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徐岢猛攻硬闯,对手也反应激烈。

    沿途不断有如雪刀光斩至,还有各种怪物阻截,象什么土蜘蛛、百目妖、发鬼、骨女……

    可是,这都是什么破烂玩意?

    徐岢左手风火袖(术技),右手青灵剑指,舞袖挡、挥剑斩,竟无人可直撄其锋!

    眼看着山顶将至,一道乌黑发亮的剑光、带着森寒之气,自‘开’字般的神社正门上劈落而下,势如雷霆,竟然锁住了一隅气机。

    嚓!徐岢法衣左袖被斩去一大块,风火袖破去。

    他后窜一步,目光一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阴煞破法剑!”

    玄门之物,而且是镇地宫之物,其性质类似于古人实用的含蝉。

    含蝉是为死者压舌的,隔绝天地桥,不使其成僵,而阴煞破法剑就是定住死去的修行者尸骸,不使其作祟。

    如今,持法剑的是名忍者,打扮的如同【忍者龙剑传:黑之章】中的主角。

    这家伙显然并不习惯用汉剑,汉剑对他而言剑柄太短,但他的剑道十分可观,

    一击断袖后,连续追斩,每次皆吐气开声,嗨!嘿!嗨!哈!

    剑光匹练,森寒炸裂,每一击都汇集力量。

    徐岢觉得自己大约是被本子的动画给误导了,这忍者技法大开大合,剑势凌厉而迅急,根本就是武士的战法,忍你妹啊!

    俗话说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徐岢避开对方集气势与力量与一体的连斩,反手就是一记直刺,蓄势一击,毫无花俏。

    忍者反应也是快,心神被摄、躲避不能,立刻咬破舌尖,以痛凝神,随即一剑狠斩,以伤换伤。

    嗤!忍者被徐岢的青灵剑指一剑穿颅。

    可徐岢也被斩了一剑,法袍割裂,内里的劲装割裂,皮肉上都被斩出一道煞痕来。

    “这个逼以后不能装了。”徐岢拿起葫芦猛灌了一口。仗着自己够强,仗着对方以刀法驭剑的漏洞,他硬扛了这对方一击,倒也合了自家剑招的真意,一往无前,不破不回。

    可阴煞破法剑本身太凶戾,他虽然无大碍,但消耗极大。

    哒哒哒!机枪射击!

    这个真躲不开,只能硬扛,消耗不小。

    “真会玩!”徐岢一翻手腕,数道白色光梭一闪而没,对面树丛后,岩石后,传来濒死惨叫声和倒地声。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神社的人已经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其中的忍者,用手枪和步枪取代了手里剑和苦无。

    事物发展与时俱进,神鞭傻二辫子被打断改练了双手神枪,忍者自然也能用热兵器,只不过这画风就……

    徐岢只能说,自己可能矫情了点。

    热兵器无疑是有效的,先天一气牛逼,可没气了那也就是皮包骨头肉人,会被射成筛子。

    于是他展开运动战……

    几个小时后,他拖着受伤的身体,一瘸一拐的向山下走。身后山顶,是冲天的大火,将一片天空都映成了暗红色,那是殿宇亭台连绵的大型神社在被焚烧。

    走着、走着,他忽然抬手在空中连划,青色的光痕在空中蓦然出现。

    紧跟着光痕消逝之处,有血雾喷洒。三名忍者,从夜色中显现了身形,扑地前就已经是尸体了,有一个甚至成了两片。

    “傻子!失败一次次,还死不悔改!”

