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我大概的去门口逛了一圈,施家上下都在准备去尼姑庵的事宜。”第二天云磊从外面回来,蝉玉咬着筷子尖儿:“其实我挺喜欢商菟那丫头的。”

    “为什么?就因为当初人家夸你字儿好看?”云磊表示女人心海底针啊,不可琢磨:“之前你还对人家百般的嫌弃。”

    “嫌弃是嫌弃,就是觉得她心太高了,卿本佳人,可惜了。”蝉玉一想到,明儿个,无论杨师厚怎样,商菟都得死,心里就格外纠结。一日无话,第二天清早,施三娘从通道回来,告诉蝉玉一切都办妥了,之前的家人们都吃到了解药,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都得到了三娘的通知,但不会影响商菟去尼姑庵。随后,几个人匆匆先去尼姑庵布置,一切事毕,玄庚和千朔送施三娘回到了小院,返回施家。

    商菟携着众人来到尼姑庵,却被泼了冷水:“出家人本不该管这件事,但是务必请姑娘拿出施家掌门人所持的玉笙,老尼才能让您进去祭拜。”其实本没有这么一回事,蝉玉随着施三娘来过,也没用什么东西,只是今天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什么玉笙?你个老尼姑怎么敢诳我?我又不是没跟着三娘来过,呵,真是连你都欺负人呢,啊?!”商菟也不是吃素的,眼神异常凶狠,没了当年温婉的模样。

    “并非是老尼不认得姑娘,只是换了家长,是一定要拿出玉笙或者由前任家长一同来祭拜才能进入的。”尼姑继续解释着,出家人也是可以说善意的谎言的嘛,蝉玉默默地想:“她还真是淡定……”

    “我不知道什么玉笙,施三娘已经跟着王镕逃走了,她背叛了施家,这个施家上下全都知道,施家不能一日无主,还望师父通融通融。”商菟作揖。蝉玉坐在旁边的屋子里,听着这一切,就跟看戏似的,过了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小尼姑跑过来:“姑娘,你还是想想办法,那商菟胡搅蛮缠,师父怕是挡不住她多一会儿。”

    蝉玉是不方便露面的,一旦被人发现晋王参与其中,就不好隔岸观火了:“你放心,再有半柱香的功夫,也就是了,随便说点什么,反正吉时未到,进去也是待着。”蝉玉一把把责任都推给了大师父,反正她谎话都说了一箩筐,现在不自圆其说都不行了。想到这,蝉玉还有点小激动。千朔从后门匆匆赶回来:“玄庚帮她做了下伪装,格外憔悴,我把她重新带回了施家地牢。”

    “你们诓人也走点心,又易容……没点真血,谁能相信啊。”蝉玉虽然心疼三娘,但是又怕事倍功半。千朔无奈:“你放心一万个心吧。”这时屋子外面一阵嘈杂,一个吃了解药的施家女人冲进来:“商菟,你这个贱人!”

    蝉玉好奇心上来,扒着门缝,看来这个人应该是施三娘安排好的。商菟一愣,这怎么可能:“你是什么东西,来人啊,把她给我拉出去。”身边的人竟都无动于衷,难道说……不,这不可能!商菟气急败坏的拉住一个自己新招进来的丫头:“你,去!找将军过来!都是要造反啊都!”

    蝉玉一听,眉头一紧,回身看了一眼云磊和千朔,两个人都跟没事儿人似的自在,也是,郭子臣做事一向妥当,怎么可能出差错,也就是自己总出乱子。丫头这就去了,来人痛骂商菟:“要是没有三娘,你一个被人玩烂了的歌妓算什么东西!你也配!你恩将仇报还想进施家的祠堂!你做梦!你要记得,你姓商,不姓施!”

    商菟有些慌乱:“你放屁!我今日便进了祠堂,更名换姓,以后施家都要听我的,你真是不想活了!”伸手便去推搡,她带来的人,多数都是新人,便帮着她,一时之间,骂商菟的施家女人陷入了劣势,蝉玉都替她着急:“哎呀,怎么还不来,再不来,这丫头就挨揍了。”

    正说着,施家的女人们就都来了:“商菟!说!三娘在哪里!你休想骗了施家上下!”老尼姑明知故问,更是推波助澜:“阿弥陀佛,各位施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商菟姑娘怎么就骗了施家了。”

    施家的女人们七嘴八舌的把商菟的恶性都说了出来,她们明明都是三娘叫来的,还故意质问:“还好我们都只是假意中了毒,说!三娘在哪?”

    商菟冷笑:“你们以为今天你们能翻了天?!看看谁来了!”众人一回身,刚刚商菟派出去的丫头带了一队兵士回来,瞬间局势又发生了变化:“我告诉你们,施三娘在哪,我不知道!从今天起施家就是我商菟说了算!你们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因为,我拿着施家的大印!”说着商菟就掏出了施家的大印。

    兵士走上跟前,作揖,商菟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们将军呢?不是你们将军来的么?”兵士作揖低头回道:“姑娘,南宫城外暴乱,将军得先过那边去,这边左不过一些家里的小事,就只留了我们几人保卫姑娘。”

    商菟有点生气,回手就是一巴掌:“就你们几个,有什么用!”说完又恶狠狠的环顾了一圈:“不过也无妨!我商菟是什么人,就凭你们几个,也想翻了天,今天的祭拜是片刻都耽误不得!”

    “估计郭子臣一行人还真是挺靠谱,自己打自己还能装模作样的暴乱,啧啧啧。”蝉玉佩服,云磊傻笑:“你以为他在城外容易啊,也不闲着呢。一方面得制造暴乱,另一方面还得拖着等杨师厚派来的信使。”

    商菟嚣张的时候,将军赶了过来:“商姑娘。”兵士退到了将军身后。商菟感到很吃惊:“将军不是去?”

    “是啊,不过很奇怪,也没什么事儿,就散了,但是回来的途中,我可是接到了一道旨意,不然你以为我会亲自过来接你吗?”果然,将军在平叛的时候,遇见了镇州的信使。

    “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商菟感觉不对劲,将军明明是来保护自己的,怎么又要接自己呢?

    “你送的丹药出事了,邺王病重,你怎么解释?恩?”将军把旨意递给她,商菟拿在手里看着,瘫坐在地上:“这不可能,不可能,之前不是吃的好好地吗?”

    将军忽然变了脸色:“不光是你,你们整个施家都没人能脱了干系!”施家的女人乱作一团,忽然门外又跑进来一个施家的女人,冲过官兵:“将军,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商菟自制的丹药,肯定有问题,现在只有三娘能救邺王了,我刚看见三娘被商菟困在地牢生死未卜!”

    施家的女人说什么的都有,但全都是指责商菟的:“刚刚你还说三娘不在了,原来是被你关起来了!你这个蛇蝎的女人!”

    “将军!三娘若是回来,必定能救邺王,到时候将军你也是大功一件啊!”女人们恳求。

    将军思量了一会儿:“来人啊,去把施三娘救出来,一并带到镇州!”

    “是!”手下的就去了,商菟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坐在地上默念:“这不可能,不可能……”

    众人都走之后,蝉玉才出了屋,大师父作揖:“阿弥陀佛,感谢姑娘救了施家。”

    蝉玉回礼:“这都是应该的,因果轮回,命中该有的。”

    “此事一过,整个镇州和南宫怕是就要戒严成铁桶了,姑娘有何打算。”大师父还是担心。

    蝉玉回头看了一眼千朔,千朔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蝉玉心领神会:“大师父放心就是了,山人自有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