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本章主要注释:1邺王——杨师厚的尊称,梁国自皇帝起,不直呼其名。2银枪效节军——杨师厚创建的亲军】

    “你们姐俩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还以为来着松松筋骨,没成想,这么一个松筋骨啊。”云磊挥汗如雨的挖着地道,千朔也在下面帮忙,蝉玉几次三番要跳下去,都被两个人推出来,别跟着添乱。

    玄庚悉心的在给施三娘布置新的容貌,施三娘不方便说话,蝉玉只好替她说:“杨师厚身体大不如前,现在只能靠施家的丹药吊着精神,每天必吃,所以施家也不断的去送,在命根子上动手脚,比我们深入敌内要容易多了。”

    云磊迟疑的向上看:“那药,少说也得个一两天才能到镇州啊。万一杨师厚有存货,不能及时吃下,我们可不就惨了。”

    蝉玉忘了一眼玄庚,玄庚一边帮三娘整理面容,一边淡淡的说:“丹药这种东西,尽早服下为佳,宁可先吃新的,也不会吃沉的。”

    蝉玉看着地道挖的进度,拄着胳膊肘:“所以啊,杨师厚吃下去,就会发毒,等镇州那边一乱,南宫他们也就顾不上了,到时候还有商菟背锅,我们名正言顺的拿下她,没人会质疑。”

    千朔沉思:“但是我们这么急着取而代之,真的不会让人起疑吗?”

    蝉玉也游移了,若是自己,肯定会多想,但那个时候,杨师厚必定已经死了,只要他死了,换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住镇州:“所以你快给晋王和王镕传消息,最好让东北的周德威将军也照应一下,镇州势在必得。”

    千朔一个箭步窜出来:“这么快。”

    蝉玉一耸肩:“我也没料到会这么快,或许,商菟反而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千朔眼瞅就要走,云磊累的一把扔下手中的铁锹:“不是吧,洛兄,你这一走,可就我一个人挖地道了。”千朔笑道:“慢慢挖,慢工细活,我回来检查。”蝉玉跃跃欲试想要下去,被玄庚拽了一把:“我一会儿来帮她,快去看看三娘,可还认得出。”

    施三娘故意躲在玄庚的背后,慢慢走出来,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蝉玉忍不住伸出手去摸:“哇,姐姐诶,我都不敢认你了。”

    施三娘一笑:“我这就去了,有什么情况我就来地道寻你们。”说完,施三娘就拿起行囊要去施家做应招侍婢,蝉玉一把拉住施三娘:“姐姐,我们这还没挖出来呢,你去哪寻啊。”

    施三娘戳蝉玉的脑门:“说你聪明,你就聪明的没边,说你笨,你还真笨,我自己的家,哪到哪,我心里能没数吗?”蝉玉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她去,扭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玄庚:“你不会是假的吧。”

    玄庚一愣:“啊?”

    “你做的面具那么逼真,我严重怀疑你是个假玄庚。”蝉玉逗他,顺手故意摸了摸他的脸。

    玄庚脸唰的一下变红:“你这么调皮,看我不告诉你姨娘收拾你。”说完纵身跳下去帮云磊挖地道,慌忙的都没有换衣衫。蝉玉乐呵呵的出去喝茶:“天高皇帝远,姨娘打不着。得,你们俩慢慢挖,我去等你们完工的好消息。”

    云磊无奈:“她就是这个样子,习惯就好了。”

    蝉玉喝茶喝的没劲,变了装去外面闲逛,施家虽然变了天,但好在南宫还是一年前的模样,走着瞧着看一路风景,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是什么念头,又想不起来,越想越闹心,索性进了一家茶馆,听听闲事,以前打探消息这种事都是庭礼去做的,庭礼?不错,正是庭礼,正好玄庚在这,万一他有方法救庭礼的娘子呢,回去的时候一定要问问,别让他跑了。

    “你们听说了吗?邺王身体不行了,皇上,动了银枪效节军的主意。”茶馆有人在偷偷的聊,蝉玉凑过去:“这位兄台这话说的,可不是空穴来风吧。小哥,来壶好茶。”说完,蝉玉掏出银两,那几个人也就让蝉玉凑在一起听了。

    “小兄弟,你懂什么啊,皇上才什么火候,他能使唤动邺王的亲军么?肯定要分了。”那人越说越小心,越说越真似的。蝉玉听得认真,却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道:“人家上头换天,跟咱们,没多大关系吧。”

    那人一皱眉:“啧啧啧,一看你就是个逍遥公子,怎么就没关系了,亲军一散,镇州不就又回到赵王手里了。”蝉玉假意一惊:“嘶……还真是,不过不管是邺王,还是赵王,都是那么一回事。”

    这句话说到了大伙儿的心里:“还真都是一回事儿,不过看你年纪轻轻的,也不像是个吃苦的人啊,怎么苦大仇深的,这小伙子。”

    蝉玉端起一盏茶:“穷人有穷人乐趣,贵人有贵人的难处,呵,活着都不容易。”

    那些人又以为蝉玉失心疯了,哈哈大笑:“说什么呢这是,夸他他还接起来了!”蝉玉也大笑,几次来茶馆,都让人觉得自己是个疯子,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天下疯了,这不是茶还能是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