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再次看到这座雄伟的神殿,张益达不禁感慨良多,往事如电影一般一段段的从张益达的脑海里闪过。

    张益达不禁再次想到了多亮先生。

    想起了多亮先生,自然不会忘记那些可恶的凶兽们。

    果然,就在张益达陷入回忆的时候,神殿外的凶兽们再一次活跃了起来。

    以张益达如今的实力,虽然打不过这些孽兽,但是也不至于再被他们直接迷惑了,不过张益达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她拉了拉已经感知到凶兽异动正思考如何应对的谛听,开口道:“不要理会他们,你们一家团聚最重要,先进入神殿吧。”

    谛听并不知道张益达和多亮先生的事情,不过他从张益达的眼睛里看出来张益达和这些凶手之间的关系不寻常,听到张益达这么说,便没有多说什么,领着小白,神色复杂的向神殿走去,走着走着,便褪去了鬼形态,化成了一只黑色的如同猎豹般线条美丽的黑犬。

    张益达也跟了上去,一行来到了神殿门前。

    张益达见谛听似乎还有几分不好意思,便上前敲了敲门,没想到张益达的手还没碰到门,门便自己开了,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张益达的眼前,是赛博拉斯。

    不过赛博拉斯眼中根本没有张益达,自然也就不用说会和张益达聊天什么的了。

    在张益达等一行到了神殿之外的时候,赛博拉斯就已经苏醒并且感受到了谛听的存在。

    赛博拉斯很激动,但是更多的,确实彷徨。

    他之前一直盼望着谛听回来,但是此时谛听真的回来了,他反而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了。

    这也就是他只是在门内等着而没有出门迎接的原因。

    看着一脸激动的赛博拉斯,谛听的眼里不由得也晶莹了起来,看着自己不知道如何说话的丈夫,痴痴傻傻的让谛听忍不住扑哧的笑了出来。

    而谛听的小声,让赛博拉斯的忐忑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他再也顾不得矜持,一下子扑到了谛听的身边,将谛听拥入了怀里。

    张益达若为电灯泡,自然有电灯泡的自觉,默默的走进了神殿,不打扰赛博拉斯一家的团聚。

    过了许久,赛博拉斯才在谛听的指指点点下发现了张益达的存在,不过他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就那么拥着谛听来到了张益达的身边。

    “老朋友,谢谢你,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

    张益达闻言撇了撇嘴,开口说道:“你可别想着一句谢谢就把事情带过啊,说好的,我将你老婆带回来,你就帮我杀凶兽出气的。”

    听了张益达的话,赛博拉斯正言说道:“那是自然,多亮不仅仅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之前因为我的主人的缘故,我不能离开神殿,现在不同了,谛听回来了,有她在,我就可以出去了,你放心,我会杀了那些凶手为多亮报仇的。”

    听到赛博拉斯这样说,张益达忽然想到自己貌似还没有告诉赛博拉斯他主人已经死的信息,于是挠了挠头开口说道:“杀凶兽倒是不及,只要别忘了不认账就行,现在我们还是先谈谈别的事情吧。对了,要说的事情你可能很难接受,所以你最好做好心里准备。”

    萨博拉斯则是看了一眼谛听,开口说道:“有她在我身边,放心讲吧,什么事情我都能抗住。”

    张益达觉得这倒也是,反正就算承受不住也不用自己安慰,他身边有谛听陪着呢,于是开口讲到:“你的主人已经死了,我在一片被隔绝的土地上不巧遇见了他,他的善恶念和神格躯体分开了,我遇到了他的善念在地底岩浆里,他的善念已经难以支持多久了,后来又应他的要求除掉了他的恶念,所以说,他现在应该是去了。”

    赛博拉斯听到张益达的话,并没有张益达预想中那样有太多太过的情绪表达,他只是眼中出现了一丝哀意,然后说道:“我知道了,十几年前,我有一阵时间心中烦恼,便知道是我最亲近的几个出现了问题,今天看到了谛听和我的孩子,其实我便猜到是主人走了。你不用担心我,从他长久的失踪我心里便已经预测过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了。”

    见赛博拉斯确实还挺得住,张益达便没有多说什么了。

    家常续完了,问过赛博拉斯状态如何并得到一个不错的答案之后,一行又走出了神殿。

    从赛博拉斯走出神殿的一霎那,凶兽们沸腾了起来。

    “哟,小狗狗,现在敢出来了?是谛听回来了啊?是谛听给你的勇气么?”

    “哈哈,正好,本来一只狗还不够吃,这下一家一起吃肯定够爽!”

    凶兽一如既往的嚣张,根本没有将赛博拉斯放在眼里。

    赛博拉斯却也不气,只是低着头,看着张益达问道;“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按道理讲,复仇之前自然要和仇人讲清楚,这样才算是完满,所以赛博拉斯才有这么一问。

    张益达却不这么想。

    他没什么要和这群凶兽讲的,因为这群凶兽虽然是多亮死亡的凶手,但是实际上有着更大关系的是张益达。

    张益达只是以这群凶兽的死,祈求得到多亮的原谅。

    所以很多话,他都在心里和多亮说了,对于这群凶兽,他没有兴趣和他们讲。

    见张益达不说话,赛博拉斯也不再犹豫了,身形陡然增长起来,变得比张益达之前见到的那一次还要魁梧。

    “你不上去帮帮他么?”张益达看着一旁没有动静的谛听,心里不免猜到,莫非这是一对表面夫妻?

    谛听却是看也没看张益达,满是自信的说道:“一些阿猫阿狗一样的东西,虽然是上次轮回遗留的东西,但是也不可能和我们神兽比,之前阿赛不理会他们,是因为主人念这些凶兽活下来不易,而且已经被囚禁在这神殿周遭无法去危害其他地方了,所以下了命令,不让阿赛和他们一般见识。如今主人走了,他们又惹了你,自然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张益达这才明白过来,之前赛博拉斯说的什么打不过,让自己找到谛听之后再帮忙原来是套路啊,是害怕先帮自己报了仇自己就对找谛听的任务松懈了。