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胡家的宴会进行到了尾声。

    实际上满场的贵宾,最为洒脱的就是徐长卿。

    享用了美味佳肴后,直接拍屁股走人。

    其他人都是浅尝即止,没那心思吃,都等着拿项目相关的资料信息呢。

    谢重阳这个人本身就不简单,这人被车裂而亡,躯干封印于各处,光是封印地,就有不少陪葬品以镇压怨气。

    这些陪葬品可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天材地宝制成的法器。

    人们徐长卿谏言,原因之一就是怕徐长卿出手,入道者出手,估计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万幸徐长卿挺识惯,被高高供起,不下场跟大家伙抢了。

    可胡楠光却拿捏着,不肯说个痛快话,人们自然是食不甘味。

    直到独孤野、澹台雨嫣等起身,获赠了礼盒,人们才意识到,猫腻在这儿呢!

    于是纷纷告辞,有的尚未离开览秀园,就迫不及待的拆礼盒了。

    内里真的就是礼品,只不过礼品中包括一张烫金的硬笺,内里用缎带卡着银行储物柜的钥匙,并有地址说明。

    胡楠光父子将群英送走,关起门来小评群豪,很自然就说到徐长卿。

    “老师,这徐长卿您怎么看?”

    被胡耀庭称作老师的是位须发花白、面色红润的老者,可惜身周隐隐飞绕盘旋的青黑之气坏了其皮相。

    他手中把玩着一枚玉牌,闻言将玉牌收入匣中,递给胡耀庭。

    道:“不入流的杂玉,被点石成金,戴着它醒神清脑,豪饮不醉,什么迷药魅术也拿你没辙。”

    胡耀庭惊讶,“这回礼真是有心了。”

    “不但有心,还有本事、有主见、有分寸。人家这是不愿欠你分毫人情。这样的人往来有益。不过与之打交道,多用诚意,少用谋算,情谊能攒就攒。”

    “多谢老师提点。”

    胡楠光也指点迷经:“这徐长卿与那阔豪余相交莫逆,又手握星记道符,料想不差钱。而之前一直修行,低调不喜张扬,人脉、渠道是其短板。”

    胡耀庭听的眼睛发亮,心说:“对啊!当今社会上,浮躁短视、见钱眼开、嫌贫爱富、浅薄攀比者多如牛毛,徐长卿入世,身旁又乏人服伺,遇上这类蠢人蠢事自会不便,只要他多多留意,这都是机会啊!”

    群豪星散的时候,徐长卿正在山道上跟余玄机通电话。

    余玄机有工作需要打理,人在魔都,听闻一切顺利,并且徐长卿基本敲定了公职,很快就能进行社稷之力的运用尝试了,自然是十分高兴。

    不过,他那边却是有坏消息。

    大约一周前开始,天朝各地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起特殊的恐袭案。

    特殊的地方主要有两处。1,作案人非是常人。2,受害人也不是普通人。

    最新的一宗,就发生在历城,动静很大,他提醒徐长卿小心一点。

    徐长卿若有所思,联想到今天的聚会,周一航未到。又想到了空海的提示,觉得这一系列恐袭案,恐怕是大事件的开端。

    空海说他出山入世即是应劫,徐岺两百多年前就算到他这一代要出大事。

    他也隐隐有乌云盖地之感。

    种种不祥让他有了紧迫感,他考虑着,是不是加快运转,把新到手的资源都利用上。

    资源之一,是余玄机为他准备的物。

    十方罗盘只是其中之一,用以寻踪定位,余玄机显然是希望其能取代徐家祖传的仙灵盘的功用,哪怕只能帮到些小忙,也是好的。

    还有一部分是些近些年一点点搜罗的、比较罕见、又不怕放的天材地宝,可供加工。比如灵石,青玉。

    灵石不必细说,它就是天地灵气凝结之物,这东西全球超自然圈子都通用,西方外道称之为魔晶,魔法石,本子神道教称之为神石、命石。

    青玉,寻常人都知道古人尚青,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在现代人眼中,青玉跟白玉一样,都属于接触变质成因所形成的软玉,只不过它含有微量的铁元素,因此与白玉有了差别。

    可从玄门的视角看,古人尚青,是因为玄门用青,青同清,代表天地灵气,万物灵机,为什么古代秀才着青衫?就是这美好的寓意,纳灵气,聚灵机,才高八斗,钟灵毓秀。

    而玄门用青,主要体现就是青玉,其次才是白玉,至于先进缅甸玉石坑的那些,古代华夏称作翡翠,色绿,是硬玉,地位远不及青玉。

    天朝的软玉,基本都被挖光了,所以余玄机凑了一批上等青玉给他,也算是煞费苦心。

    青玉是道法神通的良好载体,他确实用的上。

    资源之二,是余玄机为他准备的人。

    余玄机跟他是发小,他之喜好,自是知晓。两人初中时,他就念念不忘,好几次都赌咒发誓,必要炼成五行灵鬼。

    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老豆徐源悲天悯人,不愿他玩弄鬼物,觉得是一种亵渎。且太平年代,想要找到合格的鬼物也十分不易,祖训有言,不可太沉迷外物外力。

