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这天早上,《快活林》的冯总编刚刚来到办公室,就听到秘书报告道:“总编,有一个叫做方鸿渐的人想要拜见您,一大早就过来了。”

    “方鸿渐?”冯总编复述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哦,原来是那天晚上在苏府酒会上救人的那个方博士啊,好像那天他说有份小说要投稿。行、让他进来吧。”

    事实上冯总编猜得没错,今天方鸿渐来的目的还就是投稿,因为这是他计划中赚取第一桶金的最容易实现的办法,不过他并没有像那些文抄公同行那样敢在民国就抄《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他选择的是一部本身就是民国时期大火的作品也就是林语堂先生将在一年之后开始创作的《京华烟云》。

    其实这本《京华烟云》最初是林语堂先生用英语写的,他的创作初衷就是为了能让外国人正确、全面、细致的介绍中国社会,自1939年底在美国出版后的短短半年内即行销5万多册,美国《时代》方刊称其“极有可能成为关于现代中国社会现实的经典作品”。1975年该作品入围诺贝尔文学奖。

    这样的经典之作自然在一开始就将冯总编给征服了,以至于他甚至都顾不得失礼,直到埋头将前三章一口气看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姚小姐总算是绝境逢生了。”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方鸿渐还坐在自己的身边,很是尴尬的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方先生,您的这本书写得实在是太精彩了,实在是让人不忍释卷,刚才失礼的地方还请您多包涵。”

    方鸿渐连忙客气道:“其实您刚才的状态就是对我这个作者最大的夸奖。”然后顿了顿又问道:“额、冯总编,那您看,我这本书有没有希望能在贵刊发表啊?”

    “什么叫有希望?这本书必须得在我们《快活林》发表,如果错过了这么一部经典之作,那就是我这个总编的失职!方先生,您放心,我这就让他们安排版面。”说着,冯总编就要站起身来。

    方鸿渐连忙将他拦住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冯总编,咱们还没谈稿费的问题呢。”

    冯总编一拍额头自责道:“哎呀,你看我这个脑子,居然把这件大事给忘了。”然后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方先生,虽然仅仅看了前三章,但您的这本《京华烟云》给我的感觉绝不下于张恨水先生的那部《啼笑因缘》,不过您毕竟不像张先生那样已经成名,所以我打算按照他的标准折半作为你的稿酬,也就是千字四元,您看怎么样?”

    冯总编所说的张恨水是民国期间最为有名的小说家,他的两部经典作品《啼笑因缘》和《金粉世家》不但在当时风靡全国,即便在现代被改编成电视剧搬上银幕之后也依旧广受欢迎,因此他的稿酬几乎也是当时最高的千字八元,所以冯总编能够比照他的标准来给方鸿渐这么一个新人千字四元的稿酬已经是非常非常的给面子了。而冯总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这本《京华烟云》写得的确是好,二来就如同昨晚的心态一样,打算提前交好这位苏府的准女婿。

    面对这个比自己意料之中高得多的稿酬,方鸿渐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声称谢道:“哎呀,这、这实在是太感谢冯总编您了。”

    “真要感谢我的话,那就抓紧创作后面的剧情,说实话我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了。”

    从《快活林》出来之后,方鸿渐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中山医院,因为今天是青霉素第一次试用的大日子,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在诊室里却并没有见到这次试用青霉素的病人唐先生,而是一名非常漂亮的白人女孩。

    见到方鸿渐这副不解的神情,应元岳将方鸿渐拉到一边低声解释道:“鸿渐啊,是这么回事,老唐这个家伙一听说要给他用的是新药,就怕死的不敢来了。说是让咱们先给这个叫做娜塔莎的俄国女孩用药,如果她的病治好了,那他就过来治疗。不过你放心,在价钱上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会为这两次的治疗出高价的,但前提是治疗必须得有效。”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是为什么唐先生这么确定只要咱们能够治好这位娜塔莎小姐,那么就也能治好他的病呢?难道这位娜塔莎小姐也得了梅毒?”方鸿渐有些不解的问道。

    应元岳不屑的冷哼一声答道:“他当然确定了,因为老唐的梅毒就是被这个娜塔莎给传染的。实话告诉你啊,这个娜塔莎其实就是一个俄国高级纪女,老唐就是跟她做完那事儿之后被传染的,所以说啊这事儿也是他自作自受。”

    得知了情况的方鸿渐在心里感慨了一句“贵圈真乱”之后,便将娜塔莎请到了诊室,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因为娜塔莎的情况也并不太严重,也只是梅毒一期,所以哪怕是目前自己在实验室里做出来的青霉素应该也能治好。

    虽然他是不担心了,不过显然娜塔莎却并没放松,在看到方鸿渐检查完毕之后,神色焦虑的问道:“怎么样,方医生,我的病能治好么?”

    方鸿渐想了一下,然后答道:“额,只要你的身体不排斥我的新药,我想在半个月之内就肯定能够见效。”

    “那也就是说半个月之后我就又能重新工作了?呼,那可真是太好了,方医生。”娜塔莎开心的说道。

    ?一听她这么说,方鸿渐顿时觉得很是无语,劝说道:“娜塔莎小姐,即便这个病治好了,我劝您最好也还是换一份工作,毕竟您的这份工作实在是太容易感染这类病症了,而我这种药是有耐药性的,也就是说当你多次注射这种药之后,你身体就会逐渐的习惯他,所以效力会慢慢的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