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可秦勇知道,养父的武道修为绝不比秦家庄最强的秦四爷差。

    他曾经亲眼看见为了救一个小女孩,秦三牛单手拦住了一头受惊发了疯的犍牛。村里有一种说法,养父年轻时曾经是名军官,只因为战败才躲到这秦家庄。

    可秦勇从没见过秦三牛和别人动过手,哪怕别人把唾沫啐到他脸上,他还是满脸堆笑。

    秦勇发过誓,绝不让自己的养父再受此侮辱。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刻苦。

    但从十三岁起,他就再也没有丝毫进步。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不够刻苦,就付出更加倍的努力,在数九寒天的大雪中在绝壁上奔跑,在烈日炎炎的夏日中午练气,在暴雨倾盆而下的悬崖瀑布下忍受冲击。

    可不管他如何刻苦修行,不管他吸收多少天地灵气,那贮藏天地灵气的神府只有那么大,只是让他的身体更强壮,力量更大,更敏捷,却没有丝毫的玄力增加。

    武道修为的第一重,是凝气,就是把吸收的天地灵气凝固起来为自身所用,共四阶,初级,中级,高级和巅峰,初级就是在人的脐下三寸的地方凝气入体,中级是凝气成府,开拓气海,高级是气走四肢,巅峰是凝气聚顶,交于百会。

    凝气能让人力量不断增大,控制力量运用的技巧,能不断开发人的身体机能。

    凝气的上面是洗髓,人的身体有经脉控制,洗髓是让人的经脉更加强壮,开发人的潜力机能,也有些人因此开发自己强大的本命元神。

    再往上面是换骨,如果说凝气和洗髓只是让人内在发生变化,还不容易察觉,而换骨则会让人身体表面不一样的变化,皮如铁甲,骨赛硬钢,寻常的刀剑难以伤及,更让周围的人感觉到他的威势,也就是霸气侧露。

    但这一切都只是凡人境,到换骨的巅峰人就很难再进一步,除非你有机缘巧遇,据秦四爷说在一些大的世家和名山大观中有一些人,有着更高的成就,有的能改天换地,摘星吐月。

    秦四爷是秦家庄最见过世面的人,据说到过帝国的首都,他喝醉酒后曾经吹牛说自己曾经亲眼见过当年帝国第一高手,赫燃。

    赫燃,传说当年圣都附近有蛟妖做怪,赫燃入水激战一日一夜后斩蛟妖而归,蛟妖浮尸百丈。

    许多人都以为秦四爷在吹牛,却更坚定了秦勇修为武道的绝心。

    可是没有玄力,再强壮的人也只是一个莽汉,人的肉体终究会有极限,而天地之间的灵气却无穷无尽。

    卫城秦家来人看过,说秦勇的神府和百会之间根本没有经脉相连,也就是说,他是天生残脉之人,根本不可能凝气到百会之地。而他神府不见增大,就连最后一丝自凝经脉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秦家的人也泄气了,潜心堂的事再也没有人提过,毕竟谁也不会为一个废物投资。。

    更让他害怕的是他一用玄力,那鸡蛋般的神府就如千万把小刀在里面乱刺乱扎,一开始还能克制和忍耐,而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疼痛感越来越大。

    养父教给自己一套呼吸方法,每到疼痛的时候,用那种呼吸方法,把积在神府里的玄力慢慢散去,散到四肢,散到肌肤里。

    这样虽然能减轻疼痛,虽然能让自己比同龄的人更加强壮,更加有力量,却不能让自己丝毫提高境界。

    他静心凝气感觉过,自己的神府仿佛被一堵厚厚的墙壁围着,而在他的神府里还有一个如蚕豆大小的点,不停地在神府里四处游荡,想冲出这堵墙壁,只可惜,却没有丝毫机会。

    渐渐地,秦勇自己也歇气了,也许自己命中就是个铁匠的命,他已经准备按照养父的打算和邻村的一个姑娘订亲。

    可就在自己十六岁生日前的一天,秦三牛外出到镇上,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衣中的少女来到他家,要打一把短刀,在秦勇低头看图纸的时候,那个少女手中的一把短匕首插入了他的腹部。

    秦勇永远忘不了那少女纤弱的身影,瘦弱的面孔,还有那冷酷的眼神,如果不是秦四爷恰巧来取兵器,如果不是炉火旁这把残刀发出奇怪的翁鸣声,秦勇知道自己绝不可能从她的手下逃脱的。

    他永远不会忘记秦四爷的惨叫声,也不会忘记自己如一条受伤的野狗一般,在附近的山里拼命逃窜。

    那个黑衣少女紧追不舍,如果不是自己跌入那座深潭,自己一定逃不脱她的追杀。

    秦勇在深潭里整整躲了十天,喝了就喝潭水,饿了就捉条鱼,泥鳅或者一切可以吃的东西。

    等到自己爬出深潭时,整个秦家庄已经被夷为平地,连一条狗都没有活下来。

    更让秦勇不可思议的是周围道路上到处是追捕自己父子的悬赏决杀令,说自己父子是隐藏的江洋大盗,因财屠杀了秦家庄满门一百五十七口,还有过去追捕他们的十几名圣殿武士。

    秦勇当然不相信那个被人欺凌到头上都会送上笑脸的养父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大盗,秦家庄虽然不是天威堡的嫡家,但怎么也算上是世家的分支,比自己厉害的人也一个手数不完,庄主和四爷更是秦家有名的硬手,早就入了换骨境,自己父子根本不可能是秦家庄几名高手的对手。

    凝气,洗髓,换骨,一阶一重天,凝气和换骨中间的差距就如叫化子和龙王比宝,庄主一根手指就能把他碾的粉碎,别说还有其它人相助。

    周围到处是秦家的武士,卫城的士兵,还有白衣如雪的圣殿武士,秦勇在附近林中潜伏了整整一个月,却没有见秦三牛的身影,却差点被人杀死,他仗着熟悉地形才逃了出来,可却从此落下今天的这个病根。

    已经一年了,他从山青水秀的卫城流浪到这里,做过保镖,当过苦力,当过跑堂,也当过赏金猎人,如果不是遇到了虎妞和她的外婆,自己早就冻死在克拉索荒原的冰雪中。

    也就从深潭里逃出来以后,他能感觉到身体里那股抑制不着的的力量却也越来越强大,强大到比死亡还令人感到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