    话是这么说。可实际上他也是挺佩服这些家伙的,有着独立的人格,但又能悍不畏死。

    若不是这帮家伙前仆后继用命堆,他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伊贺、甲贺、芥川、那黑、根来、武田、秋叶,七大忍流,东密秃驴、神道教阴阳人,这次结了大因果,可我需要怕吗?”想着,他隔着衣服摸了摸颈间的挂坠,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

    徐家祖传三宝,尤以神灵眼最为重要。它是远祖徐岺专门为了应对天地灵气日益匮乏而制造的法器。

    器养人,人养器,至今已两百多年,时间熬到了,再加上机缘巧合,一举蜕凡脱俗,成就法宝。

    若非如此,这次他或许就被活活耗死在这隐秘神社中了。

    现在仇算是报了,还有的赚。他想了想这次收获,得出这样的结论。

    一系列事件起于《符图三卷》,此物是他祖父徐凤山在江湖闯荡时获得,不是什么太过高明的宝册,但的确是真东西。

    获得的过程比较曲折,首尾没料理干净,结果就被人惦记上了。

    他顺着线索一路杀,结果一直追溯到东瀛外道。

    他也是醉了,汉字书写的道家传承,本子硬说是他们的,是徐凤山从他们哪里抢夺的。

    嗯,没错,他们没说他们当年是他们抢了徐凤山好友的,还虐杀了人家全家。

    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于是他来了,胜了。

    但冷静下来细一想,他意识到这事干的太糙,为将来埋下了隐患,只不过他少年心性,梗着脖子不肯承认自己有哪怕一丁点错。

    又行了一段路,就听得身后有动静,回头看,见是个穿着狩衣的阴阳师,举着火把跌跌撞撞的一路追了来。

    “我也是挺服你们的,留待有用身日后报仇的道理都想不明白,真的是很难想象华夏几十年前被你们这样的货色欺负成狗。”

    说着他的右手抬起,指端有青光流转,灵鬼之力结合先天一气,砍人砍柴都很方便。

    他的主灵鬼‘青’,是远祖徐岺在世时就开始培养的,本灵是北宋的一位背嵬军千人敌骁将。

    并且他还有异兽之灵‘鬼饕’,吞灵噬鬼,阴阳师的式神基本都给鬼饕加餐了。

    徐家役鬼,手段自然不止这些。其实最为实用的是五行灵鬼。然而祖传鬼灵牌被徐凤山带走,养鬼、尤其是带鬼变得十分不便。

    这次他将神社的鬼巢也一窝端了。

    CCP执政后,伐山破庙除四旧,平坟还野推行火葬,鬼都成了稀缺资源。

    要在国内搜罗,必然大耗精力时间,如今得这鬼巢,抽空就可以祭炼五鬼,至少培养五鬼的饵料有了。

    哦对了,本子们不叫鬼巢,叫式神阁,他对此也是很看不上眼,养鬼就是养鬼,扯什么神,一点都不朴素。

    不过再想想就觉释然了,不这么玩,好几百万的国津神从哪里来?

    追上来的阴阳师一见他又用青灵剑指,当时就跪了。

    用不太标准的汉语道:“仙人,请收我为徒。”说着连连磕头。

    他放下手,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他自然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又或者会说汉语就网开一面。

    真正的原因是他可以察觉到这人的情绪,这人此刻是真诚的,并无作伪。

    如果他是表面卑躬屈膝、实则行刺杀之道,他必然可以感觉出其敌意,对方的功力实在是太浅薄了。

    他没有问对方可曾想明白拜自己为师的代价。那是在侮辱彼此的智商。

    这位都四十多岁了,并且一上来就用汉语,该想明白的都想明白了,这一拜就是满满的野心和不甘。

    “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问。

    “成为全日本最强的阴阳师。”

    “我喜欢有梦想的人,你可以做我的记名弟子。走吧。”

    其实他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喜欢有野心而又出身低的家伙,你都老大不小了,想上位必然不能徐徐图之了,你越有本事,闹的越欢实,我越高兴……

