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哗啦――!

    “敢偷老子钱?!不打死你!”

    屏幕中,一名身材魁梧的冒险者正抓着另一个蟊贼拳打脚踢,周围的人纷纷让到一边。

    彩券屋的空间虽大,但经不起人多,其中不伐充斥着大量的盗贼在这里下手。

    还没等洛特反应过来,屏幕中,另一伙人开始扭打起来,只因其中一个人赢钱了,而另一个输光了的家伙改为明抢了。

    周围的人顿时再次远离――惊慌、烦躁的情绪开始蔓延。

    地精们在大厅中看着人类的样子,纷纷讥笑的同时感慨着又有能量了。

    “赶紧派出死亡骑士进行阻止!现在!”

    洛特搭着栏杆对着下面一声大吼,他可不是头脑简单的怪物,一间娱乐场内如果出现纠纷,那么慌乱的情绪很快就会感染到其他人――人家是来这里找乐子的,没有安全保障算怎么回事?

    地精们听到领主这样大吼,吓了一跳,随即又开始慌乱地指挥调度起来。

    没一会儿,屏幕中突然出现一队强大的黑甲骑士,三下五除二就把打架的几个人踢出了场外,顿时在场的人们纷纷松了口气,然后继续买青蛙去了,而地精们所在的领域大厅这边,能量数值开始下降了点。

    “人类之间产生纠纷,然后引发战斗,我们这边也有收入,这样不好么?为什么要制止呢?”

    玛丽亚奇怪地问道,这也是其他地精们的想法。

    “如果不阻止,以后这铺子别想再继续开下去了。”

    洛特的话语让怪物们听了不是很懂,不过也没再说什么。

    看着屏幕中再次爆发出激烈的呐喊声以及结束时的欢呼声跟咒骂声,这边的地精们也跟着开香槟庆祝起来。

    跟怪物们反应不同的是,洛特紧皱着眉头看着屏幕中有关屋子里人类的情感数值。

    愤怒跟快乐各占三分之一,剩下的就是出现大量的嫉妒、忧愁、欣喜等被压制住的情绪。

    他们需要发泄!

    大量的情绪积攒在心里会出问题的!

    想到这里,洛特立即朝着下面叫道:

    “一分钟内,马上给我弄出一间酒馆!快点!”

    小怪物们一听,一时有点发愣,对于领主突然冒出来的各种指令让它们有点手足无措。

    最后在周围红帽子首领的指示下,快速操作着机械,同时一些家伙不停挥动着手里的短杖,在机械跟魔法的合力作用下,一间规模不是很大的酒馆模拟图出现在了屏幕中――看上去像一座没上色的3D模型――得需要领主点头同意后才可以往里注入能量,然后幻化出相关物件生成实体。

    “把酒馆给我改大一点。”洛特站在上面指示道:“还有在旁边立一个牌子,指明这间酒馆能干什么。”

    地精们按照命令,给屏幕中的酒馆模型又添加了点东西,最后,下面的首领抬头问道:“已经好了大人,现在您看可以了么?”

    洛特看了会儿,满意地点头道:

    “可以了,开始吧。”

    “遵命大人!”

    ........

    吉尔输光了之前所得到的那一袋子金币,垂头丧气的他,挤出还在不停狂叫着的人群,来到外面后,越想越气:

    “早知道就买拿破仑了,那家伙居然跳的那么快,真特么.....”

    说到最后,狠狠地把手里的空袋子用力砸在地上,同时感觉喉咙有点发干――是因为刚才在里面嘶声力竭不停大喊的缘故。

    “去外面找家酒馆吧。”

    雇佣兵边说边迈开步子打算朝着地下城通向外面的出口走去,这时,他突然发现彩券屋旁边,居然坐落着一间大号的酒馆......

    “.......”

    这又是什么时候建成的??

    一时感到无语的吉尔,转头望了下四周,在人数不是很多的广场中,也就这两座建筑而已。

    “算了,进去喝一杯吧。”

    看着周围来往的冒险者很自然的进去,吉尔也不由自主地朝着里面走去,不过在临近了后发现,酒馆旁边竖着一个牌子:

    “喝酒、发泄、斗殴、不准杀人。”

    “.......”

    什么破规定?

    推门进去后,庞大喧嚣的吵杂声扑面而来,放眼望去,整座酒馆大厅座无虚席,生意看上去相当红火。

    “大多都是隔壁彩券屋过来的。”

    吉尔边走边说道,同时发现在墙边角落还有一些全身包裹着亮丽银甲的骑士――洛特让人把位于第九层的精英怪――死亡骑士们调过来这里维持治安用,给它们外面改装了下后就上线了。

    骑士只有40级,毕竟整座地下城的等级也才4阶而已,不过来往的冒险者普遍只有10级左右,20级更是屈指可数,因此应付起来也算凑合。

    “这些应该是卫兵吧?”

    吉尔看着那几个一副寻常卫兵那样大大咧咧地坐靠在墙边的银甲骑士,它们一个个包着密不透风的盔甲,叉着双臂,低头沉思的样子,让人觉得这帮家伙是从其他岗位偷跑过来摸鱼的。

    “等等,这里有卫兵么??我怎么不知道?”

    地下城吉尔是来过好几次的,但今天的怪事一件接着一件发生,不过越来越干的喉咙让他中断了思考,快速朝着前面吧台走去。

    “来杯麦酒伙计。”

    在吧台后面,身材魁梧一脸横肉的酒保听了后,叉着双臂,没有动弹,就那么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了?!老子有钱!”

    吉尔顿是有点发毛,啪的一声,直接将一枚金币拍在吧台上。

    酒保瞥了一眼金币,冷笑道:“佣兵是么?胆子挺肥,敢坐这里。”

    “坐这里又怎么了?!”

    “因为这里是我的位置!”

    一道声音从后面响起,同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用力拍在了吉尔的肩膀上,“老子只是去了趟厕所的功夫,你就敢捷足先登?!活腻了么小子?!”

    这下,吉尔算是明白了,不过他没打算站起来――因为输了钱的关系,压抑已久的情绪急需找个地方宣泄下,这家伙正好合适,但现在喉咙很渴啊!

    这时,前面酒保向他推来一杯纯度蛮高的烈酒,微笑着怂恿道:

    “这杯是送给你的,佣兵先生,祝你接下来揍人的时候能顺利点。”

    “谢谢!”吉尔拿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哈!好酒!”

    说完,站起转身啪的一下,直接将酒杯用力扣碎在了后面那家伙的脑袋上......

    代表着愤怒的能量开始飙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