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楚穆远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末了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是不是我把你的事情解决了你就跟着我走了?”

    安雪儿觉得楚穆远人看起来还算可以,要是两人合作的话倒也未尝不可,并且她一定会白字黑纸写清楚,写好合作时间到时候时间一到就走。

    跟着楚穆远总比跟着林氏强,她下定决心决定跟着楚穆远。

    “只要你把我的事情解决了,等林氏把我的户籍牌给我,我跟他们家没关系之后我就可以安心的跟着你做事,我这个人是很讲信用的,肯定会把事情办得漂亮,定然不会让人纠缠你。”她拍着自己的胸膛保证。

    她这个人没别的优点,但说话算话讲诚信是绝对的。

    楚穆远一直点头好像很放心她,这让安雪儿松了一口气。

    “那我现在就跟着你走?”他看时间也不早了,计划早点把事情解决完就离开。

    安雪儿带着楚穆远回到了董家村。

    此刻响午已经过了,安雪儿肚子饿得咕咕叫不由难受的揉了揉肚子,从来这里就没吃饱过,她觉得现在给她一头牛她都能吃下。

    楚穆远一直离安雪儿两三步左右的距离走着,两人一进村子就引起了关注,村子里面的人都爱八卦,安雪儿还没到家就被十几人围住。

    “安雪儿你这是从那里勾引了一位公子哥回来啊。”说话的叫董癞子是个嘴特贱的人,平时安雪儿都是远远的躲着他。

    安雪儿白了一眼董癞子没好气道:“有本事你去勾引一个回来,我闯祸了人家是来讨债的。”她说完低垂着脑袋,心中却在琢磨着等会怎么应对林氏。

    她才把话说完人群就被分开了,林氏上身穿藏青色袄子,下身穿着一条碎花棉裤,整个人就像是吹胀的气球一般圆圆滚滚的,用红纸涂红的猩红嘴唇是最吸引人目光的。

    林氏头上插着一支素银簪,此刻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安雪儿叫骂起来:“你个小蹄子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

    安雪儿被林氏欺压惨了,平时稍不注意就会被这恶婆子拳打脚踢,关键是,她连反抗的资格都没,但今天不一样,有句话怎么说的,咸鱼也有翻身的时候。

    她回头看了一眼楚穆远,就怕楚穆远被林氏吓到退缩了,那知她看到的却是鼓励的眼神,她心里有了底气转过头对着林氏道:“我今天去城里卖红薯,红薯滚落了一地这位公子的马车过来结果车轮子压到了红薯上接着车子翻了,公子的车夫还有马车都坏了,幸好公子没事……但公子说我要赔银子。”为了像那么一回事,她说着说着直接哭了起来。

    她脖子缩着很害怕的抽泣,眼睛却时不时的瞄着林氏,林氏傻眼了,听到安雪儿的话直接愣住,马车可是很贵的,她可知道隔壁村子有一户人家有一辆马车听说花了好几两银子,那还直接很普通的青皮马车,眼前这位年轻公子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安雪儿把人家的马车弄坏了得赔多少银子?

    不用想就知道很多,那么多的银子现在想要她拿出来赔,开玩笑吧。

    她顿时愤怒起来,怒气冲冲的上前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安雪儿的头上,喋喋不休的叫骂着:“你个小蹄子平时没看你做多少事情,闯祸倒是一流的,我好心好意拣你回来供你吃供你住还供你穿,你没说给我家赚多少银子,反而还给我闯了这么大的祸事,这年头好人还真的做不得啊。”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眼前这位年轻公子哥追究,若是让她赔银子可如何是好,她们家在村子里面看着还可以,真要跟大户人家比,说不定大户人家稍微有头有脸的丫鬟都比她家有钱。

    安雪儿早就知道林氏会有这样的反应,她捂着自己的脑袋哭着:“我每天做那么多事情那里没赚钱了,要不是你叫我去城里卖红薯也不会出事,这么冷的天还下雪那里有人买红薯啊,这位公子说了要是不赔钱就让我跟着他走,做他身边的小丫鬟,婶子你一定要救我啊我不想去做丫鬟,只要你救了我这辈子我宁愿在你身边变牛做马。”

    她知道自己这样一说林氏肯定不愿意留她在身边,林氏是舍不得银子的人,平时一文钱恨不得当成两文钱来用,叫林氏出银子赔偿,开玩笑!

    楚穆远表面平静实际上心底已经震撼不行,被安雪儿的演技折服,暗自惊叹,这丫头还真会演戏,要不是他知道是怎么回事,指不定会被安雪儿给骗了。

    安雪儿抽泣着,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楚穆远,却是用眼神示意他说话。

    楚穆远尴尬的咳嗽一声旋即看向林氏道:“那马车损坏的程度若是修好估计得二三两银子,不过我看着丫头认错态度好,还这么舍不得你们家,我也不为难你们这样可好?你们直接给我二两银子这件事情就两清了。”他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他算是看出来了林氏是绝对不会出银子的,林氏在看安雪儿的时候,眼神中的嫌弃丝毫不带掩饰,看来今天能带走安雪儿了。

    林氏惊讶的瞪大眼睛比起两根手指头不可思议道:“二两银子,你居然要二两银子!”

    按道理说马车是没有损坏多严重,而没有损坏多严重居然还要二两银子?这是在抢钱啊。

    她瞄了一眼安雪儿,见安雪儿还在哭泣,其实她觉得安雪儿不止二两银子的,要是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估计能买三两银子左右,所以开始舍不得安雪儿来。

    再说了楚穆远说二两银子就一定是二两银子啊,指不定楚穆远是故意敲诈她的呢,越想下去越有底气:“你说二两银子就二两银子啊,空口无凭也得让我们看看马车才行。”

    林氏很嚣张的说着,说完后自信心满满的看向村里人,她刚才可是说了一句很明智的话呢,很想显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