    就这么着,徐岢身边多了个地理鬼以及仆人,这自然给他的逃亡带来不少方便。

    当地人只当是山火,进山救时,才发现内有乾坤,神社规模之宏大,全国都数一数二,并且经鉴定,砾石悠久。

    在火场中,人们找到了不下百具的人体尸骸,据参与者称,好些尸体都是身首异处,显然在大火烧起之前就已经死了。

    此外,还发现了许多半熔的、又或完整的冷、热兵器,其中的武士刀,最差的都是‘村正’那个级别的古器。

    当然,这个古不是说东西古老,而是说做工。

    日本在造刀方面的技艺虽然传承的很不错,却也不是没有任何遗失。妖刀村正的工艺就是丢失的。

    如今发现了这么多古器,自然惊动了许多人,好些人打着保护国家文化遗产的幌子进入了那里,以一种掘地三尺的态度细挖深挖,结果越挖越惊人,林林总总的相关报道,持续了差不多有一年,热度才渐渐降下来。

    而官方则始终三缄其口,最后也没有一个可信的交代。咬死了说是一场山火导致。

    至于徐岢,不到一周时间,他的伤势就大好了。

    有神灵眼,吸纳元气的效率是过去的十倍都不止。

    这一天,两人在某旅店分赃。

    当初徐岢离开工石山,玩的是一锅烩,今天才有了闲情逸致细细察看。

    日文的著作直接甩给中文名叫水木的阴阳师。把这货高兴的什么似的。

    他在过去的岁月中,为了获得实力,为了上位,办法用尽,连怪蜀黍勾引未成年少女的伎俩都用上了,结果却被人揭破,最终前途尽毁。

    如果徐岢再晚来一天,他就被赶出神社了。结果现在不但仕途有了挽救的余地,还轻易的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大法书。

    徐岢嗤之以鼻,天朝本土的玄门学说,是汇集天文地理、人文习俗,三观等等为一体的体系类著作,是带有极强的地域性、种群特色的。单只是取其一部,根本不足以领悟其精粹。

    从和族的民族特性,就能看出与这套体系八字不合,认知有异,道路走偏,能研究出什么好结果?

    他倒也没有太过小瞧本子的多年苦心研发,其术技,还是有优秀点的。

    然而他的远祖徐岺说的好,比术法,哪如比道行?

    道行是主干,术法是皮毛,主干粗壮,枝繁叶茂只在等闲。

    徐岺仙去,并未传下杀伐之术,他有祖父留下的《符图三卷》却也一直未曾研习,所依仗的仅是祖传的役鬼之术。

    但他道基深厚,先天一气,后来又有神灵眼辅助,强化元气吞吐能力,照样将一众外道杀的屁滚尿流,举手投足间就有大力量,换成水木这种不修根本的,就算以命御术,也未必有这样的效果。

    分赃之后第三天,彻底伤愈,偷渡的海船也已安排好。

    即将离开,却发现水木的实力太渣。

    照现在的样子,这货至少得苦修十年,才有望获得大闹的力量。

    太久了,到那时他估计自己都已经入道了,那这步棋意义就不大了。

    他希望水木能在攀爬权位时搞风搞雨,令外道自废武功,还希望可以扰乱视听,使之无力西顾,好让他有一段相对安逸的修行时间。

    思来想去,他决定帮水木开挂。

    他利用伤愈清淤必然喷吐的那口废血,以及鬼巢的众鬼,合成了一头灵鬼,跟濑源苍梧的力量属性很契合。叫做‘胧’。

    他当然有留手,胧可是由他的血作法生成的,虽因契印的关系,他并不能驾驭,却能用秘术直接将之毁掉。

    之后,他协助水木收复了‘胧’,做其本命灵鬼。

    胧的特殊性使水木有着等于先天的战力,他还传授了一些役鬼之术给对方,并为其划下了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这种不修根本,只修术力的货色,他根本不惧。

    更何况,这次东渡日本,他自认已经摸清了和族以及水木的性格本质:只要你比他强,他就是条好狗。

    自己会被这个野心勃勃的本子老男人超越吗?

    别看玩笑了,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就不必青灯古洞的修道了,及时享乐才是正理。

    他的心气可是高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