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蕲照跟在笑笑身后追它,每当他们离的远了,笑笑就坐下回望他,等他气喘吁吁追上来,笑笑再撒丫子跑开,完全把蕲照当成了玩具。

    蕲娋把带来的东西摆好,背靠着树干,调整好靠枕的位置,把书放在腿上翻看,右手时不时拿起切好的水果,微风徐徐,好不惬意。

    蕲照和笑笑正玩着兴奋,一个扔一个捡。草地上的狗狗们偶尔叫几声,和主人们玩闹着,只看着就让人从灵魂深处感觉到放松。

    斐安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她无比庆幸自己和蕲娋这个温柔的人是好朋友,才能在喧嚣的凡尘中觅得一方净土。蕲娋的温柔体现在对自然的态度,她会善待她遇到的每个动物,甚至植物,这个时候的她是最夺目的,好像她们才是一个世界,把其他人隔离在外,自成一体。

    “小七。”斐安大声喊着,蕲娋抬头就看见斐安在那挥着手。嗯,好像和平时不大一样,平时来的时候,为了舒服一般穿休闲或运动套装出来,今天穿的是白色一字肩雪纺搭浅蓝色牛仔热裤,露出连自己都很少看到的大长腿,这是怎么了,走上性感路线了?

    很快,蕲娋的视线被另一道身影吸引,那是个男人,刚进来,大步向着这方向就走过来,直到赶上斐安,落后她半步。

    “斐安安。”蕲娋将视线移回到斐安身上,打着招呼。

    “这位是?”蕲娋看着陌生男人问斐安。

    “嗯,华宸,算是临时免费司机吧。”斐安想了想,给他这么定位,蕲娋责怪的看她一眼,对华宸说。

    “斐安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蕲娋以为华宸是蕲娋的什么亲戚,毕竟蕲娋因为继承人的关系,对安全格外需要在意,他能得到认可,肯定是有根据的,比如亲戚。

    “没,没有,斐安很好。”华宸脸红着说,紧张的都有些结巴了。

    “他呀,是奔着我车去的,就是一车奴。”斐安毫不客气的坐下叉着水果块吃。

    “嗯。”华宸应声表示同意。蕲娋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看着,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男人对车才是真爱啊!

    “笑笑呢?”斐安四处寻找着,没看到今天的主角笑笑。

    “和蕲照玩呢,我也不知道去哪了。”

    “亏你放心。”

    “没事,哎,你把他带来干嘛,不尴尬吗?”蕲娋靠在斐安耳边小声嘀咕。

    “我也不知道,他说当司机,我问他有没有空,他说有就来了,然后我才发现他有点格格不入,一会让他和蕲照玩去。”

    “你确定他没问题?怎么觉得怪怪的?”

    “他那是傻得,不用理。”斐安把两个人认识的经过大致讲了下。

    “虽然看起来挺巧合,但是查过他身份,很普通的大学生,家里是小地方的小地主,没什么利益关系。”

    “好吧,我还以为是你的什么远方亲戚,被塞进来的呢。”

    “我宁可相信外面的人。”斐安撇嘴,看见和蕲照一起跑的笑笑,就起身去找笑笑玩耍了。那个叫华宸的男人没有跟着,随便找块干净地方就坐下了。

    “要不要来点水果和零食?”蕲娋招呼华宸,华宸摇摇头,看着周围的狗狗,眼睛里闪烁着些许光芒,看起来对狗狗感兴趣的样子。

    “喜欢狗狗?养过什么宠物吗?”

    “算是喜欢吧,我没养过什么,看见他们会有好感,但是不敢养,怕养不好。”华宸笑笑,脸上还染了一层红,有种蠢蠢纯纯的感觉,怪不得斐安这么信任他。

    “细心点,比对自己好就行,狗狗很好养的,宠物医院也比以前完善多了。那个是我家笑笑,7岁了,也生过病,闹过脾气,现在倒是乖多了。”

    华宸顺着视线望过去,看见围着斐安打转的白色狗狗,蛮大的样子,很有活力,看得出来被照顾的很好。

    华宸看了看蕲娋,跟平凡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厉害,狗狗养的好,学习也好,斐安说要不是蕲娋想留在学校,她已经可以进国家研究院了。

    斐安并不知道她给华宸树立了蕲娋的“神人”影形象,她讲这些只是为了不让华宸小瞧或是偏见蕲娋。

    蕲娋也不知道华宸对她的膜拜到了哪种程度,但通过眼神可以发现华宸对她的印象挺好,蕲娋开心的想着:是不是自己的交际能力提高了,那耿年是不是也对自己有好感呢,想想都好开心呐。

    斐安把蕲照赶了回来,自己和笑笑在那玩球。蕲照回来就奔着华宸去了,两个人很快聊到一起去,说说笑笑还勾肩搭背的,就是蕲照175cm的小体格在华宸将近190cm的大块头下没法看了,总觉得蕲照像个小女朋友。蕲娋收回视线,有点辣眼睛了,还是看看书洗洗眼睛吧。

    笑笑玩累了就回来吃点东西。趴在蕲娋腿边,乖巧的不得了,华宸凑过去壮着胆子摸摸笑笑的身子,笑笑歪头看了一眼,又趴下了。华宸惊讶它的温顺和手感,真的好软啊!

    斐安诧异的看着华宸,又看了看蕲娋,她不在的这一会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华宸不拘束了,和蕲娋两人的关系也亲密了许多呢?

    “晨哥,别看笑笑就看看没咬你,这是因为我姐在这呢,要不笑笑可口下不留情。”

    才多大一会,就晨哥晨哥的叫了,男生的友谊总是建立的很快。

    “真的吗?”华宸看向蕲娋这个主人。

    “嗯,以前咬伤过人。”

    ……笑笑这么凶?明明看起来很乖很柔的啊!

    “别担心,笑笑不会咬你的。因为你太傻了,笑笑怕被传染。”斐安笑着说。小动物都是敏感的,谁好谁坏都知道,笑笑上次咬人也是因为那个人试图伤害它,它才反击的,没道理都是笑笑的错。

    ……我该为此感到骄傲吗?

    “斐安说你是大学生,是哪个学校的?”蕲娋问。

    “h大。”

    “h大啊,挺好的,听说h大有个国民男神,真的假的?”蕲娋翻书的手一顿,继而问道。

    “国民男神?好像是有个什么男神,叫韩绪一,很多女生都喜欢。”所以都拒绝了他,华宸想起来就有些伤心。

    “怎么样?说说。”

    “不大熟啊,听说挺厉害的,颜值、成绩、家世都是上等,缺点可能就是太招蜂引蝶了。”

    “那你们学校还有谁能称上男神啊?”

    “耿年吧,我熟的也就他了,就是性子冷,有点淡泊。”

    如愿的听到耿年的名字,蕲娋微微握紧了双手,书页都被她捏的有点皱了。耿年这个人,真是讨她喜欢,怎么办,好像拥有他,完全彻底的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