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你就是洛伦·都灵,道尔顿导师的说的那个新学徒?”

    站在洛伦面前的年轻人用十分断定的语气问道,带着自己理所当然的表情伸出了右手:“艾萨克·格兰瑟姆,按照道尔顿导师的吩咐,由我带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那就多谢了,艾萨克·格兰瑟姆。”洛伦微笑着伸手去握,对方却直接把手收回去了。

    “别这么快,按照常规的社交礼仪,我们应该在说完话之后再握手。”年轻人侧着头开口道:“并且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你应该称我为格兰瑟姆,或者格兰瑟姆先生。”

    “呃……好吧,格兰瑟……”

    “不过考虑到我们以后就是一个导师的学徒了,并且还将共处好几年,所以你现在就可以叫我艾萨克——但是我比你先来,所以你也可以加上‘学长’这个头衔,如果你愿意的话。”

    “好吧,艾萨克学……”没等洛伦说完,年轻人就直接抓住他的右手用力握了一下。

    “很好,社交完毕。”年轻人直接头也不回的朝着楼梯上走:“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人生苦短所以我们还是赶紧该干嘛干嘛吧,快点儿跟上别掉队了,洛伦学弟!”

    哪怕是自认还算有耐心的洛伦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耸耸肩膀赶紧跟在这个年轻巫师的身后,沿着塔楼的楼梯紧跟着走上前去。

    “你可能已经对这所学院有一些了解了,但还是容我为你介绍一下——维姆帕尔学院一共有四座塔楼,一个主堡,两个庭院组成。我们所在的北塔楼属于道尔顿·坎德导师,二层和三层是他的寝室和书房,我们的宿舍在四层,五层是实验室和藏书室。”

    “学院的前庭院是活动和休息区,后庭苑则是种植园,用于培育少量的稀有植物;学院的图书馆、厨房,大礼堂都在主堡,不过大多数时间都不用去那里。

    “另外如果你是个虔诚信徒的话,祷告室也在那儿。并且我可以保证那里很安静,因为绝大多数的巫师都不怎么虔诚。”

    “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只需要待在这座塔楼里,就可以完成绝大部分的修行——草药学、炼金学、古代符文学、神秘学、咒术学、占星学、历史学……”

    短短的几层楼梯,这个叫艾萨克的年轻巫师就像是本活字典一样说个没完,而且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腔调,让走在后面的洛伦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上楼梯时候的尴尬微笑。

    “很好,这里就是你的宿舍。”艾萨克一边念叨个没完一边推开了房间的门:“床上有一身学徒长袍可以换洗着穿,床单有些旧了但可以接着用,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只有一个。”看到对方终于停下来了,洛伦嘴角抽了抽:“道尔顿导师一共有几个学徒?”

    “三个,这还要算上你——道尔顿导师挑选学徒的标准极其严格,那些凡夫俗子,顶多当个药剂师或者给人算命的骗子根本没戏。”艾萨克骄傲的挑了挑下巴:“那么既然我们聊到了这个,那是不是能问问你准备选修那个科目呢?”

    “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推荐你修习神秘学。这是一门高深的学科,涉及到虚空和物质世界的形成关系,需要相当优秀的天赋和抛弃常识的理解能力。而某些天资不够的人,就只能学习炼金学,接受成为炼金术师的悲惨命运了。”

    “艾萨克·格兰瑟姆,你这个混蛋说什么?!”

    洛伦嘴角一翘,目光转向那个愤怒咆哮声传来的地方——虽然还没有见到人,但他已经猜到是谁来了。

    “不要理这个家伙,洛伦。”气呼呼的艾因面颊潮红,大口大口喘着气,双手抱着肩膀:“他就是个疯子!”

    “艾因·兰德,道尔顿导师特别提醒过,塔楼里不准大声喧哗。”看着从楼梯走过来的小个子巫师,艾萨克开口说道:“而且……你为什么骂我?”

    “哦,是吗?”艾因不怒反笑:“那刚刚是谁说成为炼金术师是什么悲惨的命运来着?!”

    “但那仅仅是因为你的资质和智力不够,才导致你不得不选择成为炼金术师的。”年轻巫师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并没有说你蠢啊!”

    小个子巫师干脆利索的将右手指向楼梯:“滚!”

    “如果你说‘再见’的话,那会显得你比较有礼貌!”没等说完,艾萨克就已经飞奔到了下面一层,躲过了从头顶飞来的“可疑物”。

    “砸的漂亮!”看着眼前飞过去的抛物线,洛伦有些调侃的开口笑道:“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一手呢。”

    艾因的脸一下子染上了羞红色,支支吾吾的,像是对刚刚那副模样后悔了:“我、我平时并不是这样的,都是因为艾萨克这个混蛋……实在是太气人了!”

    “他平时都是这样吗?”

    “没错,这家伙就是个疯子,自大狂,喜欢显摆,还自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小个子巫师赞同的用力点点头:“但他确实是个天才,虽然特别的讨人嫌!”

    看起来不是什么容易相处的人啊,洛伦忍不住在心底说道。上辈子他也曾经接触着类似学霸一类的生物,他们大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不可自拔,把天赋和理解能力当成是理所当然,但奇葩到这种地步的还真是头一个。

    正当洛伦准备打趣两句的时候,却发现艾因脸上那尴尬的表情依然没有褪去,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的模样:“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开口的吗?”

    “道尔顿导师,他……”小个子巫师刚刚开口,却又立刻停了下来,犹豫纠结了片刻:“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做这种事情!”

    自己邀请洛伦来到维姆帕尔学院的目的,就是希望让这个流浪骑士不要再过上朝不保夕的生活,不用再担心生命受到威胁。但现在道尔顿导师居然用这种条件来做交换,那这样一来洛伦和过去的日子又有什么区别?!

    不……说不定会更危险。流浪骑士要对付的,多半也就是强盗和山林间的土匪。而现在洛伦却可能不得不去面对他闻所未闻的怪物,诅咒,甚至是像那个异教徒神殿一样危险的地方!

    “这和道尔顿·坎德无关。”洛伦摇了摇头:“这是我自己选的,而且我觉得非常的公平,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这太危险了!”小个子巫师依然是不放心:“你才经历过一次,还不清楚究竟要面对多恐怖的事情!”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洛伦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荒野:“你知道什么才是最恐怖的吗?答案很简单,一无所知才是最恐怖的!”

    自己对这个世界太陌生了,即便是已经生存了将近三年,当在那个地窖当中第一次面对阿斯瑞尔的时候,那种恐怖感才是真正的如坠冰窟!

    这个看起来和上辈子古代中世纪没什么两样的世界,潜藏着太多太多可怕,可以轻而易举杀死自己的东西了。

    绝不轻易暴露自己的想法,理智的思考和分析,挑选最不坏的方案……这是洛伦一贯的做事风格,但是就在那一天他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在那些力量面前,根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甚至连克服心底的恐惧都做不到。

    “所以,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绝对不要在这个世界上一无所知的活下去,哪怕要付出代价,哪怕会死,我也要弄清楚为什么。”

    洛伦走到自己的床前,拿起了放在自己巫师袍上的一本《步入冥想》,递到了小个子巫师面前。

    “可以教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