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唐小宝的意思是一定要让楚穆远回到以前,若是楚穆远那边想不到办法,那么就在安雪儿面前想办法,他还不相信两人都找不到破绽,他觉得自己还是能趁虚而入的。

    安雪儿和楚穆远一回到家,这边就有人送请柬去了王府,是宴请安雪儿的。

    安雪儿瞄了一眼请柬上面的话,直接把请柬仍在了一旁,对方想要做什么她一眼就能看明白,不过是想要她出去。

    楚穆远拿着笔正在练字,见安雪儿不屑的把东西仍在一边,便知道上面定没什么好事。

    “是请你出去赴宴的?”

    安雪儿点点头:“的确是请我赴宴的,不过我不去。”

    楚穆远也明白那些人的想法,轻蔑一笑:“今个没有安排好倒是让你受气了,那李菲菲一直暗恋我,还有那林慧儿,吴玉婷都是追求过我的女子,他们的父亲都是在朝为官,但只有李菲菲的爹身居高位。”

    安雪儿当初也看明白了这点;“秋霜和秋雨给我说过。”

    楚穆远接着道:“你一个宴会都不去?要是你感兴趣我可以陪你去。”

    他觉得安雪儿也没个朋友,难免会觉得孤单。

    安雪儿耸耸肩一点也不在意,那些个小姐想要做什么她闭着眼睛都知道,何必上前自取其辱,还有跟这些人在一起当真没什么好聊的。

    “我可不想去,我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在家里作画,再不济在家遛鸟钓鱼也是好的。”

    她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反正不会在这个圈子久待,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牵扯进去,况且干嘛自讨没趣。

    楚穆远无奈摇摇头:“也罢,那样的场合你去了也是寻不开心,这几日我会好好跟着齐先生学习。”

    安雪儿觉得楚穆远学习最重要,笑眯眯道:“这好呀,你好好跟着齐先生学习,你要是听话了我在你父皇母后那里得到的奖励也多,想一想那些赏赐我就来劲。”

    她知道自己要是不管好楚穆远估摸着皇上皇后对她就不满意了。

    楚穆远很洒脱:“一荣俱荣嘛。”

    安雪儿直接叫秋霜把请帖留着不用管,连着几日每日都有很多人递帖子来,无一例外都被安雪儿都没搭理。

    这让唐小宝等人急得不行,安雪儿不上钩肯定难办。

    楚穆远却每日安安静静的跟齐先生学习。

    闲暇之余安雪儿在皇城晃悠着,想着自己能做什么生意。

    她自己并没有什么特长,想要赚钱可不容易。

    所以必须要快很准的看一门很好的生意最后决定,不管赚钱多少,至少不能亏本。

    楚穆远这段时间学到了不少东西,也算是受益匪浅,齐先生是很好的先生,教学的方式也很合他的胃口,不是那种古板的人。

    很多东西都能举一反三的教导他,对楚穆远来说,这真的是意外地收获。

    安雪儿这日终于想到了一门生意,等楚穆远一回到院子就拉着楚穆远说了起来:“我今个想了一个合适的生意,你听我说说啊,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但我决定了,一定要自己做生意赚钱。”

    她一脸自信,这让楚穆远的心跟着提了起来,他知道奢望安雪儿留在他身边是不可能,但他还是想要这样的日子尽量的延长一点。

    勉强勾起一抹笑道:“你想做什么生意。”

    安雪儿挑眉心情给外的好:“开包子铺,我琢磨着我自己会做的也就只有吃方面的,别的我都不怎么懂,这赚钱做生意总得做自己拿手的不是。”

    她想到了狗不理包子,恰好她会做而且做很好吃。

    狗不理包子可是一个大品牌啊,这个时代的人压根就还不会做,来了这么久也稍微知道这些人的口味是什么样子的,稍微把包子陷改良一下,尽量结合这个时代人的口味,说不定就真的成了。

    楚穆远一听安雪儿开包子铺,首先想到的是开包子铺安雪儿很累,接着想到安雪儿每天肯定会花很多时间出去,到时候他就见不到安雪儿了。

    凑近安雪儿低声道:“你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