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他刚要拐过街头,却听到有人说道:“去亚岗山寻龙谷,二十天,一个人五十个金币,先付二十个,再要四个人,有人要去没有。”。

    五十个金币,酒馆前后左右的人都愣在原地,仿佛没有听清,但宁静只有片刻,所有的人都立即围了上去,声音喊的震天响。

    五十个金币,足够这里的许多人把身边的同伴做掉,秦勇仅仅迟疑了片刻,就被隔在远处,不知道刚才还寂静的街道,此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这两个人一个身材清瘦,青衣长袍,书生装扮,背后一把长剑,脸色却苍白如纸,而另一个虽然是女的,却身材高大粗壮,红色纱衣,腰间别着两枚短斧,满脸横肉,正中一个疤,显得异常凶狠。

    这两个人霸气外漏,离很远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威势,让人不敢盯着他们细看,恐怕都是换骨境的好手了吧,在这荒原小城里,洗髓境中级以上的人都少见,换骨境的好手,而且同时来了两个,他们到亚岗山做什么?

    亚岗山就在达坂城东南面,大约四五天的路程,山并不高,谷却很深,秦勇曾经从边缘上经过,只有几条深沟,又深又长,绵延数百里,众没听说有什么名字,却不知道哪个才是寻龙谷。

    除了几个废弃的矿坑,一些早已经枯死的树林,见过最多的只有一些流窜的野兽,并没有听说这里曾经还存在一个城市。

    书生打扮的人指了一个壮汉,这人姓牛,是西边的一个野蛮人,力大无穷,虽然只是凝气高阶,打起架来就算比他境界高的多的人,也怕他七分。

    另两个是兄弟,姓吕,大家都叫他们吕六,吕七,都使双刀的,都是洗髓初阶,他们本来是另一个赏金猎人团的,却因为吕七争女人和团里的人闹了别扭,出来单干,以心狠手辣而著称。

    结果第四个点向了秦勇,这让众人顿时喧哗了起来,连秦勇自己都有些意外,有的人骂了起来,有的人吼叫着让秦勇立刻自己滚蛋。

    秦勇依旧笑着,金刀黄三第一个跳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小王八蛋,自己快滚蛋,否则我把你这软骨头的蛋黄挤出来。”。

    同时伸手去抓秦勇的脖领子,却抓了个空,秦勇已经挤出人群,到了书生的面前。

    书生从怀中拿出几个钱袋:“这里面是你们的定钱,马匹,食物和水明天早上都准备好,鸡鸣时我们从客栈出发。”。

    他望向秦勇:“小兄弟,买两双靴子,两身衣服,最好把你的那把刀也换把新的。”,他望向酒馆,内心也在嘀咕,他不知道自己的小姐怎么会看上这个惫懒的年轻人,难道小姐动了春心。

    秦勇点了点头,这二十个金币是自己到在达坂城后最大的收入了,靴子是应该换一换了,当然要一身最简陋的皮具,还要上郎中那里拿两幅金创药。

    当然,现在自己最要紧的是吃上一顿,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老板和跑堂的已经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还不到吃饭的时候,酒馆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去往楼上包厢的楼梯上有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守着,看来真正的雇主在上面。

    秦勇很快让跑堂的又失望了,他要了三十个面饼,要了十几斤最便宜的巨蜥肉,比起沙蜥肉,虽然一样苦涩,却不酸。

    胖老板眯起了眼:“我说你,自己天天要饿死,还管那些穷叫化子,这个地方不养闲人,你能养他们一辈子。”。

    秦勇笑了笑,胖老板心里面叹口气,这小子笑起来还真好看,怪不得镇子里好几位姑娘都对他动了心。

    他嘴里说着,又多添了两个面饼,这小子恐怕这一趟很难活着出来,全当自己积德,做一些善事吧。

    外面的人渐渐散去,书生和戴着面纱的人走进酒馆,并没有注意到秦勇,快步上了楼,这两个人走在楼梯上却没有一点声音。

    这两个人都是换骨境以上的好手了吧,甚至还可能更高,怎么会要自己这几个小角色。在那些人眼里,凝气境的这些人和荒原里的沙蜥没有什么区别吧。

    秦勇嘴里啃着面饼,往旧的神庙里走去,自从圣殿兴起,这些远古的异教神早已经被人们忘记,神庙也成了无家可归者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虎妞的外婆死后,房子也被收了回去,两个人已经无家可归了。

    已经看到神庙倒塌的围墙了,秦勇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脸,他有些无奈:“你怎么阴魂不散,你想去,上酒馆求求他们,我是不会让的。”。

    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有四五个远远的跟着,最前面的是黄三,他手里的金刀明晃晃的耀的人眼疼。

    黄三笑了起来:“大爷我已经改了主意,才不去跟着那些傻瓜送死,我只是想要你口袋中的钱,你孝敬给大爷我,以后就有大爷我来罩你了。”。

    秦勇摇了摇头:“马上要到冬天了,这些钱不能给你。”,他的声音虽然温柔却很坚定,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你他妈的找死。”黄三的拳头已经打了过去,却打了个空,他怒吼起来:“你小子别躲,惹毛了老子,老子一刀砍死你。”。

    这时,一个男孩一拐一拐地跑了过:“秦大哥,别打了,虎妞姐的舅舅把她卖了,花香楼的人要带走虎妞姐。”。

    秦勇吃了一惊,虎妞的家人早已经暴死,外婆一死,她和自己一样,也成了个孤儿,,什么时候冒出一个舅舅来。

    整个神庙已经乱成一团,一个满脸横肉的女人抓着虎妞的头发往外拉,一个大汉正用力地踢拦在一旁的瞎子阿欢,断了腿的陈叔满脸鲜血,在高声叫骂。

    秦勇脸上已经没有了笑,他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你们这一群人欺负这些老弱病残,算什么英雄。”。

    他的声音把跟在后面的黄三也吓了一跳,他还从没见过秦勇用如此大的声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