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方医生,就这么点药能够治病的么?我看你那里不是有不少呢么?”娜塔莎看到方鸿渐只给她注射了一点点药物,有些不满的问道。

    方鸿渐连忙解释道:“娜塔莎小姐,您不要误会,我这是在做试敏,也就是在测试您的身体是否与我的新药有所排斥,如果排斥的话,那这就不是救命的良药,而是致命的毒药了。”

    听方鸿渐这么一说,娜塔莎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那、那怎么样才能知道是否有排斥啊?”

    “很简单,等十几分钟就行了,如果排斥的话,你的皮肤上就会出现红肿或者荨麻疹的症状,如果不排斥的话,那么就不会出现了。”

    “哦,那如果不排斥的话,这种药得多久才能见效啊?”娜塔莎担忧的问道。

    “大概需要十天到半个月的时间吧,而且这段时间娜塔莎小姐您所有的饮食和其他活动都要按照我的安排来进行,否则我无法保证药效。”其实症状轻的话一个星期就能见效,但是一来方鸿渐觉得自己这是刚刚制成的青霉素,二来把时间说的宽裕一点,这样也好有个回旋余地。至于限制娜塔莎的活动和饮食,主要是方鸿渐担心娜塔莎放纵的生活方式会影响药效。

    “没问题,只要能把病治好,我什么都听你的。甚至等我病好了之后,我也依然会留出两天时间完全服从你的任何命令。”娜塔莎一边说一边用舌头在嘴唇上划了一圈诱惑的说道。

    “这、这个就不用了,为您治病是我们医者的本分。”方鸿渐有些尴尬的答道。

    看着方鸿渐这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娜塔莎调笑道:“咯咯,方医生还害羞了。”

    好容易忍到试敏结束,方鸿渐这才如释重负的说道:“好了、娜塔莎小姐,现在您可以到注射室去进行肌肉注射了。”

    “方医生,还是您来给我注射吧,好不好?”娜塔莎依旧不死心的诱惑道。

    方鸿渐则一边快步走出去一边答道:“额、这个是臀部注射,我一个男医生不方便,会有女护士给您进行注射的。”

    就在方鸿渐给娜塔莎治疗的这段时间,上海滩忽然间出了一本极受欢迎的连载小说。

    这一天,吴淞中学的地理讲师杜朝秋正一边随手翻看当天的上海新闻报,一边等着妻子烧好饭喊他,可当他无意中翻到副刊《快活林》的时候,忽然轻咦了一声:“咦,这快活林怎么出新的连载小说了,《京华烟云》这个名字莫不会又是鸳鸯蝴蝶派的那帮人写的吧,不过这个方鸿渐的名字好眼生啊。”

    ?嘀咕归嘀咕,但是无聊的杜朝秋还是埋头看了下去,打算打发一下时间,没想到这一看就彻底的停不下来了,连他老婆喊他吃饭他都没听见,直到一口气读完第一回《后花园富翁埋珠宝北京城百姓避兵灾》,这才长舒一口气,叹道:“写得好,写得真好,这篇《京华烟云》绝不次于《啼笑因缘》。”

    他老婆闻言也是吃了一惊:“不会吧,现在还有能跟《啼笑因缘》相比的小说?你快给我说说,这里面都讲了什么?”

    ?杜朝秋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说道:“不着急,不着急,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老婆一把抓住他的筷子,说道:“快讲,不讲完不许吃,如果讲得好,今天让你喝酒,如果这个京华烟云不好听,这个星期你都别想喝酒了。”

    一听这话杜朝秋就来了精神,立刻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故事好听就有酒喝。嘿嘿,今天这顿酒我可是喝定了,你听我说啊,故事是这样的:在当年北京闹义和拳的时候啊,有个富翁为了避难,就把自家的珠宝都埋在了……”

    ?过了半天,杜朝秋才将这第一回的内容全部讲完,可他老婆还是不过瘾的催道:“怎么不说了,正听到精彩的地方呢,那个姚小姐到底怎么样了?”

    杜朝秋一摊手:“第一回就写到这里,想知道后面的故事就得等明天的快活林了。”

    老婆有些郁闷的说道:“哎,这个方鸿渐也真是的,怎么就不多写一点,偏偏到关键的地方就停下了。”

    杜朝秋解释道:“作者肯定要这么做啊,否则你哪里还会继续看下去。对了,之前你说的得算数吧,这么精彩的故事是不是值得一壶酒啊?”

    老婆想了一下,然后站起身说道:“我现在就去给你烫酒,不过你可得记得明天一定要早点把新闻报带回来,我还想听下一章呢。”

    杜朝秋笑道:“你放心,我比你还着急呢。”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许多看到了这一期新闻报副刊快活林上的新登连载小说《京华烟云》的读者身边,大家一时间都被这个新奇而又精彩的故事给吸引住了,都在期盼着新章节的到来。还有许多刚刚从朋友那里听闻这个故事的人都纷纷跑到街上去买了一份最新出的新闻报,一时之间,上海各大报摊和报童手上的新闻报被抢购一空。

    而此时又喜又愁的就是《快活林》的冯主编,高兴的自然是《京华烟云》的大受欢迎,犯愁的是在自己向方鸿渐催稿的时候,对方提出了一个让他非常头疼的要求,那就是要求预支一大笔稿费。

    按说预支点稿费也是正常的事情,不过方鸿渐这次要求的数目实在是太大,于是冯主编皱着眉头对他说道:“鸿渐啊,你要这么多钱干嘛?”

    “冯叔,我现在还寄住在前岳父家,虽然岳父岳母对我很好,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我还计划开办一家诊所,所以真的是急需一笔钱,还请冯叔您帮忙。”方鸿渐恳求道。

    “这个、其实你可以向苏小姐求援么,她那里肯定不差这点钱。”冯主编提议道。

    没想到方鸿渐神色坚决的一摇头:“这个绝对不行,冯叔您也看到了,我现在正处于追求苏小姐的关键阶段,怎么能在她面前自曝其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