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呸!那肉是你能吃的?奸懒馋滑的贱货!也就是我儿子和我们家心肠好,愿意要你给你口饭吃!

    别以为是个知青有点文化就能咋地,最后还不是要在那土里刨食吃!

    别以为我们家傻,不知道你跟姓吴的那点破事……”

    一声高过一声的咒骂在安丽耳畔响起,她怒视着眼前指着她鼻尖吐沫横飞咒骂的死女人!

    这女人不是邓建设的母亲王树梅,她那个胡搅蛮缠的前婆婆吗?

    对着这张永远也忘记不了的尖酸刻薄的脸,安丽胸口喷涌着重重怒火,她一句话不说,狠狠的左右开弓大嘴巴子抽上去,“啪!啪!”

    女人捂着被打的脸,傻愣愣的呆住。

    当安丽觉得异常解气的同时还想再出脚狠踹她一顿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推动,耳边响起一道温柔的女声,“安丽!安丽!醒醒!到点了!”

    安丽迷茫的睁开眼,望着眼前一张放大的瓜子脸,她眼眸闪了闪才霍然反应过来,刚刚怒扇王树梅嘴巴子只是个梦而已。

    眼前这位瓜子脸,丹凤眼,长相清秀的姑娘叫王珊,是跟她住在一个屋子里的知青。

    王珊诧异的盯着从几天前开始变得不太一样的安丽瞧,眼底带着一抹探究,“安丽!你快点吧!咱们待会该去地里干活啦!”

    “嗯!我知道!”安丽垂下眼眸掩住眼底的异色,快速的从被窝里爬起,从炕边拽过来自己的衣裳,开始往身上套。

    她一边系扣子,一边走神的想,就在几天前,她竟然重生回到了七八年!

    回想前世,要说自己经过一番努力成功的衣食无忧之后,最遗憾的事情便是一时心灰意冷走错了一步,嫁给了邓建设,进了他们老邓家的门。

    要不然,她按部就班的等着知青回城,怎么样也不会嫁给一个农民,过上那样憋屈受气的日子!

    没想到,在她自觉闭上眼睛咽气之后,再度睁开眼,竟然回到了过去!

    这时候,她还没有跟邓建设相亲,一切还可以重来,她的人生还可以改变!

    王珊坐在炕沿边,望着安丽手脚麻利叠被子的窈窕背影咬了咬唇,她压低了声音说道,“安丽!其实我觉得邓建设挺好的!小伙子能干人还好,他家里只有他一个儿子。

    以后你要是嫁给了他,肯定能过上好日子!”

    又来了!

    安丽勾唇冷笑,当初她因为吴正清,心灰意冷之下不再相信男人和爱情,便是王珊每日里在她耳边念叨邓建设的好!

    后来,她觉得回城无望,家里也没有了指望,所以才会稀里糊涂的同意跟邓建设处对象,然后很快结了婚。

    只要一想到婚后过的那如同地狱一般的日子,安丽的呼吸便不由加重,眼神更加冰冷。

    王珊这两天总在她耳边不断的灌输邓建设怎么怎么好的话,她到底是背地里受了谁的指使?邓家还是其他什么人?

    这个问题,她肯定会找到答案。

    王珊见安丽只忙着叠被子也不说话,她紧跟着问,“安丽!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觉得他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