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虚空,究竟是什么?

    按照艾因·兰德,或者说书面的解释,虚空即是因不存在而存在,完全由讯息和情感组成的,纯粹而毫无理由的精神世界。

    在虚空之中,不存在时间、空间、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却又和这个世界完全交融相叠——正如同人与自己的影子般不可分割。

    这种解释在洛伦听来简直玄之又玄,好像专门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明白才这么写的。哪怕面前的小个子巫师已经尽可能用自己听得懂的方式来解释了,但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他倒是觉得关于虚空的说法,倒是有些近似于上辈子的“不可知论”——也就是说哪怕是写这本书的人,其实也没有真正弄明白虚空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的,他仅仅是把自己看到的,推测出来的内容写下来了而已。

    但是有一条,不论是书中还是小个子巫师说的都很清楚——对于巫师而言,冥想是进入虚空的唯一途径,也是最稳妥的方式。

    “但是我记得很清楚,在教堂地窖下面的时候,你说过那里已经被虚空完全侵蚀了。”洛伦开口问道:“那一次我们算是‘进入虚空’了吗?”

    “不完全是。而且我说过了,那样很危险!”艾因摇了摇头:“我们使用冥想的方式,就是不希望直接去接触虚空的力量。”

    而冥想,就是入梦——这个世界的人在沉入梦乡之后,他们的精神就能窥入虚空,而更加深沉的睡梦则能更进一步。巫师们根据这一点,一点一点摸索出了更安全,也更加专业的办法。

    “冥想这个词汇源自古代,是由‘心灵’和‘牵引’两个词意作为词源的,这个词汇本身也解释了冥想的含义,将心灵牵引,直至虚空。”

    到了这一步,洛伦才算有些明白。就像是一个硬币有正反面,这个世界也同样被分割成了精神和物质的两个层次,并且是二元一体的。

    正因两个层次相互交叠,所以才会令这个世界出现受到虚空侵蚀的情况——扭曲的地窖,突变的怪物,乃至于魔法,都是源自虚空的影响造成的。

    “……对这个世界的生灵而言,精神和物质是完全分裂的两个部分,不用说做到您这样的地步,哪怕是稍微的触碰,都会像泥土坠入水中一样融化……”

    洛伦突然想起了那个叫阿斯瑞尔的家伙说过的话,如果真的是那样,倒是可以解释自己的疑问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艾因发现自己能够安然无恙,会那么惊诧的原因。

    但是这样洛伦又有了新的疑问:精神和物质完全结合的自己,在这个世界应该是绝无仅有的存在,那这一点究竟意味着什么?恐怕不仅仅是像现在表现出来的这样而已。

    可自己真的应该相信他?确实,对方几乎等同于救了自己一命,但洛伦天生的猜忌心依然让他对阿斯瑞尔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尤其是对方诡异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如同自己身上的一切都在他面前展露无遗了……

    各种各样想法堆砌在脑海里,让洛伦花了半天时间才慢慢冷静了下来——那么遥远的事情不是现在的自己应该考虑的,眼下最实际的,还是应该从基础开始。

    “不好意思,冥想和虚空基本上都是神秘学的知识,我主攻的还是炼金学,不怎么需要了解这些的,所以只能照本宣科而已。”看到洛伦陷入沉思的小个子巫师,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但如果你准备学习炼金学的话,我倒是……”

    “谢谢你,但还是不用了。”洛伦微笑着摇摇头,却又不想让这个如此信任自己的小个子巫师失望:“不过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要试试看冥想。”

    “这倒是可以……”艾因的表情之中依然能看出些许的失落,但还是很主动的帮助着洛伦:“我的第一次冥想是艾萨克那个混蛋帮的忙,所以多少还记得他是怎么做的。”

    “放空你的心灵,不要有多余的想法,然后尽可能的放松——整个过程就像是一场旅行一样,你将坠入自己的记忆之海,当你再次苏醒之时,就是踏入虚空之时。”

    带着隐隐的期待,洛伦闭上了双眼,缓缓的呼吸着让身体放松。只是隐隐约约察觉到额头被轻轻点了一下,好像水面荡开的波纹,原本还清醒的精神瞬间空灵。

    一片灰白。

    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特别,洛伦感觉到自己能“看到”身边的事物,但是却看不见自己,仿佛某种“上帝视角”似的。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颜色,单调,空白,虚无……

    生平第一次,洛伦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体会了,自己好像一下子从鲜活的世界,坠入了白底黑框的书本当中——硬要举个例子的话,就像是原本木头制成的,钉子钉起来的椅子,一下子变成了几个字母和符号组成的“单词”!

    这种惊诧和喜悦,甚至让洛伦的意识产生了些许的波动,让他不得不克制自己过分激动地心情,像是小孩子打量自己的新玩具一样,仔仔细细的观摩着这个完全超出了自己概念的世界。

    用《步入冥想》那本书所说,自己现在还不算真正进入了虚空,而仅仅是“徘徊于自我脑海”,构建属于自己的精神殿堂过程中。

    这对于所有的巫师们来说都是必经之路——毕竟冥想只是一种沉思和恢复手段,犯不上每一次都冒险进入虚空。而精神殿堂就是这样一个妥协的产物。

    强化自我的记忆力,对虚空的把控和认知程度,精神的敏感程度,以及目前洛伦最好奇,也最在意的——任何巫师想要使用魔法,都必须现在自己的精神殿堂之中构建完善才可以。

    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洛伦一开始还以为精神殿堂,就是类似思维宫殿似的记忆手段,但似乎并不仅仅局限于此。自己必须亲自去设计,去构造,才能让它趋于完美,而不仅仅只是储存自己的记忆。

    而构建这座“殿堂”的砖石,就是虚空的力量。至于现在,自己的这座殿堂基本上连地基都没有,勉强算是有一块工地了……

    平静的逐渐脱离,精神和意识就像是穿过了涌动的激流般,从精神殿堂回溯到了自己的身体,原本虚无的世界又重新有了色彩,失去的焦距逐渐恢复了正常,缓缓睁开了双眼。

    果然……即便是恢复了意识,自己和脑海之中的精神殿堂依旧没有脱离联系,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它的存在。洛伦的嘴角微微扬起,瞳孔之中喜悦的情绪一闪而过。

    但是当稍稍侧目,窗户外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洛伦几乎是脱口而出:“究竟过了多长时间了?!”

    “已经整整一天了。”依旧坐在原地的小个子巫师打了个哈欠,眼中都露着疲态:“没事,你是第一次冥想,察觉不到时间是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就先这样吧,等到明天道尔顿导师会正式开始教授你一些基础的。”打了个哈欠,艾因·兰德伸着懒腰站起身来,:“需要帮助的话,我的房间就在隔壁,需要的话记得来要敲门哦。”

    “我会的。”洛伦微笑目送着小个子巫师离开,直至门重新紧闭,房间内恢复了黑暗,脸上的笑容才又一次变成了兴奋地狂喜。

    “如果虚空就是深渊,魔法就是邪恶……”趁着窗外的月光,翘起嘴角的洛伦自言自语。

    “那我现在可就已经堕落的无以复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