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菜皮小说 www.shukuai123.com ,最快更新贤妻学弟最新章节!

    今天是和蒋赫结婚一周年,早上起来的时候蒋赫问自己想要什么礼物,自己抱了抱他的腰,说什么都好。

    要说最感谢的事情,应该就是几年前那场车祸了,明明是最不幸的事情,却因为遇见了蒋赫而梦幻起来。

    想当时蒋赫还曾提议做自己的监护人,幸好自己年纪足够大,大到可以自己一个人不再需要监护人,从而才能以平等的身份站在你面前。

    想当初自己真的把蒋赫当成了救世主,心里说着要回报,要回报,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馈赠,实习的时候住进他的公寓,虽然他不常在那个公寓自有住处,但是偶尔来一起也是一件让人期待又紧张的事情。

    通过他也认识了他的朋友,温柔的蕲娋、霸气御姐的斐安,每个人都很好,同时也不难发现蒋赫对蕲娋的心思,当时以为他是拿蕲娋当妹妹的喜欢,毕竟他和蕲娋是青梅竹马,而最后蕲娋有了相伴到最后的男朋友,很明显蒋赫是被抛弃的那一方。

    这一点让自己心疼,可是心疼又有什么办法。在爱情里,本就没有其他的客观因素,一切全凭主观决定的。

    她只是没想到,会在蕲娋的婚礼上接到新娘子的花。

    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也许要开始转运了。

    之后一个月,蒋赫跟自己求婚,猝不及防。

    哪个女儿不怀春,蒋赫那么优秀人又好,然后自己就试探着答应了。

    答应之后的生活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要说最大的区别就是蒋赫从自己的单身公寓搬到了自己住的这个公寓。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自己和蒋赫之间的关系,应该就是古时候夫妻之间的相敬如宾。

    有了光明正大在一起的理由,自己也尝试着去依赖他,撒娇什么的虽然做不来,但是平时多问问他,他都会耐心解答。

    半年后,他求婚。

    一切就像平淡的小河一样,顺顺利利、水到渠成。

    求婚之后见父母,他的父母很好,准婆婆看起来更强势一点,刚见面就给自己手上套了玉镯。

    准公公看起来凶巴巴的,但是在女人面前冷不下脸,曾偷偷看见过准公公和蒋赫在一起的样子,嗯,是真的凶。

    准婆婆表示如果蒋赫对她不好,可以直接来告诉她。

    婚礼举行的很浩大,蒋赫作为H市除了斐安家的安禾集团之外第二大集团继承人,也是响当当的青年才俊,想和他联姻、合作、牵线搭桥的有的是,很多人都在困惑为什么娶了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甚至婚礼当天,敬酒的时候自己就被人为难了。

    自己习惯了忍耐,打算赔着笑脸糊弄过去的时候,蒋赫走过来。一手揽住自己的腰。

    “谁对我的小新娘有意见?是想毛遂自荐啊还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蒋赫喝的微醺,眼睛半眯着,让人看不见他眼睛里的光芒。

    不管他的眼神如何,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有点痞痞的蒋赫,不同以往的稳重,竟然觉得有点让人心动。

    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假笑变成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当天晚上蒋赫的温柔让自己沉沦,不管他心里有谁,遇见他都是自己的幸运。

    毕竟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当爱情不在的时候,婚姻对他来说便是最大的责任。

    看见窗外缓缓是进来的熟悉的车,自己抛开回忆,起身过去迎接他。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想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怎么出来了,给,你的礼物。”蒋赫递过来一个纸袋。自己接过去,袋子是普通的礼品袋,看不出里面是什么。

    这也是第一个结婚纪念日,之前没有过经验,更不知道他会买什么。

    对了,有一件事没说,当年结婚的日子是蒋赫自己挑的,和蕲娋结婚一个日子,只是比人家晚了一年。

    当时自己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心里还微微难受了一下。

    结婚是一个女人一生中不说最重要的时刻也是为数不多重要的日子,他竟然选了他心里喜欢的女人结婚的那一天,难道不是欺骗他自己,就像和喜欢的人一起结婚的样子吗?

    不过后来也就释怀了,蒋赫这样自律的人,一不出轨,二不家暴,既不沉醉于抽烟喝酒,也不赌博嫖娼,对自己也是没话说,也就没必要非得揪着一点小事不放为难自己。

    想开了之后,没想到一次聚会竟然听到了蒋赫有意而为之背后的秘密,原来他是怕自己会因为工作忘记这个日子,从而和耿年约定,每到这一天都要顺便提醒一下自己,因为是同一天啊。

    这样就足够了,不去管他心底的初衷,只看他表现出来的就可以,他可能还没爱上自己,但是已经把自己作为他的家人,受他保护和庇佑。

    “因为我想早点看到你,看到你买的礼物啊!”

    “调皮,先进屋吧,外面风大。”说着蒋赫一手揽着自己的肩膀,一手去开门。

    “嗯,小小勺和小小年快一岁了吧。”

    “嗯,虎头虎脑的,一个比一个可爱,过两天暖和点要不要去看看?”

    小小勺和小小年是一对龙凤胎,看名字就知道是蕲娋和耿年的。

    斐安和华宸的孩子都三岁了,蕲娋和耿年的孩子也一岁了,蒋赫的朋友结婚的都生子了,除了他。

    “你,挺喜欢小孩的?”

    “还好吧,虽然软软的,动不动就哭,总觉得跟纸糊的似的,但是也不算太坏。”蒋赫想了想回答,斐安家的就是个魔王,别看是个男生,也不知道随了谁,扮猪吃老虎,眼泪说掉就掉,调理别人跟人精似的。而小小勺是个见谁都笑的小姑娘,两个小酒窝,两颗小小的牙胚,讨人喜欢极了。小小年则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什么都乖乖的,特别省心,但是也特别聪明,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绝对无形中让你乐的找不到北。

    不说没想到,这么一想突然想知道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那如果我说你要当爸爸了,开心吗?”

    “爸爸?你养狗了?”蒋赫看了一圈,没发现多出来的小家伙啊。

    会这么想是因为前几天青岚提过如果有条狗就好了。

    “狗你个头啊,给。”青岚从桌子下抽出一张纸递给蒋赫。

    “这是什么?你生病了?”蒋赫看不懂内容,但知道这是医院的检查报告。

    “呆子,这句话表明你要做爸爸了,不是我要养狗。”

    养狗,也亏他说的出口,她不介意他在孩子生出来之后接着说“养狗”。

    “孩子?我的?”蒋赫睁大了眼睛,用手指指着自己,意外的又呆又萌。

    “如果你这么说,也可能不是你的。”青岚一本正经地说。

    “胡说,是我的。”蒋赫把纸小心的放在桌子上,然后蹑手蹑脚的过来,小心翼翼地把青岚扶到沙发上。

    “怎么不小心一点,刚才就不该出去,万一碰到孩子怎么办?几个月了?什么时候知道的?我得给你送妈那去,让她给你调理调理身体。”

    听蒋赫第一次像个孩子气的念念叨叨,青岚觉得有夫如此,妇若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