    那时他争强好胜,又叛逆心强。徐源越是不让他干,他就越是想干成,因为徐家还没有哪个炼成五行灵鬼。

    远祖徐岺批卦,说他很行,可他却看不出自己哪行,他急迫的想证明自己。

    作为好基友的余玄机,没忘记这个,特意筛选组建了一个战术小组,精通现代战争以及各种军械及作战器材的使用,并且是囊括了情报后勤、行动组的完整队伍。

    这个小组的存在,恰恰补足了他的战斗思路与当代军事战术应用脱节的短板,一旦跟五鬼完成合一,立刻就是常务、玄务两用,相信会成为合格的帮手。

    资源之三,就是空海送他的《道痕录》和雷击养魂木了。

    《道痕录》可以先放一放,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变现为战力的。养魂木却可以。

    养魂木与他而言,有两个选择,一个打造成系魂命匣,哪怕肉体破碎,灵魂也可以在命匣中避难,图谋再起。

    又或制成灵鬼阴巢,用来豢养;灵鬼,好处自然是一大堆。

    一番思忖后,他决定制成阴巢。

    他觉着,如果自己惨到肉体都破碎了,那么求道之路就基本绝了,所谓的图谋再起,最多也不过是有了复仇的可能。

    求道本是逆命法,九死不悔决然心。不留余地,方有望争一线天机。没有系魂命匣,也就不容易滋生侥幸心理。

    电话通完了,思路也捋顺了,徐长卿开车离开鼎泰山庄。

    老实说,如果就是在市区活动,他更愿意使用电动车。

    这几年私家车疯狂增长,堵车、缺乏车位在高州这种古风盎然的小城时常发生,端的是让人扫兴,还耽误事。

    这不,又发生刮蹭了,就在山庄门口,一方是山庄住户,另一方是赴宴的玄门中人,直隶的易北山。

    他到时,易北山已经完成了打脸,对方不过是个有钱的小年轻,而易北山则是有资格登堂入室的先天练气士。

    不过着小年轻骨头挺硬,都疼的一头脚汗了,还死撑着不认错。

    执勤的安保则急的抓耳挠腮,都是惹不起的人物,而且这架都不知道怎么拉,毕竟易北山从头到位连手都没伸。

    徐长卿下了车,行了过去。

    “咦?”小刘眼尖,认出了徐长卿。

    小刘拉了老张一把:“哥,我没认错吧?”

    老张定睛看,也认出了徐长卿。数日不见,同样的衣服,这次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整个人都显得气质不俗,哪里还有半分穷酸潦倒之色?

    难道是有钱人家的电熨斗够好?

    这当然是个不好笑的笑话,只能说,他俩上次看走眼了。

    小刘还在心中哀叹:“又不知道是哪个人傻钱多的货色着了道,忽悠一圈,立刻人五人六了,瞧瞧,崭新而低调的豪车都有了。这是专门打脸来了。”

    然而徐长卿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直接行到易北山身旁。

    易北山起初还不以为意,昂着下巴用眼角瞭了一眼,他都想好了,今天这小子要不跪地求饶,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好使。

    结果也没用天王老子来,徐长卿往那一站,只是目光平静的注视他,他就觉得肝儿颤腿软了。

    因为他记起这位是遵循玄门古法的主,而玄门古法有戒律:不得轻易向普通人施用术法。

    “晚辈易北山,见过徐师。”易北山恭恭敬敬的给徐长卿行礼。

    “我来跟你讨要个面子。”

    “愧煞晚辈。”易北山额头见汗。

    “谢了,他日去燕京,必登门拜访。”

    易北山欣喜道:“晚辈扫榻相迎。”

    “请。”

    易北山知道这是徐长卿给他面子,慌忙出手解了用在那小年轻身上的术法。随后站在一旁。

    小刘和老张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小刘心中呼号:“我草草,我看到了什么!?”

    徐长卿走到软靠在车旁喘粗气的小年轻身前,抬手一拂。

    小年轻就觉得一阵微风吹来,透肤入脏,丝丝沁凉让他舒服的打个颤,随即所有的痛楚余韵和精神疲乏都散了个无影踪。

    “朋友,见面是缘,跟你讨要个面子。”

    小年轻站起身,道:“好,你说我做。”

    “认个倒霉,自补损失,可好?”

    “好。”

    徐长卿点点头,从布包里摸出一枚叠成三角形的道符,“你妈生你时受了寒,手脚冰凉,冬天尤为难熬。让她将此符置于青玉匣中佩戴,冬日就不会犯寒病了。”

    小年轻眼一红,就要给徐长卿磕头。

    徐长卿一抬手,无形阻力就让小年轻就跪不下去了。

    “你给我面子,我帮你一次,你跪,就是我欠你了,我这人不喜欢欠人东西,尤其是人情。”

    小年轻双手接了道符,驾车离开,易北山一脸歉然的赔礼,徐长卿笑:“你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多个朋友多条路,我今日施,说不定翌日就有得。我对北派的玄学理论素来仰慕,翌日登门,还请道友不吝赐教。”

    “岂敢说什么赐教,是徐师指点晚辈才是真的。”……

    两人客套几句,易北山也作别离开。心里很是高兴,未曾想自己这次因祸得福,象徐长卿这样的人,即便不是言出法随,那也是说一不二的。翌日都不需要指点他什么,光是登门,就足以蓬荜生辉,隐形的好处实在太多。

    徐长卿返回上车时,如当初来鼎泰山庄时那样,向老张和小刘点头致意,既不显得高人一等,也保持着有礼的淡淡疏远。

    望着远去的辉腾,老张感叹:“高人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宠辱不惊,言出必践。”

    小刘则喃喃自语:“原来世上有神通,这不就是说,妖魔也是真实存在的?草他大爷,颠覆三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