相逢。

    她本想躲开,但已经来不及了,她也不想让他看出她故意躲他。

    于是她迎着他走过去。

    两个人擦肩而过,封萧萧已经走过去的时候,洛家俊突然叫住她:“封萧萧!”

    封萧萧站住,转过身看着他。

    她的心里是紧张的,就像一只遇到了毒蛇袭击的刺猬,全身的刺都竖立起来,随时准备应对他的冷枪冷箭。

    他冷冷地盯她半晌,说:“洛家文已经死了,你不是洛家的人,以后见了我要问好!”

    她浑身的血液冲上脑门,真是欺人太甚!

    她胀红着脸说:“就算洛家文死了,我也是他正式过门的媳妇,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我凭什么就不是洛家人了?”

    “凭什么?”洛家俊冷冷一笑,缓缓向她逼近。

    封萧萧紧张得汗毛倒竖,但硬撑着不后退。

    他走到她面前,头低下来,嘴唇几乎贴在她耳边。

    她清晰地感觉到了他呼在她脸颊上的气息!

    这气息是那么熟悉,虽然已经有五年之久没有和他见面,此刻那种熟悉的感觉却扑面而来,让她的心跳紊乱了。

    他说:“那孩子是洛家文的吗?”

    他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

    封萧萧浑身的血液就如冻僵了一般,脸色刷白,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孩子是她和洛家文之间的一个秘密,除了她和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